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4慨然难割舍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0:16:58
  邵西蓓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回避了肖安温柔的目光。

  她一直回避的问题终于被他完整地推了上来。

  她和容羡、肖安是四年的大学同学,彼此关系都非常好,肖安这么些年对她的点点滴滴,不用容羡说,她自己心里都清清楚楚。

  可就是越清楚,越束手无策。

  她鲜少主动找他,也从来没在与他的交往中露出一丝半毫的暧昧之意,完全只把他当成朋友,可是她自己也知道,感情不是靠回避和退缩就能控制的。

  就像她自己,无数次想离开傅政、无数次后悔当初、无数次不愿再痴迷纠缠,可还不是在原点进退两难,难以割舍,痛苦不堪。

  人生若只如初见。

  “肖安。”她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抬头看他,“我自己现在心里很乱,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肖安听到她的回答,眼中一瞬间有些黯淡,眸色深处的柔情在月光下却丝毫不减退,他站定了一会,半响风度不减地道,“好,那我先送你去沐姨家再回去。”

  这毕竟是S市警界的青年骨干,这毕竟是在美国缉拿毒枭毫不手软的男人,他既然出了口,便是不追不回。

  邵西蓓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点点头跟着他往前走去。

  ***

  早上顾翎颜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娇嗲的女声。

  “单哥哥,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旁边本来边睡边流哈喇子的言馨显然也被这穿耳的声音给闹醒了,揉了揉眼睛翻了个白眼,“这算鸟回事?闵可可?”

  顾翎颜眯了眯眼睛,仔细听了听没听到单景川的回答,在床上躺了一会,还是按捺不住要下床。

  “啧啧,顾翎颜。”言馨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道,“只听说过老牛吃嫩草,就没听说过嫩草吃老牛的,一开始还对人喊打喊杀的,瞧瞧你自己现在那满身的红心……”

  话音刚落就被一个枕头塞住了嘴,顾翎颜气鼓鼓地跳到一边去刷牙,“你少说几句,再啰嗦我连着闵可可和你一弯地收拾了!”

  那几个蓄意炸伤单景川的小流氓被言棋好好抓进局里修理了一通关着,碍于单景川强硬的手腕和铁血的政策,小镇上的居民争先恐后来办手续,调控中心早早就站满了人。

  单景川坚持不在病床上多呆一分钟,还缠着绷带就坐镇在调控中心督察,闵可可花骨朵一样黏在他身边,不敢开口和他搭话,却用含情脉脉的眼光崇拜地看着他。

  那边门口的几个警员一来二去就和顾翎颜熟了,其中一个搭着她的肩膀,挑了挑眉,“小萝莉,你看看人家丰胸美腿的,你再看看你那飞机场,局长花落谁家还悬……”

  顾翎颜手肘子一拐,“悬你妹,你才飞机场,你全家都飞机场!”

  这边一个老住户还不服软要和单景川亲自面对面对峙,一肚子话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嘴里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却见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

  单景川双手支着下巴过了好一会才放下笔,收回放在门口那小姑娘和几个小警员打打闹闹的目光,铁青着脸一个“什么事?”过去,那个老住户抖得连话也不敢再说下去连忙窜逃。

  中午午休的时候几个人围了一桌吃饭,顾翎颜低头大口扒饭,一张粉嫩的小脸吃得鼓鼓的,闵可可闭月羞花小口抿饭,言家兄妹两个左看看右看看,单景川沉默地夹了几口,忽然对着顾翎颜说,“你今天下午就和言馨一起回学校,天天只知道逃课、成什么样子。”

  他说话一向严厉刻板,今天听起来口气由为不善,顾翎颜听了之后愣了一会,看了眼一边难掩得意的闵可可,“啪”地把筷子暴力地甩在桌子上,“好!是我特么多管闲事来看你,我现在就回去,不劳您赶!”

  说完拉了一边还咬着一只鸡腿在嘴里的言馨,连包都不拿就大步往门外冲,言棋看了俊脸铁青的单景川一眼,起身也准备往外走,“我把包拿给她们,这连个车都没有,顺便送她们回去。”

  “嗯,你送她们回去之后就直接去局里,我让肖安也直接回去了,我这里没几天就能处理好。”单景川一板一眼,放下筷子靠在椅子上沉声道。

  一桌子人走了三个,桌上饭菜还热气腾腾,闵可可有点摸不清为什么单景川脸色那么难看,柔声问,“单哥哥,你再吃一点把,我……”

  “我等会让人送你回去把,这地方乱得很,呆了久了你爸爸会担心。”他揉了揉眉心淡淡说了一句,“你慢慢吃,我回调控中心看看。”

  …

  晚上快九点的时候言棋又重新折返回来,单景川刚刚处理好将近三分之二的搬迁手续,连一口饭也没吃,看到他回来了皱着眉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能不回来么。”言棋翻了个白眼,跳到桌子上翘着二郎腿把手上的外卖盒放下来,“不回来看你把自己饿成骷髅?”

  单景川表情未变,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慢慢打开外卖盒,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她们到学校了么?”

  言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都九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