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77章 母子交锋

作者:蒋牧童更新时间:2021-04-13 03:58:33
  83_83268第一百七十七章

  “来人啊,来人,宣太医。”

  远在宫外恪王府中的谢清溪,此时正在给汤圆洗澡,她换了轻便的衣裳,让人搬了个小札坐在圆木桶旁边。此时的水温不冷不热,她将汤圆放在里头,一点点地将它身上的毛发浇湿。

  因长期精心地打理,汤圆的毛发蓬松又雪白,让它看起来滚圆圆的。可如今它浑身湿透了,毛发贴在身上,倒是没往常那般肥硕了,而且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此时汤圆转头盯着她,谢清溪又是用水瓢舀起一瓢水,从它头顶上倾倒而下。大概是被水流刺激的,汤圆突然甩动自己的身子,水滴站在它的毛发上,因它的抖动而不停地四周飞去,离它最近的谢清溪自然是离得最近的人。

  站在谢清溪身后的朱砂也被溅上了不少水滴,赶紧喊道:“要命,你们快去拿干布来给王妃擦一擦。”

  “汤圆大人,您老人家行行好吧,可别在抖了,要不然王妃身上就该湿透了,”朱砂赶紧用诱哄的口吻说道。

  不过说来也好笑,原本朱砂等人随身伺候谢清溪的,在谢家这么多年,都没能见过哪个宠物比主子还嚣张的。结果到了恪王妃,她们还就见着这样的奇景。

  这位汤圆大人简直叫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听府里伺候的老人说,以前王爷还未大婚的时候,走哪都要带着汤圆大人一块去的。所以宫里头,不管是乾清宫还是寿康宫,对它老人家来说,那就犹如无人之境,谁都拦不住。

  此时汤圆抖了谢清溪一身水,朱砂也只敢好言相劝。

  谁知被抖了一身的人,反而一点不在意,又是舀起一勺水,细声哄道:“好汤圆,乖呀,我这是给你洗香香呢,要不然天气这么热,多不舒服呀。”

  她顺手拿了放在旁边的香胰子,这是用树脂做成的,里面带了玫瑰花精油,透着丝丝独属于玫瑰的清香,听说这是汤圆最喜欢的香胰子了。

  就在她要给汤圆抹在毛发上的时候,就见它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谢清溪刚想问怎么了,突然觉得心中一颤,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抖了起来。虽如今已是初夏,可是她犹如置身与冰窖之中般,打心底冷得让人心颤。

  “小姐,你怎么了,”朱砂见她原本手上拿着的香胰掉进了圆桶中,而汤圆更是发出低低地吼声,似乎很不安的模样。

  谢清溪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她吩咐朱砂道:“你去将齐力给我找来,我有事要吩咐他。”

  朱砂见她面色一下变得难看,也不敢耽搁,立即出去找齐力。待谢清溪低头看了一眼在木桶上显得很不安的汤圆,她慢慢地坐在小札上,用手一点点地抚弄汤圆的脑袋,试图让它安定下来。

  可没一会门外就又传来脚步声,谢清溪抬头看着门口,不明白朱砂为何这么快就回来,直到身后跟着她一块回来的齐力露出脸来时候,谢清溪突然开口问:“王爷出什么事了?”

  齐力也是刚收到消息,是齐心派人送宫中传来,他看着面前依旧如少女般的王妃娘娘。虽她如今是这恪王府的女主人,可她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罢了。

  “王爷在宫里受伤,如今昏迷不醒。”

  谢清溪只觉得这一瞬间脑袋都是空的,在皇宫那样戒备森严的地方受伤,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这一刻,什么都是空的。

  霍地,一片哗啦地水声响起,就见汤圆突然从水桶里一跃而起,就要往外面冲。

  “汤圆,回来,”谢清溪暴呵一声,声音大得让对面的朱砂和齐力都吓了一跳。

  而汤圆则被她叫住了,回头朝她望,一人一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

  谢清溪看着它湿漉漉的大眼睛,声音暗沉地说道:“不要乱跑,我要带你进宫的,王爷要是见着你也会高兴的。”

  汤圆放佛真的听懂她的话语一般,不再往外面跑,浑身湿乎乎地站在红色绣金地毯上,水滴滴答滴答地落在地毯上,染成一团小小的水迹,没多久它站着的地毯形成一圈水迹。

  “娘娘,可是宫中还未宣您入宫,”齐力半晌才说出一句劝阻的话,齐心只派人送出王爷受伤不醒的消息,旁的却并未细说。

  谢清溪看着他,神色坚毅地说道:“我的丈夫在宫中受伤了,我自然要去接他回来。”

  “朱砂,伺候我更衣。”

  ********

  “你的儿子谏言,你便拿我的儿子撒气,你怎么就能下得去手,你……”苍老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殿内又是传来一阵喧闹之上,似乎又是在宣太医。

  此时在殿内伺候的太监,恨不能戳聋自己的耳朵,可是太后骂皇上的话,还是声声入耳了。

  太后原本红润的脸色,此时竟是沧桑,原本看着年轻的面容放佛一瞬间符合了她如今的年纪。此时跟着太后来的宫女,赶紧上前替太后抚背,让她顺下这口气。

  另一个大宫女将炕桌上的茶盏端给了太后,小声道:“太后娘娘,您喝口水,缓缓气吧。”

  太后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气,方才一口气没倒过来的情况,总算是缓和了过来。而对面的皇帝,则是从始至终都没有起身,只坐在一旁看着这些宫女给太后拍背,替太后顺气。

  太后此时再睁眼看着对面的皇帝,突然心中失望透顶了,她如何都不能明白,为何原本温和有礼的人,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会变得让她这个亲娘都觉得不再认识。

  “母后,方才朕也说过,只是一时失手。如今你这般责怪与朕,待六弟苏醒之后,岂不是有损我与六弟的兄弟之情,”皇帝垂着眼眸说道,可他这样的话语气说是在劝说太后,倒不如说是在威胁。

  是呀,做一个和皇帝相亲相爱的弟弟,与做一个被皇帝嫌恶的弟弟,显然是前者对陆庭舟更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