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42真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1:11:25
  邵西蓓看到傅凌的一瞬间浑身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傅迁机灵,连忙走上前拿过傅凌手里的公文包,笑眯眯地介绍,“爸,这是蓓蓓姐。”

  傅凌是政客,心里盘算什么,到面子上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抬头看了看邵西蓓,不温不火地开口,“你好。”

  “伯父您好…”傅政和他爸长得极像,邵西蓓面对中年版的傅政毫无悬念地一身冷汗,说话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坐。”傅凌走进客厅,“刚有一个紧急会议所以回来晚了,介意再留一会么?”

  “好的伯父。”邵西蓓和傅迁对了个眼色,后者示意她不用紧张、见机行事,她捏了捏手心,坐在了傅政旁边的沙发上。

  “J市发洪水的时候你人在那里对吗?”傅凌接过林文递过来的茶杯,抿了一口淡淡问。

  “是的。”她点了点头。

  “傅政出车祸每天来陪夜的也是你。”傅凌不慌不忙,用的是陈述句语气。

  邵西蓓如坐针毡,轻轻地应了一声。

  “他从来没有和我们提过你。”他看向她的眼睛,“你们认识有多久了?”

  “…八年。”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逼自己抬头对上傅凌的目光。

  此话一出,傅凌和林文脸上的表情都有些讶异,傅政常年从没有一个当回事对待的女友,梁珂这个未婚妻也是在没有任何感情的前提下他为了仕途利益选择的附属品。

  可他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藏了一个女孩子八年之久。

  “你的父母在哪里高就?”傅凌不动声色,更仔细地看着她的眉眼。

  “我还不知道原来你现在有审问人户口簿的习惯。”邵西蓓还未回答,傅政就从玄关处走进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傅凌,“问完了吗?”

  他居高临下,父子二人对视了一会,傅凌淡然地收回了视线,“你既然能当堂把梁宇的宝贝女儿甩了,置我和你妈妈的面子于不顾,好歹我得追寻原因。你说是吗?”

  “现在至少还没人敢爬到傅家头上,你怎么也开始学嚼舌根乱猜测的人了,爸?”傅政牵起邵西蓓,“你知道我的事一向是不用任何人来做主的,无论什么事。”

  她被他牵着就往外走,慌乱地对林文和傅凌告别,“伯父伯母,我先走了,抱歉今天麻烦你们了。”

  傅凌脸色有些复杂,林文尴尬得连大气也不敢出,傅迁小跑追上去送他们出门,心里狠狠为他们捏了把汗。

  ***

  酒吧里音响声震耳欲聋,忻颖刚刚从舞池里脱身,扬手从吧台上取了杯酒一饮而尽,“爽!”她一掌拍上单景川的肩膀,“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地方,但也用不着保持那么久苦大仇深的表情吧喂!”

  单景川抿着唇一言不发,沉默地把一滴未沾的酒杯放回桌上。

  “这种便秘表情当然是和他家那只炸毛兔吵架了。”殷纪宏趴在一边百无聊赖地玩手机,“我说锅子,这种时候你还闷骚个毛啊?她跟你不开心你去问清楚之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强吻强上不就好了么?”

  忻颖在一旁爆笑,连连对着殷纪宏竖大拇指。

  “我还要去找末末呢,没空看你摆大卫雕像,你走不走?”殷纪宏从高脚椅上跳下来。

  单景川皱了皱眉,抬头看着忻颖沉声道,“那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忻颖无所谓地朝他摆摆手,用一种看着自己儿子茁壮成长的目光看着他,“小姑娘嘛哄哄就好了,你也该改改这臭脾气了,记得早生贵子啊!等我明年回来就能喝上喜酒了!”

  殷纪宏扑哧一笑,单景川再不犹豫,转身大跨步往车库走去。

  …

  顾翎颜洗完澡后一直趴在窗台边上发呆,外面高琦琦喊她出来吃饭她也不理,任由高琦琦把门都快敲得砸烂了。

  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时突然震了起来,她瞄了一眼,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伸手慢慢接起来。

  “我在你家楼下,你下来一趟。”

  她一听到他的声音鼻子就有些酸,撑起手臂往下看去,果然看到他正握着手机沉默地靠在车边。

  “你有什么话在电话里说好了,我已经睡在床上了。”她淡淡道。

  单景川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晚饭吃过了么?”

  “没有。”她如实回答,“不想吃。”

  预料之中他那边呼吸一滞,顾翎颜看着他模糊的身影,都能猜测到他这时脸上的表情一定比锅底都要黑。

  “你忘了你上次说过的话了?”单景川语气更沉了几分,“现在你又是为了什么在和我生气、连饭也不吃?”

  “我记性一向不好。”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忻颖的脸和他们下午的对话,“你有空来管我生不生气,还不如想想你的漂亮邻居回来了,和她再续前缘?”

  单景川没想到她会提到忻颖,缓缓道,“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去了国外生活,偶尔回来一次,之前第一次见面后我就和你说过。”

  “是啊,青梅竹马、红颜知己,你爷爷也很喜欢她,你们两家是世交,你们两个又是金童玉女,多般配啊。”顾翎颜伶牙俐齿出言讽刺。

  他这时手臂上已经有些青筋叠起,克制了一下语气,“你好好说话。”

  “我在好好说。”她手撑在窗台上,“就这样吧,你和她在一起,皆大欢喜,我也不用再看你家人的脸色了,老子爱看不看。”

  单景川脸上终于染上了丝薄怒,“顾翎颜,如果你因为忻颖在和我生气,那你实在太不可理喻了。”

  “是啊。”她冷笑道,“我是不可理喻,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我明白自己配不上你,所以总是很害怕你离开我;你教我信任和坦诚,我当圣旨一样在听;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是真伺候不了大爷你和你一家子,现在一拍两散还不晚,你爸妈一定也会乐见其成。”

  “我现在很冷静,并不是在赌气。”她闭了闭眼睛,“单景川,没有谁是不可取代的,我们真的不合适。”

  她的字字句句清晰地传到他耳里,他能感觉到,没有一句像她平时撒娇撒赖的样子,而是真的冷静而理智的语气。

  “好。”单景川眼中的亮光渐渐暗了下去,轻轻按断了电话。

  路灯零碎地洒在他脚边,他静静靠在车旁,脸上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