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7冰雪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1:44:32
  S市今晚下起了大雪,窗户外是已经步入寂静的城市,沿途行人稀少、只看得到茫茫白雪铺天盖地地席卷包拢。

  而室内暖气温度却有愈渐攀升的趋势。

  邵西蓓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冷峻脸庞,耳边只听得到他微微渐重的呼吸,几乎与她的心跳成为一个节奏的波谷。

  她现在怀孕身体本就有些笨重,被他这样单手控在床上根本动不了,话还未说出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薄唇一挑,毫不犹豫地就低头吻了过来。

  他从很早以前就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淡淡的薰草香绕在鼻息间,简直让人欲罢不能,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

  她被他狂风骤雨的吻袭得连呼吸都不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睡裙已经被他掀到腰际这里,那久违的手掌火热地沿着大腿滑腻的皮肤往上,一路摸索,引得她从心底里撩上颤栗。

  从前她在他面前一向只有屈服听话的份,任由着他为所欲为,时间隔了再久,傅政对付她还是得心应手,再加上她怀孕之后本来身体就敏感,没多久就在他身下软成一汪水。

  他双眼渐渐猩红,那本来在她腰际徘徊的手已经探到丰满诱人的雪白揉捏着,还坏意地掐那顶端的嫣|红,力道一下比一下重,邵西蓓根本抗拒不了他,潮红着脸又急又羞,使劲掐他推他,拼命忍着嘴边的暧昧喘息。

  “比以前大了好几圈…”他依旧压制得纹丝不动,浑身都缠上一股情|欲的味道,下面那处已经火热滚烫地抵在她大腿内侧,一手往下想拉开她的内裤。

  邵西蓓听了他的话神志恢复了些、终于恼了,微微甩手一掌刮上他的脖子,“出去。”

  傅政顺利地把她的内裤拉到腿弯处,牵了牵嘴角慢慢道,“我都没进去,怎么出去。”

  这个几十年如一日变态的流氓!

  “你发泄的地方多了去了。”她脸微微涨红,冷下脸推开他想伸手够内裤,“犯得着对着个大肚子色|欲熏心么。”

  他这时眼一跳,一手握住她的手臂又欺身上前压住她,灼灼的呼吸喷在她耳垂边。

  “有了法律名义上的一纸公文,这就是你必须履行的义务。”

  那冷厉的声音字字入耳,邵西蓓听懂了他的话心头更乱,不知道把眼神往哪里放,却恰好堪堪撞进他的目光。

  记忆里她从来没看到过他有这样专注的神色。

  那一向锋利的眉眼好像都淡下去许多,还蕴着诸种无法道明的情绪。

  从前是她小心谨慎薄浅期盼,现在倒成了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

  室内一时没有了刚刚那浓重微靡的气氛,傅政看了她一会,从她身上翻侧身,慢慢帮她把内裤和睡裙穿好,打横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

  日子过得稳妥渐进,小年夜的时候单景川终于结束了手头几个案子,赶忙提早下班去顾翎颜学校帮她整理东西搬回公寓,大过年的小丫头心情舒爽,看着自己男人忙上忙下,自己倒一会去招惹串儿和言馨、一会又去拉大艾的头发,闲得不得了。

  “唉我说锅哥。”串儿实在是忍不住了,皱着眉把顾翎颜一把揪到他面前,“你赶快把你家小女儿领回家去,这大过年的在眼前晃着实在是太闹心了。”

  “你妹!”炸毛兔不高兴地撇了撇嘴,“你叫他锅哥,应该叫我锅嫂知道么小屁孩!”

  眼看串儿撩着衣袖已经想动手了,大艾和言馨连忙一左一右把她架住,单景川无奈地瞥了顾翎颜一眼,把她拉到身边沉声道,“好了,去把脸洗一洗换套衣服,等会要去爷爷那里。”

  “啊?”她瞪圆了眼睛,声音里很是无奈,“…好吧。”

  单景川是知道她的,只能叹了口气摸摸她的头发,“八月办婚礼的事情基本要开始筹办起来了,有可能最近一阵你放假经常要过去和爸妈他们讨论具体的操作流程。”

  她听了头垂得更低,虽然她知道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可是心里还是很不情愿长时间和单家那些人呆在一起。

  “等忙完这一阵,你开学之前再带你去上次去过的郊区那边烧烤好不好?”他目光一动,将声音放柔了些,点了点她的脸,“喜欢的话我们在那里住两天。”

  小姑娘到底还是挺好哄的,有吃有玩有住有盼头心里就高兴了。

  顾翎颜甩了甩脑袋刚想去洗脸,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问他,“今晚不回家的话要不要和蓓蓓姐说一声?”

  “不用了。”单景川放下手里的抹布,神色微微凛了些,“今晚她也去。”

  ***

  邵西蓓下午从书店出来之后傅政的车就已经停在了门口,银装素裹的街道边他一身黑色大衣靠在车旁,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自从他住过来之后,她就没有见过他抽烟,以往他不耐烦的时候烟是一根接一根没有停的。

  她想得出神,他却已经看到她了,从车旁迈开步子朝她走来,伸手接过了她手上的书。

  上了车之后她有些昏昏欲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