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八五章金乌一族的辛密

作者:墨悲尘更新时间:2017-11-17 09:07:16
  出于可怜秦广王的想法,猿不二把草儿的身世告诉了他,不过一些重要的地方都被他隐瞒了下来。

  “血肉为本,扶桑为根,这是太古金乌...”

  说这话的时候,秦广王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而他此时的心跳的都快爆炸了一样(虽然魂魄没有心,不过差不多)。

  “先祖庇佑,我金乌一族崛起的契机来了!”

  若不是顾及猿不二还在,他现在都想搬出先祖的牌位叩拜了。

  “什么是太古金乌?”

  难不成和现在的金乌不同?

  除了草儿,猿不二没有见过第二个金乌,秦广王这货现在像鬼多过像鸟,所以应该不算是金乌,除非他重新凝聚形体。

  “对啊,可以学习断体重生类的法门,等离开冥界就重新凝聚出新的身躯,我真是蠢,到现在才想到这个办法。”

  就在猿不二准备和秦广王说一下他的这个想法的时候,眼前这家伙已经开口了。

  “该怎么说呢,你复生了我金乌一族的太古血脉,从现在起,你便是我金乌一族的恩人。”

  秦广王神情激动的塞给猿不二一块令牌,材质和阎王令很像,但明显更高级,上面绘刻的各种法阵也多达两百七十二道,是达到了中阶巅峰水准的灵宝。

  “没有什么好东西,只能送你一道阎君御旨,里面有着我封印的力量,可以发出三次合体后期级别的攻击,也可以一次耗尽,撕裂虚空之门,到那时我自会有所感应,前来助你。”

  这已经是秦广王所能送出的最好谢礼,而且他可不会单枪匹马就去帮猿不二,要知道他手底下可是有十万鬼兵,至少也是金丹期,元婴期的鬼修也有近百,至于分神期的。

  呵呵,足有三个!

  加上他的话,这股力量足以横扫天元洲,就是在号称占去七分气运的神洲也足以立下一方能流传万世的大道统。

  “好东西,不过我可不希望有机会用到这东西。”

  能让猿不二舍弃自身力量,求助更高层次的力量,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所以说这玩意拿着当护身符可以,但没有那个家伙会想着用到它。

  “对了,你还没有说什么是太古金乌。”

  头一回听到这个词汇,加上事关草儿,所以猿不二很想知道。

  秦广王也大概能知道猿不二想知道的原因,倒也没有继续隐瞒,把其中的奥秘告诉了他。

  混沌初开,鸿蒙伊始的时候,新生的大日向着刚形成的大地洒下第一缕辉光,照耀在一株新生的幼苗上,那就是天地间第一株扶桑。

  沐浴了第一缕耀日之辉的扶桑有了些许的力量,便又吸收了大量残留在天地间的鸿蒙紫气,成为修行路上第一批的先驱者。

  后来,因为第一缕耀日之辉的缘故,它每日都会吸收大量耀日之辉,到后来更是形成了一轮小耀日停留在它那通天的躯干上。

  因为白天里都被真的耀日掩盖住了它的光辉,只有到夜晚才会出现在生灵的视线中,所以像是落下去的耀日来到了它身上栖息。

  后来吸收的耀日之辉越来越多,那轮小耀日也愈发的凝实,仿佛化作了真的耀日。

  到最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滴血落入小耀日中,赋予那团积聚了久远岁月的力量一丝生气。

  那丝生气并没有被耀日金炎焚化,反而借助它的力量不断的壮大着,直到某一天。

  漆黑的云层仿佛要压垮扶桑的枝干,熄灭那燃烧的小耀日,但是扶桑那时已经诞生出灵智,岂能任由劫雷毁灭即将诞生的生命。

  那一战,扶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击溃雷云,但是新的灾祸又来了。

  因为是植物,哪怕扶桑当时的力量已经极为强大,但他依然无法移动,同时因为蕴含了太多的力量,无数自开天时的那一抹阴暗中诞生的邪魔都盯着他,企图吞噬了他。

  而他受了伤,那就是最好的时机。

  也不知道扶桑当时处于什么心态,眼看着自己就要被邪魔多包围,他毅然将还未彻底诞生的小耀日从自己的躯干上摘下,掷向即将落下的耀日。

  或许是因为心有灵犀吧,小耀日隐约知道扶桑为了保护它受到了重创,现在又要面临被分尸的危险,这让它那还未发育完全的智慧都生出愤怒。

  大日西沉,最后一缕光明也消失不见,天地间迎来无尽的黑暗,围攻扶桑的邪魔也愈发猖狂,因为他们生于黑暗,黑暗就是他们最强的保护。

  但就在扶桑绝望的时候,新的耀日自落暮之海升起,它比沉落的那轮耀日还要巨大、耀眼,绽放出的无尽神辉涤荡天地间的黑暗,将光明重新归还于世间。

  所有邪魔哀嚎着,颤栗着滚回自己的黑暗中,瑟缩的等待这反常升起的耀日落下。

  但是,它们怎么可能想到那轮新的耀日就是扶桑先前扔出去的不起眼小光球。

  因此他玩的那一扔,阴差阳错地让它补全了缺失的最后一部分力量。

  唳!

  清啸声远远的传开,响彻九天十地,并且受到了诸多强大存在的回应,表示认可了它的诞生!

  那一刻,天地间风云骤变,耀日迎风破碎,所有的光芒重新汇聚成一体,史上第一位三足金乌诞生了,而他也是第一个太古金乌!

  沐光而存,炼血而生,以扶桑为根,以耀日为本,生而逢劫,这便是太古金乌,金乌一脉的最强血脉。

  那个年代,金乌能成为最强种族之一就是因为太古金乌的存在。

  只可惜后来大劫来临,所有的太古金乌都战死了,古老的扶桑祖树也被毁灭。

  延续下来的金乌想要重塑太古金乌的血脉,只可惜都失败了,哪怕是扶桑祖树的分支也无法再孕育新的太古金乌。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新的太古金乌血脉补充,金乌一族的血脉开始退化,虽然还是最强血脉之一,但已然是大不如前。

  所以,秦广王才会在听到草儿是自己的残躯与扶桑共同孕育出来的金乌时会是一副凡人见了鬼的表情。

  就算草儿不是真正的太古金乌,但仅凭她是扶桑树孕育出来的这一点,她的血脉就无可置疑,只要不出意外,那么她将是引领金乌一族甚至整个妖族重新走向繁荣昌盛的重要存在,甚至,她有可能就是那位新的皇者。

  “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这是很重要的消息,一旦知道了她的位置,那么就算冒着监禁一万年的风险,他也要将草儿送回到金乌族群中,让她得到最好的资源。

  “这个,我把她弄丢了,正在找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