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二十五章山岩烈火,碧叶连天

作者:凌无声更新时间:2017-08-07 15:16:39
  泥浪翻卷而出,化作三条古铜色的蛟龙冲飞而起;陆鸿三人身形一动与之交错开来,但前方随即升起一道水幕。

  水波氤氲,充沛的水灵弥散开来,那道水幕节节攀高,犹如活物,陆鸿绕开土灵后那水幕已然攀升到三丈之高,成半球形将他们牢牢困在其中。

  只是这片刻间冯妖妖已经去的远了。

  岩烈从袖中取出一粒丹药扔给她,道:“姑娘,这是我昆仑派的小回魂丹,先找个地方疗伤吧”,

  他还是那么热心肠,只是这一次帮的不是陆鸿,而是冯妖妖。

  “多谢”,

  冯妖妖淡淡一笑,接住小回魂丹,衣袂一动径自掠到坡下,足尖一点便掠过湖面。

  “两位,得罪了”,

  陆鸿二指一凝祭出云麓神剑,体内浮关紫气一动道道剑芒逼出体外,紫色剑气自云麓剑剑尖上异峰突起,甫一现出便是磅礴之势,三丈长的巨大剑气与半球形水幕针尖对麦芒,“哗”地一声剑气便透过氤氲水幕,水波扩散开来,苍天的水幕也一点一点消失。

  “嗖嗖嗖”,

  陆鸿三人几是同时飞起,而碧荷,岩烈二人亦是身形一动挡在三人身前。

  “彭”,

  陆鸿与岩烈悍然一掌相接,厚重的土灵弥散在掌心,陆鸿只觉得自己的掌力好像震在一堵厚墙之上,继而一股炽热的灵气汹涌而出,火灵动,火焰喷涌而出,宛如一条咆哮的火龙,纵然陆鸿有云麓剑在手,浮关紫气护身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碧荷亦是双手掐诀,风云啸动,地下杂草拂动,四周树木枝干俱震,“扑簌簌”的声响中片片绿叶惊飞而来,平日里柔软的树叶在她木灵的加持下竟而锐利如刀。

  “当当当”,

  眼前一片碧绿之色,风起如刀,面对这等攻势独孤伽罗和何不思也难以再进一步,只能回剑护住周身。

  碧荷手掌一翻,结出一个宝瓶印,轻声道:“陆公子,是你有错在先,怎能如此咄咄逼人?”,

  “两位身手不俗,又何必助纣为虐”,

  “蠢货”,

  何不思手掌轻轻一托,那锈迹斑斑的铁剑便高高飞起,他五指曲勾,“呼”地一声狂啸间四周灵气俱都向他体内聚拢而来,锐利如刀的碧叶也为之一动,他五指一扬,灵气爆冲而出,只听“嘭嘭嘭”三声裂响,空中绵密的树叶接连发出惊爆之声,片片碧绿飘零而下,他接住铁剑反手握住,凌空一踏剑锋疾刺而出,身影也瞬闪而过,当空划过道道残影。

  “哗哗”,

  碧荷心中一惊,二指一凝祭出水灵,身外道道水流倾泻而出,何不思瞬息而至,铁剑如疾风般快速扫过道道水流激起漫天水波,又当空一点,一道剑气如闪电般射向岩烈。

  他的剑气亦与他功法相合,远没有陆鸿傲剑决那般气势磅礴,但却快到极致,锐利到极致,岩烈的土灵也被切出一道凹痕。

  “嗖”,

  快剑过后何不思毫不停留,拔地而起,身形当空闪了两闪便化作一道乌光落下山坡,以碧荷,岩烈二人的四灵之力竟也拦不住他。

  “她逃不掉”,

  他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身子一斜掠过湖面,直到他飞到对岸时身后湖面才有一道水波缓缓散开,仿佛风过的痕迹。

  看着他的背影,碧荷脸上微红,隐有怒气浮现。

  她自小就聪明伶俐,又是天生灵体,昆仑派的长辈对她十分重视,不惜大耗灵丹妙药栽培她,她又心地善良,样貌甜美,师兄师姐无不对她疼爱有加,这十几年来几乎没人对她说过一句重话,这个人却对她如此出言不逊。

  “何师弟,小心”,

  陆鸿心中有许多话想要叮嘱,但最终只能这么嘱咐一句。

  身外水火木土四灵启动,泥浪翻卷,火焰呼啸,泥土向上凸起凝成一道道岩壁,水声响动,脚下的杂草和四周的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灵气涌动,一派生机勃勃之景象。

  然而对陆鸿二人来说这汹涌的灵气,生机勃勃的山坡却形同囚笼,移动的土墙和升起的水幕将他们牢牢困住。

  “两位当真要与我为敌吗?”,

  陆鸿体外浮关紫气虽是凝而不发,但却已是积蓄良久,吞吐如江潮。

  云麓剑剑身上有灵气氤氲荡开,剑音回荡。

  谁都知道他此时不动则已,一旦出手必定气机磅礴如九天惊雷。

  独孤伽罗手掐剑诀,三条小青龙在她头顶盘旋飞舞,龙目尽赤。

  方才冯妖妖的挑衅已经激怒了青龙,龙之怒尚未消弭,要消除这股怒气必要以血来偿。

  碧荷道:“这位姑娘乃是正道中人,若是要走我和师兄绝不阻拦,但陆公子与我们还有赌约,纵然没有冯家小姐的事为了绮菲也早晚要做个了结,又何必要走?”,

  陆鸿笑道:“不错,十日之期已过,陆鸿几次呈你们的情,本想避开此事,免得伤了和气,现在看来是避无可避了”,

  “伽罗,你先走”,

  抬起头,目光扫过踏云的两人,道:“一对一的死决,我赢了,绮菲之事你们昆仑派再不许插手,我输了,你们要带走绮菲我绝不阻拦”,

  “好”,

  两人爽快地答应一声。

  独孤伽罗靠近他几步,凑在他耳边小声道:“陆鸿,你真的要赌?”,

  陆鸿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独孤伽罗狐疑地道:“你要是输了真的会履行赌约?”,

  陆鸿狡猾一笑,道:“我只说他们要带走绮菲我不阻拦,可绮菲现在在孙瑶手里,孙瑶要是不给我就没法子了;青阳师叔也在飞鹤楼,两位长辈出手可不关我的事”,

  “呸,你真卑鄙”,

  独孤伽罗做了一个鄙夷的手势,方才她就察觉到了他话中的漏洞,若是他赢了,整个昆仑派再不许插手洛绮菲的事,若是他输了,却只是对他们不阻拦,言下之意便是说若是昆仑派的其他人出手他还是可以阻止的,心里头又打着这种龌龊的主意,好处全让他给占尽了。

  而偏偏昆仑派的这两位连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了,再看这两位时她也好像在看两个傻瓜。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