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2路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0:20:51
  大年夜早上傅政被楼下放鞭炮放得不亦乐乎的住户给闹醒,看了看钟大概才七点不到,旁边的人睡得正香,蜷在他身边,露出碧藕一样的纤细手臂,侧脸安静而美好。

  邵西蓓要是醒着,肯定会想到小言里常出现的一句话,一个女人静静地睡在你面前,你会做的便是不吵醒她,认真看着她的睡颜。

  奈何这对象是傅政,于是就变成了她睡意朦胧之间,下身已经热乎乎地顶着一根,某人坏心眼地咬着她的唇直到她透不过气来,逼得她睁开眼睛。

  “我肚子饿……”她这两天被他折腾得都快散架了,可怜兮兮地要把他推开,“我要吃早饭。”

  “不要吃了,我喂你吃点别的,嗯?”他精神好得不得了,没戴眼镜的脸庞更是显得英俊得有些邪气,“把腿盘到我腰上。”

  傅政一向最偏爱面对面的姿势,可怜邵西蓓昏昏沉沉还没醒透,就被他以最羞人的姿势,一记一记向下重重地给顶得生疼。

  “你……你车祸……怎么什么都没影响……”她气恼极了,想着这人才刚出院多久,怎么能生龙活虎成这样。

  “我撞上去之前下意识先护着这的,否则你怎么享受。”他语气淡淡地耍着流氓。

  于是邵西蓓下地的时候,软着腿差点跪在地上,傅政正在卫生间洗漱,侧着脸探头出来看了一眼,嘴角挂着丝浅显易见的淡笑,她气得狠狠瞪他,去厨房做早饭的时候恨不得在里面投点毒才好。

  十一点多的时候到了小区大楼的楼下,陆沐坐上后座之后,驾驶位上的傅政回过头有礼地淡淡叫了声“沐姨”。

  他和邵西蓓这么些年的事情,陆沐心里多少是清楚的、但是也从来没过问,这倒还是第一次实打实地见面,不由得仔细看了他几眼。

  昨天傅政开口说请陆沐吃饭的时候,邵西蓓在和他为人权别气,这会真见了人了她倒有点慌了,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位上紧张兮兮的。

  傅政毕竟是从政的,官位做到这个程度,人再阴险、谈吐处世总是上佳的,陆沐修养仪态也都好,进了餐厅包厢之后,笑眯眯地和傅政谈笑风生。

  “沐姨,祝您身体健康,容颜永驻。”一顿饭快结束之前,他举了举酒杯,还罕见地笑了笑。

  陆沐也笑,“谢谢你。”

  邵西蓓直到回到自己公寓的时候还在冒冷汗,傅政在沙发上拿着笔记本处理事情,看她魂不守舍地在顺芋艿的毛,推推眼镜道,“你怕什么?”

  她摇了摇头,“我智商连你和我妈的一个零头都不到。”

  他牵了牵嘴角刚想说什么,正巧手机响了。见他去阳台接电话,她便放下芋艿去厨房做他爱吃的点心。

  “我先走了,有点事情。”他接完电话换了衣服到厨房来,她停下手里正在打的鸡蛋,脸上不免流露出一丝失望,将他送到门口,话到嘴边却还是只乖巧地点点头。

  “早点休息。”她踮着脚仔细地帮他整领子,便错过了他目色中那深深的一眼。

  ***

  单老爷子这两年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看京剧,兴之所至还会唱上一曲,大年夜晚上家里来了几个以前部队里的老友,大家喝酒谈天特别高兴,单老爷子提了拐杖就在客厅里大声开嗓。

  单景川陪着单老夫人坐在沙发上听,直到单老爷子唱完才感觉到手机已经响了有一阵了。

  他看了看是顾翎颜的来电,面色柔和地走到房里,接起来却吓了一跳。

  “锅子……我可以来找你吗……”她的声音里很明显地都带上了哭腔,听得他心里狠狠一揪。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声音沉了下来,“你人在哪里?”

  那边顾翎颜颤着声音说了几句,他挂下电话忍了忍,还是穿上外套就往门外走。

  瞿音看到他要走,忙拦下他问,“那么晚了你要出去?”

  “有点急事,妈。”他拉开大门,“帮我和爷爷奶奶说一声,我明天再来陪他们。”

  他从小性子就稳当,做事很有分寸,瞿音见他脸色确实不太好,看了眼单利恰好没注意,叮嘱了两句就让人来帮他开车。

  …

  单景川赶到的时候,顾翎颜身边已经东倒西歪躺着三四个啤酒罐,她小小一个人抱着膝坐在便利店门口的垃圾桶旁,瑟缩着像被人抛弃的流浪小狗。

  “起来。”他看到她喝酒了,脸色更沉,伸手一把将她拉起来,“喝那么多酒成什么样子。”

  她软绵绵地靠在他胸前,蒙着眼睛对他说,“一直那么凶……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

  她人醉醺醺的、说出来的话也断断续续,他听了好久才听懂,皱着眉问,“到底怎么了跑在外面不回家?”

  “家?!”她拔高声音叫了一声,“我怎么会有家?”

  没等他说话,她拉着他的手自己在原地转了圈,“我怎么会有家呢?她把外面的男人都带回家里来了,还当着那个老男人的面想打我……”

  “我早就没有家了……谁都厌恶我……”她一下子又蹲了下来,“你有爸爸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