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89章行者真人

作者:甲戌天火更新时间:2017-10-30 07:56:50
  刘天宇面色难看,不过也怨不得谁,如果他若是知道空天老祖到了如此的境界,就算是再死十个天骄,他也不会如此的莽撞前来。

  此刻想要收手,已经晚了!无论是刘天宇还是其他的强者,此刻都是面色阴沉。

  他们心中都在考虑,同时神识传音,意见不一的商量着是暂时退走另谋对策,还是直接联手并且传讯给宗门剿灭一脉宗。

  空天老祖双手背负,继续道:“你们不动手,可别怪老夫咯,合欢派的昆大道知道吧?一脉宗的,现如今就在混仙宗门口蹲着呢,出来一个杀一个。”

  “还有一些金丹大圆满的,在灵剑门和凌云阁的家门口蹲着,一样的任务。”

  旋即,空天老祖将目光放在了姜太晨的身上,道:“你们太真一族也有,算算时间,那位前辈……应该到了。”

  此刻,饶是他们是元婴期修士,定力非凡,也是勃然变色!

  一个飞升的修士称呼那人为前辈?!那人的实力到底要恐怖到何等程度?!

  必然也是一位飞升修士,而且最起码也得是渡过了五重大天劫以上的!极为恐怖的那种!

  “所以,你们打不打?不打我可要下手了哦。”

  空天老祖搓了搓手,饶有兴趣的看着诸多强者,似乎在迫不及待的要求他们打上一架。

  原本是他们来压迫一脉宗,现在倒好,成了一脉宗逼迫他们动手,世上怎么又这种道理?

  下方一脉宗的人皆是听得清清楚楚,全部祭出法器,身上灵气震荡,目光中带着疯狂之色,更是带着振奋,一脉宗看上去势弱,但是绝不会输了骨气!

  刘天宇等三宗的元婴期修士,此刻面色抽搐,他们跟一脉宗打了如此长时间的交道,自然见识过一脉宗是多么的无赖和不怕死。

  而如今,三宗和太真一族的强者压迫一脉宗,一旁还有雪鹏族虎视眈眈,空天老祖竟然还镇定自若,难不成真的对一脉宗没有任何留恋?

  料到了一脉宗会出如此的手段,三宗的高层早就封山了,但是太真一族却是没有,而且还将面对最为恐怖的飞升修士!

  众多强者看着空天老祖,相距不过数里的距离,却迟迟不敢动手。

  空天老祖一脸激动,似乎恨不得要立马打上一架……

  很不讲理!

  姜太晨的面色十分不自然,虽然他是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但是面对空天老祖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不寒而栗。

  那种飞升修士独有的压迫气息,独有的天罚之势,除非是同为飞升修士,否则对战起来必然会受到影响。

  “空天道友,我等此番前来,只为要一个人!”姜太晨语气中带着一股憋屈,目光虽然平淡,但是心中却郁闷无比。

  空天老祖挑了挑眉毛,道:“要谁?谁也不行,没商量,没商量。”

  就在和僵持的时候,突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直接笼罩了空中所有的强者!

  姜太晨几个元婴期大圆满之人,都是面色勃然大变,在这股气息之下,他们仿佛感觉到了末日降临一般!

  虽说元婴期大圆满是红尘界中的最高境界,但是飞升修士之间,渡劫的次数多少,更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如果说一名筑基的修士要想对付金丹修士的话,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仅仅是实力差距大,就算有上古神兵,绝世阵法,也于事无补。

  但是在飞升修士之间,多渡过了几次天劫,可能在修为上仅仅多了那么一丝的灵气。

  但是差距却是无比的庞大,甚至渡过三重以上的飞升修士,都能够秒杀元婴期大圆满的人,甚至一击重伤渡过一重天劫的修士!

  这就是所谓的极限效应,同为极限,但是他人却比你多迈出了一小步,那种差距也是恐怖如斯。

  “空天,带着他们去云来山坐一坐,太真一族那边的七星传送阵老夫已经布置好了。”

  这声音平平淡淡,但是谁都能够听出来,这声音中的沧桑,仿佛是远古沉睡的神灵一般,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姜太晨那太真一族的另一个元婴期大圆满修士姜肖毅,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宛如吃了星辰精钢一般,难看至极。

  三界崩坏到现在,毕竟才过去一千多年,真正渡过九重大天劫的人,哪一个不是如雷贯耳。

  皆是提前引动天劫,飞升到了六欲界。

  要么就是一些孽缘业力薄弱渡了四重小天劫的修士,没有提前引动天劫,才飞升而去。

  天劫是修士的劫难,当然也是劫难和机缘共存。

  如果能够渡过九重大天劫,好处自然数不胜数,但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渡九重大天劫,简直就快要是十死无生了。

  更多的修士,也是孽缘业力稀少,渡过了四重小天劫,但是却有更大的活下来的几率。

  现在的红尘界中,凡是渡过了五重大天劫以上的人一个个都不知道躲在何处,准备应对下一次天劫。

  一旦问世,那定是有其必须要做的事情。

  因此姜太晨几人心中才沉重无比。

  空天老祖闻言大笑一声,道:“诸位,请吧!”

