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0番外之沙漏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1:32:46
  番外之沙漏

  “就算他刚刚连轴带转三个局又怎么样…你们他妈给我灌他…不碍事!”

  一个已经喝得烂醉的年轻男人拍了拍身旁同伴的肩膀,“你他妈的知…知不知道…多少女人脱得光溜溜地在等着他…我们这种尝不到的就多拖他一会,嗯?”

  旁边几个男人一向畏惧傅政,虽然喝了酒,可头脑还是清醒的,俱都拿着酒杯缩在一边当听不见。

  傅政脸庞上依旧没有一丝醉意,声音稍重地放下手中的酒杯,有些烦躁地扯了扯领带,摸出一根烟出来抽。

  “艹,你们他妈怎么一点也不给劲啊,灌他啊!”烂醉的男人拿着一整瓶皇家礼炮往酒杯里一倒,“碰”地一声放在他面前,“你妈比给我干了啊!”

  旁边的人这时都浑身一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酒杯已经碎在地上成了一堆玻璃渣,他居高临下地踩在那滩鲜血般的碎渣酒渍上,目光阴冷而尖锐。

  醉酒男被这阵仗有些吓醒了,身躯有些微颤。

  “回去把脑子浸在酒里洗一洗,梦里就能尝到你想尝的了。”服务生这时机灵地跑过来签单,他终于没有任何耐心、冷着脸签完丢下笔就大步朝门外走去。

  …

  她睡着的样子和平时一样温软沉润,面朝左蜷在床边一团,都让人不忍心打扰。

  可他还是偏要将她扰醒,故意把关门的声音弄得很响,脱衣服抱住她的时候,灼灼的手不经犹豫就直接往她身下探去。

  前几天他又亲手纵了一场不欢而散摔门离开,今天故技重施突然在睡梦中硬逼她接受,他看着她困倦不愿却闭着眼不反抗地微微抬了抬腿的动作,半响还是收了手。

  她此时微微睁开眼看了他一眼,神色微涩又温眷,后来又很快睡了过去,睡梦中还下意识地朝他身边靠了靠。

  他目光动了动,伸手帮她盖好了被子往床下走去。

  客厅的茶几上一直备着醒酒药和保胃药,他伸手取了两粒出来,想去厨房找杯子,这时又停下脚步直接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她的杯子。

  年关工作与应酬交替着轰炸过来,他唯一空下来的时间其实都想把车往她这里开,可最终却还是掉头去别的地方接受那些人叮嘱的‘好意’。

  然后再选几次让她亲眼目睹或者把最后‘收尾’的工作交给她。

  这个时候突然又想起她有多少次被他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强忍着眼泪坐在沙发上,捧着杯子的手不停地在颤的样子。

  那么多年,他早见过很多次她的眼泪,早见过很多次她愤怒到浑身颤抖说不出话,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心里的那些饱满的胀意就是他追求的快意和生活最好的调剂。

  …

  他那年刚刚从高校毕业升入A大,也终于摸清了很多他一直怀疑的事情。

  暑假过后他就用了手段调动关系旷了一个月的课直接去B中做班主任助理。

  “邵西蓓,你去帮下助理老师的忙。”

  那个时候邵西蓓才十四岁刚刚出头,温婉可爱的小姑娘还完全没有遭遇任何变故,小心思一点点地崭露头角,那点神情和动作他居高临下看得一清二楚。

  单家那边的事情他一直也及时更进着,他精确地铺好每一步路给她走,她也连半点都没有走歪。

  …

  “你怎么来了…”

  东窗事发的那天S市下大暴雨,他连她什么点跑出家门都算准,坐在车里等在单家外,把已经濒临崩溃的她带上了车子。

  “爸爸把家里的东西全部都摔烂了…”她身体颤得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太可笑了…我竟然不是我爸爸的亲生孩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我好想回家…”

  每一天…直到她终于被单家逐出,他沉默地陪在她身边,亲眼看她痛到极致,也给了她所有她需要的。

  事后回忆起来,他这一生都没有过那么好的耐心做一件他视作消遣的事情。

  ***

  直到…她终于上他床的时候。

  她紧张又微喜的神情他尽收眼底,屋里的灯被他开得明晃晃的,他根本没有用任何技巧,以最最粗暴的手段对待应该是她人生最值得纪念的珍视。

  “好疼…”她痛得脚趾都蜷起来,哭得眼睛整个都肿得不成样子,一遍一遍承受他的动作,柔声细语地求他,“傅政…轻一点好不好…好疼…”

  疼?

  他一手用力将她翻过来背对自己,从后看着她那张得极开吞吐着他的、一闭一合的粉嫩花|瓣,猛地向前一倾,一记一记毫不留情地动作,身体间摩擦的那暧昧粘|腻的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