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26章 七星破劫

作者:蒋牧童更新时间:2021-04-13 05:18:54
  第两百二十六章

  “滚开,”当一声暴呵声在幽静的宫殿之中响起的时候,只见躺在床榻外面的人一下子起身,而外面的人更是立即轻声询问。

  原本躺在床榻外面的林雪柔早已是坐了起来,很是担心地看着依旧躺着的人,此时皇帝已睁开眼睛,眼中皆是惊惧,显然是被方才梦中之景被吓住了。

  林雪柔此时替他抚摸胸口,口中担忧地问道:“皇上可又是做噩梦了?”

  又,就算此时皇帝依旧心有余悸,可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点头,是的,朕又做噩梦了。

  因着皇帝近几日一直歇息地不好,所以怀济这几日一直亲自守夜,如今他听见里面的动静,虽不敢直接闯进来,却忍不住在门口轻声问道:“皇上,老奴可否进来伺候?”

  “臣妾给皇上倒杯水吧,”林雪柔没有顾及怀济在门口请求的声音,而是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皇帝此时突然坐起身,这几晚他一直在做噩梦,心中一直惊悸不已。此刻,他并不想留在重华宫,他应该回到乾清宫去。

  林雪柔见他要离开,便是有些着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柔声劝道:“皇上,宫门口都下钥了,您这是要去哪儿呢?”

  “怀济,怀济,”皇帝连叫了两声,就听内殿门吱呀吱呀地响起,显然是有人推门而进。

  此时林雪柔已经起身,就着床头悬挂着的夜明珠,拿起琉璃灯罩,点燃里面的蜡烛。此时整个内殿在悠悠烛火地照射之下,却是更加幽沉,烛光只能照射到极其狭小地方,而宫殿四角犹如黑暗空洞一般,只抬头看一眼放佛就能将人吸进去。

  怀济到了床榻前面,就见皇帝正坐在床上,赤着双脚踩在脚踏之上,他没抬头只虚弱说道:“把灯都点亮。”

  一听闻此话,怀济立即应了一声是,便重新走到圆桌旁,将玻璃灯罩里头的蜡烛拿了出来,走到宫殿的各个角落一一将各处的蜡烛点燃。待整个宫殿内亮如白昼的时候,皇上这才缓缓抬起头。

  原本如同黑洞一般的四周,如今一眼就能看见。而林雪柔一回头就看见皇帝额头上亮晶晶的虚汗,她赶紧唤了外面守夜的宫女,让她倒热茶进来。

  而皇帝则是双手撑在床边,在听她吩咐宫女倒茶水的时候,便起身要站起来。林雪柔正准备回身去扶他,可就差一步她的手要够到皇帝跟前的时候,就见他脚步一晃,竟是没踩住脚踏,整个人就摔了出去。

  “皇上,”林雪柔没拉住皇帝,眼睁睁地看着他摔倒在地上。

  而怀济则是回头,看见林雪柔虚抬着手臂,皇上却已躺在地上。

  孙方亲自跑到太医院去请了值班太医过来,太医一听是皇上病了,赶紧带着药徒,带着药箱就赶了过来。

  这会怀济已让几个小太监合力,将皇上抬到床上去。林雪柔在旁边早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知是害怕皇上在宫中昏倒会牵累到自己,还是真的担心皇帝的身体。

  所以当太医过来的时候,她急急让了位置,此时她长发披散在肩膀之上,身上是方才宫女伺候她穿上的宫装。

  太医给皇帝把脉之后,眉头一直紧皱,显然是皇帝的脉象并不平和,是以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这位太医姓钱,原以为只是一个寻常的值班,谁承想居然会撞上皇上昏倒这样的大事。

  他哭着脸看着旁边的林贵妃,上述道:“娘娘,皇上的脉象有些凶险,微臣一人只怕是力有不逮,还请娘娘下旨宣院使大人入宫,共同问诊才好。”

  林雪柔这会正揉着帕子哭的痛快呢,谁知就听见他在这边说这样的话,当即便有些吓住,脚都险些站不住,好在有身边的红绫帮自己扶住。

  倒是旁边的怀济,是见过大世面的,这会见着他这般说,知道这个钱太医是一怕自个独自单了这责任,毕竟皇上的龙体有碍,可不是一个太医能判定的。所以他也点头,立即便道:“乾清宫御药房还有两位当值太医,我这就派人去请。只是钱太医,万岁爷的龙体可有关江山社稷,若是没有大碍你又这般兴师动众,到时候这责任你可承担得起?”

  其实怀济是在侧面提醒他,不要因为害怕担责任,就胡乱夸大皇上的病症。毕竟这会出宫请院使当然可以,但是势必会在京中传开,到时候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可是他能承受的。

  谁知这位钱太医却是低声道:“怀总管,还请你赶紧派人去请吧。”

  怀济这会瞪圆双目,显然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可是当他看见钱太医满目的慌乱和焦急之时,才陡然发现,只怕这会皇上的病势是真的不简单。

  怀济跟在皇帝身边快三十年,在皇帝还只是大皇子的时候,他就是皇帝身边贴身的太监。这些年下来,不管这皇宫之中来来往往多少人,他始终都站在皇帝的身边。

  此时当听到皇上的病势真的严重之时,他突然从心中升起一阵悲怆。

  当皇宫的侧门,有人往着太医院院使龚良芳家中去时,京城之中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各方探子都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

  太后年纪大了,虽然身子骨一直都好,但是睡得却越来越少。只是今日寿康宫的总管太监阎良,早在外面等着了。他着急地在外面踱步,不时朝着内殿瞧着。

  待到了丑时末,帐帘里面就有了动静,守夜的宫女竖起耳朵。直到太后咳了一声,守夜宫女这才过去,掀开帘帐将她扶了起来。

  “阿玉,外头什么时候了,”太后穿着白色交领中衣,抬头朝着外头瞧了一眼。

  “回太后,这会才丑时末刻,”阿玉回道,不过她随即想到阎良一直等在外面呢,就赶紧回禀道:“太后,阎总管这会正在外面候着呢。”

  太后一听阎良要求见,原本浑浊的双眸豁然闪过久已不见地锐利。待阎良进来之后,便见他跪下急急说道:“太后,皇上昨个晚上在重华宫昏倒了。”

  太后晃神,可对于这个消息却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沉默,待过了片刻之后,她才道:“阿玉,伺候我更衣,摆驾重华宫。”

  阎良退了出去,外面的宫女此时鱼贯而入,手上端着各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