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38酒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1:02:41
  顾家现在除了高琦琦,还有几个搓麻将或大声嚎着聊天的邻居中年大妈。

  而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直接落在全屋唯一一个男人身上。

  单景川面色沉稳,任由他们打量,只不卑不亢地看着高琦琦。

  “高姐,这是你们家颜颜的小男朋友啊?”一个大妈忍不住了,放下手中的麻将牌,眯着眼睛问。

  “鬼知道。”高琦琦吐了口烟圈,皱着眉对单景川说,“正好,厕所的马桶坏了,你去通一下。”

  顾翎颜腿软,刚想从沙发上蹦起来就酸得又跌回去,单景川面不改色,点头便起身往卫生间而去。

  “高琦琦你不要太过分了!”顾翎颜简直想把桌上的烟灰缸直接扔过去,想了想单景川的话又捏在手心里克制了一下,“你凭什么对我男朋友那么有偏见?!”

  几个大妈都是熟悉这母女俩的,皆是事不关己的表情,高琦琦冷笑了一声,“男朋友?毛还没长齐呢你还懂谈情说爱?”

  顾翎颜气得浑身发抖,“就你懂!我爸尸骨寒不寒你都乱搞!我不要脸能比得过你吗?!”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吵了。”一个大妈拍了拍手掌,忽然有些神秘兮兮地道,“我总觉得好像在哪看见过这男孩子啊。”

  “老冯你别太饥渴了…”另一个大妈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过高姐你这女婿长得倒是真不错,身家背景怎么样啊?”

  “我想起来了!”刚才那大妈甩手把手边一个橘子都顺下桌了,“他上过报纸!我老公还特地要我看的,不就是前两个月反劫机事件里那个警局副局长么!”

  这下,整个客厅一片哗然,顾翎颜的表情既有些得意又有点警惕,高琦琦这时抬眼往卫生间方向瞟了一眼,把手边的麻将牌一推,“我糊了,都回家洗洗睡了吧。”

  几个大妈本来争先恐后想看好戏,碍于高琦琦的泼辣闻名一条街,只好都撇着嘴朝门外走,顾翎颜捂着鼻子把窗户打开通风,转身高琦琦人已经在卫生间门口了。

  “伯母,修好了。”单景川洗过手抹了抹额上的汗,高琦琦走进去看了眼马桶,又正眼打量了他一会,“厨房的通风管你能修么?”

  …

  “高琦琦,他不是修理工,他是我男朋友,以后还是我老公,我求你能不能体谅点你女婿!”单景川把顾家有问题的地方几乎都修了一遍,顾翎颜看着自家男人汗流浃背的样子,再也忍不住抓狂尖叫。

  高琦琦坐在沙发上盘着腿吹空调看电视,闻言只抬了抬眼皮,慢吞吞地道,“你是警察?”

  单景川气息平稳地点头。

  “一个月工资能拿几位数?你家几口人?房子有几套?她明年才20岁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看你还像是个人样,老娘没空让你打马虎眼搞笑,答不好你就滚吧。”

  高琦琦连珠带炮地问完,连气也不喘,顾翎颜听得眼前一阵阵泛黑,刚想骂她便被她拦下,“你给我闭嘴,我没问你。”

  “伯母,我月薪的话就比一般警员高一点,四位数中游水平,我家就我一个独生儿子,我爸妈住一套房子,上次您来过的那套是第二套我自己的房子,另外还有一套房子在郊区。我知道颜颜明年过20,我上次和您说过,等您愿意和我爸妈见面能把事敲定后,我马上娶她过门。”

  单景川一字一句地陈述,完全没有一点动气的样子。

  “四位数的水平?”高琦琦冷哼一声,“不过也就这样,你也快三十了吧,她这么没本事,你养得活自己和她吗?”

  他沉默了一会,微微侧了侧脸低声道,“我会更努力工作的。”

  “把手机号留下来以后我随叫你随到,现在你可以走了。”高琦琦把电视一关起身往卧室走,“顾翎颜从明天起直到你开学,五点钟我看不到你人影你自己看着办。”

  顾翎颜气得浑身哆嗦,想骂都骂不出来,单景川依言招办之后把她拉到门口,压低声音说,“我听你妈妈的就是,你想想以后,不要和她吵,嗯?”

  他衣服都湿透了、而且看上去又疲惫,可表情却还是很淡然沉稳,顾翎颜鼻子一酸,忍了忍抱住他猛点头。

  路漫漫其修远兮。

  单景川坐上车后心力交瘁地揉了揉眉心,长长叹了一口气。

  ***

  容羡知道邵西蓓又重新住回原来的房子之后大发雷霆,直接一脚踹了她家的大门。

  “邵西蓓!”容羡抓狂,“你他妈又脑神经抽搐了?!谁哭着和我说跟他撒哟那拉拜拜的?现在倒好,还大摇大摆地同居了!我跟你说他现在看上去心如止水也就三分钟热度,没一阵一准又去睡女人大腿!”

  “六六,我真心推荐你去唱群口相声。”邵西蓓从微波炉里拿出热菜,“恰好这个点他回来,你对着他说去。”

  “要说他和梁家撕破脸皮了我信,要说他从良我打死不信!母猪都能上树!”容羡挽了挽短发,“他怎么不去死啊?我真恨不得找人把他做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