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十四章:白马不在刀已失

作者:有迪奥的疯驴更新时间:2017-11-07 05:44:12
  余年来了,周围顷刻间立即安静了起来,所有人都不敢再言语甚至动都不敢动一下,江湖之中,谁人不知余年余庆生的名讳。

  他的画像在各大门派都有的,每当有弟子要注意这个人,家师们会千叮万嘱的告诉他,见到这个人,一定要小心,能逃尽量逃快点,不能逃别乱动,说不定他对你没兴趣。

  余年的武功没有宗师级别,可名气却是比一代宗师们更响亮的,还有个外号叫黑阎罗,不过已经好久没人喊了。

  至于他到底干了什么能使得江湖人这么怕他,一直是个迷,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

  葫芦谷是江湖中脾气最怪的,可见了余年还是得礼让三分,所以墨虚竹见了他,也得喊一句“余爷。”

  不过自从余年被酒剑仙打伤了之后,在长安静养了半年之久,他的疯脾气似乎也收敛了些,但人们还是挺怕他的。

  “瘦竹啊,真巧,来这么早?”

  墨虚竹汗颜:“是虚竹…虚竹…没办法,余爷您都的吩咐了,我刚好在沧州附近玩,所以立马赶到了这里…”

  余年让五毒教和葫芦谷的人负责试毒,他们虽然不想,但还是派了人,本来葫芦谷派的是一个长老去,算是给无极门面子了,消息一下了,那长老赶紧联系了少谷主。

  而五毒教那边,副教主据说已经在路上了,可见他们都余年是有多重视。

  “你在这干嘛呢?”

  余年又问了一句,墨虚竹无奈道:“找…找房间嘛…刚好有一间的,不过被一少年先来了…正和他商量…”

  “少年?”余年疑惑的问了句,环绕四周,人挺多,就是没少年。

  这时墨虚竹也回过神了,才发现那少年已经不见了。

  邪僧一拍他那光头:“哎!我的金疮药!”

  墨虚竹一听,也喊了句:“我的九转金丹!!”

  不由分说的就追了出去,头也不回,当然不是为了丹药,而是要躲开余年这瘟神而已。

  至于西门鬼,早在余年接近的时候,他就敏感的感知到了余年那狂放不羁的气息,早就先一步逃了。

  一路就走街串巷,东拐西拐的走了大老远一段路,知道这青州城里是暂时待不了了,万一再遇上余年,保不准会被认出来,虽说西门鬼会易容。

  而至今少有人见过他的容貌,但他生死决的那股煞气,还是修炼不到家,但凡有音怜狂狮这种身手的就能感知。

  西门鬼也不打算待青州城里了,找到了暗处的千面门,寻了音怜的藏身竹林,一路往那去了。

  而另一边,听闻余年来到了青州城坐镇,也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好消息就是有他在,一般人闹不了事了,对于无极门来说说不定是好事。

  坏消息是,有余年在,一般人闹不了事,可就怕余年自己搞事情。

  但奇怪的是,他来到了青州城,将神农宗的人交给了玉龙山庄和无极门的人之后,就在青州城住下了,安分守己,也不惹事。

  平时就是出去喝个小茶,安分得让人害怕。

  这边姑且不提,再看西门鬼,他一路寻着标记找到了那小竹屋,此时剑渊已经悠然离去,西门鬼是见也没见着。

  不过见了也没用,剑渊指点不了他什么,因为西门鬼使刀的。

  当今是剑分第一,枪夺第二,因为自从鬼王死后,再也无人能为刀客撑场子,而剑客那边,一个酒剑仙已经是传说了,更有三大剑宗,让刀客们都不由的想跳槽练剑了。

  不过也无所谓,因为西门鬼自出道以来,似乎从来没用过刀…

  来到了小竹屋,狂狮去办事了,剑渊走了,只剩下一个只会练剑的冰人和一个只会看书的冰美人。

  还有一个神经兮兮的疯婆子音怜,西门鬼也愁啊,怎么自己这家里就没个正常点的人呢。

  甘幽见是西门鬼回来了,稍微的抬了抬眼,换在平时,西门鬼回来,甘幽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但这次,西门鬼身上的气息有奇怪,似乎是受了伤,而且身上隐约有一股怨毒的煞气缠身,寻常人是看不见的。

  音怜也看见了,不过她不会觉得什么,她只会觉得特亲切,因为她的轮回道那煞气,是西门鬼的好几倍。

  独孤行见师兄回来,也是不言语,似乎心里只有剑,别无他物。

  西门鬼也没理他,见甘幽抬眼,知道她看出问题了,从怀里掏出了那本霸体决,一五一十的把人熊和余年的事说了。

  甘幽听了之后,接过那本霸体决,素手翻了翻,也没说什么,反手一翻,那霸体决竟然化为了粉末。

  “知道了,以后别练了。”

  只是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就不言语了,西门鬼有些急,问:“那秘籍是不是被修改过?”

  甘幽再次抬了抬眼,看着西门鬼,面无表情,眼神无色,可心里,却是百般的复杂。

  曾经活泼调皮的小鬼,如今也算是一大公子了,又走上了那条,充满荆棘的江湖之路。

  那还有些许稚嫩的脸上,多了些棱角。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甘幽反问了一句,西门鬼愣住了,他不明白,姑姑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他知道姑姑一定知道些什么。

  那余年既然提醒了他一次,他也能猜到,这书肯定有问题。

  他想追问,可看着姑姑冷漠的脸庞,他说不出话来,只有一肚子的委屈。

  西门鬼一路走来,他为了什么,他当初想的也挺简单,师傅说下山历练,他就想一匹白马一把刀的行侠江湖,泡泡小茶馆,听听说书的说那江湖趣事。

  又是去长安看看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可这一切都毁了,从他再次回山那天就毁了。

  马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刀也没了,如今多了把备用的,自己也不想用,可身在江湖被逼无奈,虽然自己视鬼王如仇人,可还是理智的。

  见西门鬼有些闷了,甘幽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说道:“有些事,不需要知道太多,你作为段无常的弟子,鬼王的儿子,自然会有无数人想害你。”

  他想说一句话,可西门鬼说不出话来,憋住了。

  甘幽摇摇头,放下了书,站了起来,一阵清香,她道:“你随我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