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七章终见青霄

作者:北渊老鱼更新时间:2017-10-27 18:43:14
  果不其然,刘少开口问道:张掌教说一位玄境高人送你来此,不知是哪位?

  李昱面现难色,道:仙使,小子确实不知他老人家的尊姓大名,只知道他是大爷爷早年相交的一个好友。

  刘少深深看了李昱一眼,不愉道:你这小家伙,心机太重,那好,我问你,他相貌打扮如何,何时何地与你见面的。

  李昱不由暗道:这刘少好聪明,不过戏还要照本演下去,道:他是爷爷去世前一天突然到青砚谷的,一身玄色袍子,相貌。。。。。。

  说到这里,李昱犹豫一下,接着道:他的相貌好奇怪,我根本记不清,一想到他的相貌,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可他明明没戴什么面罩之类的啊,还有就是似乎他的相貌会变化似的,脾气也很古怪,我都不怎么敢跟他说话。

  刘少和张浩然目光一碰,眼中多了份凝重。按李昱话中所说,这确是玄境的手段,一个玄境高手若是不想让人看到真实相貌,凭李昱的修为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

  李昱这番话听起来毫无破绽,但刘少岂会相信,继续发问:他有没有传授给你什么武技、功法?

  李昱当然说没有,台词是早与辛五对好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道:那人说了,青霄宫是天下最顶尖的宗门之一,神通妙法无数,远胜于他,让我只管练好少清诀,日后到宫中努力修行就好。

  听神秘玄境高人如此推崇青霄宫,刘少脸色稍霁,仍不甘心地追问道:那人说过什么重要话,不可遗漏、详细说来。

  李昱苦笑道:那人很少说话,一天也与我说不了几句,我能记得的只有两句,第一句,他说遇到修行瓶颈,辗转不能突破之时,记住一句话,师法天地,神通自成!

  李昱话音未落,刘少心中便狠狠一震,这句话他自小至大不知听了多少次,印象最深的是六年前他的亲爷爷,宝辰峰宝晟殿司礼长老刘步庭突破玄境六重后与好友錾星道人的一段话,当时他爷爷心情大好,道:困顿于明玄之境二十载,今日终于一举超脱,穷其根本,还是在于师法天地,神通自成。每次精进,对其感悟便又深了一层,亦越发觉得其真意难言。

  玄境九重,一重难过一重,前五重还稍好,从第六重开始,每一重都难上加难,因为已涉及到万物造化,越来越接近天地大道本源。能步入后三重者都是不世天才,诸天万界中一等一的存在。

  可见送李昱而来的神秘高手绝非一般,应该是一位同样对修行有深刻理解的真正高人。

  强压心中震撼,刘少又问道:第二句呢?

  李昱低下头去,声音却清澈有如出水青莲上晶莹的露珠,道:不入玄境,皆是蝼蚁!

  刘少猛的张大嘴巴,再无法掩盖心中的惊骇,身子慢慢靠在椅背上,颓然无语。

  原来他在半个月前刚刚突破,成就先天,心中欢喜异常,兴高采烈地去拜见爷爷,不想爷爷却让他到司务厅领取一个去近百万里之外接人的任务,还美其名曰借此良机稳固境界、打磨真气。他满心不愿,说自己已经是先天高手,为什么要做这种最低级的跑腿活计!当时爷爷背对着他,冷冷说了八个字【不入玄境,皆是蝼蚁】语气之冷,让他现在想起都心生寒意。

  深深注视身前那貌似谦恭的小小身影,刘少面色阴晴不定,反复变化。

  好在张浩然见气氛不对,出面圆场道时候不早,该用午饭了。

  殿中众人也异口同声道吃饭比较重要,请仙使品尝一下本地佳肴特色云云。

  刘少似有不甘,不过终究没有再问,李昱总算过关。

  不多时,宴席排开,丰盛自不必说。气氛也渐渐和缓。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饭,意兴缺缺的刘少谢绝众人挽留,带李昱回转青霄宫。

  张浩然亲率仙岩宫全体人员,足有近千人在宫门前广场列队送行。

  临别之际,张浩然自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玉匣,眼中带了几分不舍,珍而重之地捧到刘少面前,道:刘少不远万里而来,一路辛苦,仙岩宫地瘠物贫,慢待贵客,此乃老朽偶然得到的一件小玩意儿,算是鄙宫上下一点心意,还请刘少不要嫌弃。

  礼物送至手中,刘少自然不会拒之门外,这也算本宗弟子执行任务时应有的福利,不过由于他爷爷的原因,这份福利远超常规而已。

  随手将玉匣接过,真气轻吐,玉匣啪的一声弹开,露出一个龙眼大小,通体冰青,光华流转不定的果子。

  李昱站在刘少身旁五尺处,顿觉全身清凉,芳香扑面,就知道这是难得的灵果,比起当年自己服用的熊耳果不知贵重了多少倍。

  刘少眼睛一亮,嘴角带了点笑容,客气几句,将玉匣收入怀中。

  张浩然强忍痛失宝物的心疼,仗着礼物入了刘少法眼,赔笑道:还请刘少回山后,向刘长老他老人家转达老朽的问候。

  刘少心不在焉的敷衍着,本来已要离去,听了这话,猛然转过身来,双眼直视张浩然,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一般。也不说话,就那么眼含蔑视,嘴带讥笑的站在那里。

  一贯注重风仪,不露表象的张真人当着身后近千名门人弟子,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心中懊恼无比,暗恨自己失言,刘长老身份何等崇高,岂是自己可以轻易攀附的。双方地位的差距之大就好比一个乡镇长托人向省委副书记问候一样可笑。

  李昱心中暗笑:这人啊,真是利令智昏,张浩然这么精明的人,明知道刘少狂傲不近人情的性子,偏偏还要说出那样自取其辱的话。

  眼见张浩然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到了极点,想起其将李守余灵位排入功祭殿的情分,倒也不好让他当着全宫上下颜面尽失,装傻卖萌道:刘师兄,方才匣中是什么宝贝呀,闻着便清香提神。

  刘少当然明白李昱的心思,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此果是产于东海之滨的青琅果,内含一股天地水灵之气,恰好与我真气属性相合,算是不错的东西了。

  看在青琅果的份上,终是没让张浩然继续难堪,道:我爷爷整天不是修炼,就是忙那些门派大事儿,等闲我也见不到他,有机会我会给你转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