  “将你这些鸟放在外面,要是赶踏入一脉宗一步,别怪老夫将他们炼成生魂!”

  旋即空天老祖又毫不客气的看向雪玲珑,金色的目光比鹏眼还要锐利无比。

  雪玲珑心中一颤,此番他早已经后悔不已,他带着雪鹏族的高层来到南赡部洲,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人族更不可能和妖族联合,所以他算是一个最为孤单的势力。

  如果空天老祖要想出手灭了雪鹏族,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他或许能够逃走,但是雪鹏族的高层却要交代在这里了。

  云来山的众多弟子,得到了三山掌座的命令,也是回到各处修炼,所有人都在谈论那神秘强者到底是谁!

  因为谁也没听说过,一脉宗竟然还隐藏着另一位老祖,而且还是不知道渡了多少次天劫的飞升修士!

  之前一脉宗从南赡部洲北部一直杀到南部,这位强悍之人也没有出现,如今凭空出现,别说是混仙宗等三宗了,就算是一脉宗的弟子都是感觉到不可思议。

  云来山的大殿中,一个身穿虎皮兽衣的老者,坐在座之上,空天老祖率先进来,坐在老者的右手边。

  十一名元婴期的修士,其中还有重伤的雪天妖,皆是来到了大殿之中。

  “随意做吧,不要客气。”老者随意的道。

  如果钱小豪在这里,定然会震惊无比,因为这老者,正式当初他参悟问仙柱的时候,所见到的那个老者!

  “老夫道号行者真人,一脉宗乃是老夫当年所创,后来老夫潜心修道,出关之后才现已经过去了近千年,难不成姜飞龙那野小子,是当老夫不存在么?”

  行者真人侃侃而谈,目光看向姜太晨。

  姜太晨身子猛然一抖,他怎能不知姜飞龙?姜飞龙正式太真一族姜家一脉的老祖,开创了姜家,更是渡过了五重大天劫的飞升修士!

  混仙宗三宗的高层,此刻肠子都悔青了,如同十大仙门一般,之所以能够雄踞南赡部洲,就是因为十大仙门中都最少有两个飞升修士,甚至元婴期修士多达十几个。

  而一脉宗虽然没有十几个元婴修士,但是飞升修士却是有两个,要真不惜一切代价灭掉三宗其中之一,实在是轻松无比!

  “前辈,晚辈不知一脉宗乃前辈所创,故此多有冒犯,还望前辈赎罪!”

  灵剑门的两个老祖,连忙起身,上一次邹家的事情,就是此人警告了灵剑门,当时灵剑门也遵守了,本以为行者真人是还一脉宗一个人情,但是没想到竟然是一脉宗的开派祖师!

  再加上合欢派的昆大道,那帮助昆大道的神秘强者,想来也是行者真人了。

  灵剑门两人的行径,姜太晨和姜肖毅都是眉头紧锁,显然十分鄙视这种人。

  不过混仙宗和凌云阁还有那雪玲珑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可不像太真一族,有飞升修士,如果行者真人和空天老祖真的不高兴,现在两人联手,反手之间都能灭了他们!

  “你二人坐下吧,老夫自从修道一来,就不喜欢麻烦,创下了一脉宗,也是想要点化众生,功德圆满。”

  行者真人穿着简陋,宛如野人,但是他的每一句话,却如同大道之音,回荡在大殿里。

  这个时候,姜太晨站了起来,目光恭敬的看着行者真人,道:“前辈,此番晚辈前来,是为晚辈一个后人讨回公道,听前辈一说,晚辈也想明白了,后人无能只怪自己,怨不得他人。”

  “不过,晚辈忽然想到了家族历史中的记载,当初前辈的丰功伟绩,所以,此番事情就此作罢,这是晚辈一点小小心意,算是为此番行为道歉吧。”

  姜太晨旋即甩出一个精致的玉瓶,玉瓶直接被空天老祖抓如手中,空天老祖神识一扫,爽朗的笑道:“哈哈哈,还是太晨道友懂人情世故啊,老夫早就说了,你不是来给老夫送礼的,那就是打架的,这九转火炼锻神丹,老夫收下了!”

  其他三宗的老祖对视一眼,也纷纷拿出来一些赔礼道歉的东西,雪玲珑动作也十分的快,赶紧奉上礼物。

  “呵呵,既然诸位道友是来送礼的,那老夫就多费点口舌,跟诸位道友讨论讨论这天地之道吧……”

  行者真人目光一笑,和颜悦色的看着众人。

  十一人身子一震,跟一个飞升修士论道,而且还是顶尖的飞升修士,这种机会可是十分珍贵的,皆是目光惊讶,洗耳恭听。

  (本章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