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5独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0:30:27
  邵西蓓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容羡已经等在了酒店大堂里。

  酒店金碧辉煌,这四周繁缀的装饰折射出来的冷光却泛得她身上更是一阵又一阵地发寒,容羡一看到她,就远远地快步跑了过来。

  “蓓蓓。”容羡一手扣住她的手腕,一手揽过她的肩膀,心疼地看着好像连魂也已经没了的人。

  “六六…”邵西蓓扯了扯嘴角,“我们去喝酒好不好?”

  肖安的车早早等在了酒店门口,等她们上了车,容羡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他便一脚踩上油门,从酒店疾驶而去。

  …

  车停在江边,肖安沉着脸脱□上的西装外套罩在邵西蓓身上裹紧,容羡去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一袋啤酒,叹了口气拿出其中一罐打开,递到她手上。

  “只可以喝两罐。”容羡摸摸她的头发,“你酒量不好,听话。”

  “六六你看,我今天终于彻底自由了。”她将手中的酒罐一饮而尽,仰着脸趴在栏杆边,“从今以后,我就不用再看他脸色,不用再候他大驾,不用再受他气了。”

  “那么混蛋的一个男人,我终于能离开他了。”她眼底浅浅浮着一层淡雾,“多好,你说是不是?”

  “是,我没见过一个比傅政更渣,更贱的男人了。”容羡拿着酒罐和她碰了碰杯,“除了他那张皮相外他还有称得上是优点的地方吗?”

  她眨了眨眼睛,似乎很俏皮的样子,轻声附在容羡耳边说,“有一点,技术很好算不算?”

  容羡大笑,“纯一个下半身动物。”

  “谢谢你六六。”她靠在容羡肩膀上,“我本来还觉得,他或许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意我的,我还沾沾自喜。”

  大年夜晚上她沉溺在那温柔的梦境中,要不是第二天一早目睹那条他搂着别的女人从酒店里出来的彩信,她还以为他离开是因为他事务繁多、而不是又早已另结新欢。

  “你谢我做什么。”容羡摇了摇头,“我要是对得起你,我刚知道你们的事情,就应该拼了命一直阻止,哪怕把你关到无人岛上去不给你吃喝,也不应该让你再浪费那么多年在这种人身上。”

  “是我自己甘愿,你又不是没有劝过我。”邵西蓓撑起身体坐在栏杆上,“如果真的是被关起来就能忘记他那么简单,我自己早就去了。”

  夜色寂寥,她轻晃着腿,“我前两天和我妈说,让她做好我一辈子打光棍陪着她的准备。”

  听到这句,在一边沉默着抽烟的肖安定定看着她,只见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笑容很轻,“人一辈子有可能只能爱一次,就算爱上的是一个人渣,那也只能认了。”

  “就像我。”她转过头看身边的容羡和肖安,眼底细碎的眼泪慢慢流下,“我爱傅政,我也只能爱他。”

  纵使今后避免再见,充耳不闻他只字片语的音讯,可我只清楚,我已没有再爱任何人的能力,此一生,独独活在那八年的记忆里。

  ***

  顾翎颜一个人在厨房里煮着面条,脑子里快速旋转着来单景川公寓之前寝室里那几个妖孽的建议。

  “顾奶奶,用强的吧。”大艾听完了顾翎颜陈述的只要稍微露出点想睡了单景川的样子他就僵硬的哭诉,摇了摇头,“锅哥太纯良,你要好好调教。”

  “这年头这种男人简直是国宝,二十六岁的纯情大处男啊。”言馨边说边往门外逃,“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你这坨牛粪上…”

  “言而总之,在饭里下药吧,洗干净了直接扔床上。”女王攻串儿做了总结言辞,“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正想着门铃就响了,她急匆匆地跑去开门,门外单景川手里提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两大袋东西,顾翎颜一看里面竟然有三文鱼,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开心地直叫,“我的最爱!!”

  某个人瞬间又一僵,看着小姑娘接过他手上的大袋子欢天喜地地跑到客厅里去的背影,轻笑着叹了口气。

  “今天几点来的?是不是又逃课了?”他脱下外套走到沙发边,“给了你钥匙你就只知道往这跑了是不是?”

  顾翎颜捧着三文鱼已经啃了起来,边啃还边没忘记伶牙俐齿地气他,“学校没暖气冷都冷死了,这儿那么暖和我当然只往这跑,要不然呢?去别的男人家?”

  他被她噎了一下,黑着脸瞪了她一眼,“洗个手再吃,你先吃点热的垫垫肚子,急着吃冷的肚子疼怎么办。”

  “哎呀你烦死了!”她咬下嘴里的三文鱼,还是听他的话跑到卫生间去洗手了。

  单景川把袋子里的食品都拿进厨房,望着她忘记关火之后一团焦的面条,摇摇头卷起了袖子,把焦面条倒进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