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第九章

作者:桑玠更新时间:2021-05-20 00:13:18
  他手指的指腹擦着她纤嫩的皮肤上,她忽的脸一红,粗声粗气地道,“没什么。”

  单景川二话不说狠狠用拇指按了下她脚踝,顾翎颜痛得差点一脚踹到他头上去,她一个“草”字还没有发出来,他已经一手拉了她就往前走。

  “喂喂,你放手啊!单景川!臭黄毛!”她在后面一边挣扎一边喊,“我又不是枪毙犯,你要压我去哪里啊?!”

  “烫伤的伤口一直拖着不处理,已经化脓了。”他这时回头来看她,语气极其不善地训她,“你把你自己当什么?钢铁侠吗?”

  顾翎颜今天一天都在折腾,体累心累,这会被他拉着往校医院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视线都投在他们身上,她心里一阵不自然的烦躁。

  可是身前高大的男子挺拔正气,他手心里的温度渐渐从四面八方朝她聚拢过来,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专断和霸道,可是那冷言冷语听在耳里却也好像不怎么耸人了。

  顾翎颜觉得自己在这个实在是不怎么美好的瞬间,突然无耻地有些心动了。

  ……

  去医务室上了药,医务老师是个年轻的长腿美女,笑吟吟地看着她,半调戏地道,“你的小男朋友?”

  顾翎颜正在喝水,被这一句呛得直接一口喷了出来,“他啊?我叔叔还差不多。”旁边的单景川一直用一种看阶级敌人的目光看着她,不动声色。

  她被他看得又有些发毛了,瞪着眼珠子刚想反击,做了导火线的美女老师却飘飘然地走了。

  一室安静,顾翎颜有些不自然,喝得杯子里的水都见底了,才低声道,“你不用上班啊?还有那边那个娇滴滴的花骨朵怎么办?”

  单景川每次几乎都要被她各种天马行空的形容词给雷得噎住,还是在一边沉默着,她最没耐心,尤其是他每次都是二话不说的时候,刚想再加一句什么,只听他问道,“这个烫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翎颜咬了咬唇,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和我妈吵架的时候不小心踢到地上的热水瓶。”

  他听了之后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

  单景川人不走,她也不知道怎么赶,靠在枕头上躺着躺着好像眼皮有点耷拉下来,快要睡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他开口了。

  “以前在营里的时候有个营长,一身本事,我也很佩服他。”他看着窗外,神色平淡,“每年回家探亲之后再来,他总是一身伤,别的士兵问他,他就不耐烦地说是和家里的老头子动手的,有时候听到他和家里打电话,态度也是极坏,有些话简直根本听不下去。”

  “营里的人没有一个把私人情感放在台面上来处理的,可是这个营长有一次不动声色地缺席了一天的训练,回来的时候一声不吭,挨了批做了白字通报,他也没有说出来缺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一年之后他回家探亲的时间延长了一个月,回来之后整个人根本就不能看,团长要训他,他抱着团长的腿哭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说他一直希望他爸去死,怎么还不死,可是他爸真的去世的时候,他却根本连人也不想做了。”

  顾翎颜静静听完他说话,半响,嗤笑了一声,“很狗血的故事。”

  她不屑,他也不恼,看着她的眼睛道,“你讨厌我不要紧,可有些人是不能讨厌,也是你讨厌不起的。”

  “单景川。”她忽地打断他,别过脸淡淡道,“我们家的事情……任何一个逻辑都没有办法解释得通……你再费苦心劝我……我也没办法做到不讨厌这个家……”

  …..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单景川走进客厅,却发现灯还亮着。

  “回来了?”刚刚从邻市出差回来的单利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脸色有一丝阴沉。

  “爸。”单景川揉了揉眉心,“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你今天和市委那个重要会议开了一半就走人了?”

  他一听这话心下就一沉,面上表情不变地道,“有点急事。”

  “单景川你个混账!”单利气得脸都涨的通红,“你脑子里现在在想些什么?啊?报告上来说最近好几次工作的时候早退、现在连市级会议都怠慢?”

  单景川挥手示意单利不必再说,“我会处理好的。”

  “首都那里过几天会派人过来,你爷爷这两天已经在对着我发脾气了,你别再让市委那一派看了笑话去。”单利说完,气呼呼地甩手回房去了。

  单景川拿着烟到窗台边,心底忽觉一股深深的倦意涌来。

  ***

  “傅政,最近很不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