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十三章为君凝眸

作者:曾小新更新时间:2017-10-26 08:48:41
  “其实你真的不是单纯的空魂之力修魂者,你是空魂一族的后裔是肯定的,但是你的魂力应该是产生了变异,已经不完全是空魂之力了,因为你的魂力产生了变异,所以空之主宰担心出现自己不可控的力量,才会……”寒泉之眼说到这,还是看了一眼君洛宇的反应。

  君洛宇微笑摆手,示意寒泉之眼继续说,那段过去自己已经知道,并且迟早会杀上空之域,为双亲报仇。

  “与其说你是空魂的修魂者,倒不如说你是一个拥有空之魂力的容器,空之魂在你的魂心深处形成一个容器,这个容器可以根据你的修为去融合其他魂系的力量,但是一旦融合之后,不管是强是弱都是没办法分离的,而且魂心的融合之力是有限的,所以需要你加倍努力去修炼。你之所以可以控火,应该是在你小的时候,你的养父发现你毫无魂力,强行给你输入了炎魂之力导致的吧,这也是为何你可以融合我的泉眼本源水魂之力的原因了。”说道这,寒泉之眼有些犹豫,似乎在想到底要不要告诉君洛宇后面的事。

  “说吧,我不是小孩子了,做事也会有分寸的,相信姥姥让你转达给我,应该是有安排的,我听音音说过,姥姥是时之魂族少有的高手,能够看透过去轮回,想必她应该是窥探到某种先机,才会安排你在这给我指明前路吧?”君洛宇意味深长的一笑,一方面是告诉寒泉之眼,自己猜到了几分,另一方面又是庆幸有姥姥这样的高手帮助。

  “看你那样子,就知道你想多了!”寒泉之眼看着正在得意中的君洛宇不由得泼冷水,继续说道:“姥姥并非元魂,是没办法左右生灵之命运的,她也是窥得一些残影,才会有如此安排的,你记得不要辜负了时音小公主。”寒泉之眼义正严词指着君洛宇说到。

  “知道啦,说吧,到底有什么是姥姥也担心的?”君洛宇很是好奇。

  “那你别吓到,空之魂力本身就是强大的存在,是超越了幽冥、崇光、湮灭、坤道之魂系的存在,所以变异的空魂更是强大万分,这三界和时空两域之内还有一个变异的空魂存在。”寒泉之眼没好气的说道,“所以你不要高兴过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惹来杀身之祸了。”

  “还有一个?莫非是那空之主宰?”君洛宇真的觉得头大了,要是自己的对手跟自己一样是变异的空魂拥有者,那自己还有什么胜算呢?想到这,不由得心里一阵失落感。

  “啧啧啧,就这出息?”寒泉之眼好气又好笑的数落到。

  君洛宇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要是你知道你的对手是一个根本无法超越的存在,你指不定还没我想得开呢。”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洛宇哦,既然姥姥都尽力帮你安排了,可见你不是没希望的,而且你可能还牵扯到某个惊天秘闻,至于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姥姥也没说。”寒泉之眼说完,就一摊手,又恢复成那个活蹦乱跳的状态。

  听完这些,君洛宇心里久久无法平静,在沉思了几个时辰之后,君洛宇终于恢复过来,坚定的说道:“既然魂佑我命,我就要明知不可而为之。”

  “哈哈,这才像话嘛,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下,你之前说的那个蛟王窟,那里镇压的是鬼域的一处入口,并非你要找的元始界的入口,还有你要救的那个朋友,机缘并非在极北冰域,但是蛟王窟还有你未了之事,所以你还是要去一趟的,我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还有很多事就连姥姥也无法看穿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寒泉之眼说完便如释重负。

  听到寒泉之眼如是说,君洛宇也不担心时音的安危了,既然姥姥都有安排,相信时音应该是回到姥姥身边了。

  “小泉泉,大恩不言谢,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也会铭记于心的。”君洛宇躬身行礼。

  “好了,我也不多留你,届时我们还会相见的,洛宇我看好你哦!”寒泉之眼笑道,然后说道:“就算你要走,你也要体面一点吧,这破布一块块的穿出去也不好看吧?”说完还嫌弃的指了指君洛宇身上。

  君洛宇这才发现自己衣衫褴褛,就像一个落魄的流浪汉一般,不自觉的羞红了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碧潭,君洛宇狡黠一笑。

  看到君洛宇的笑容,寒泉之眼不由得着急了,正要拦住君洛宇,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君洛宇震碎身上仅存的一些破布,然后赤身跳入碧潭之内清洗。

  一盏茶功夫,君洛宇洗漱完毕,从黑域手链中取出一件黑色长衫穿上,又在长衫之外逃了一件赤红色短衫,赤红色短衫之上隐隐约约绣着一个金红交错的火焰之莲图案,君洛宇将黑发整理了一番,把长发往身后一甩飘逸极了,最终系好腰间那根赤红色的腰带之后,君洛宇背过手,看着寒泉之眼,这身黑红相配的布衫刚好就衬托了君洛宇那种特有的气质,乍看上去颇有大师风范。

  寒泉之眼顾不得生气,连忙说道:“这人间界有句俗话叫:人靠衣裳,马靠鞍,果然说的不错啊,这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哈哈,是嘛,哈哈哈,我也觉得。”君洛宇心情大好,然后嗖的一声消失,只有一句:“小泉泉保重……”远远传来。

  寒泉之眼这才想起来,这君洛宇刚才居然在自己的泉眼形成的碧潭中洗浴,一想到这便火冒三丈,不由的怒吼道:“死洛宇!再见面的时候,我要淹了你!”要是君洛宇听成了另一个“阉”字,估计会双腿一紧吧。

  从寒泉之境出来之后,君洛宇大口的呼吸了一下寒冷的空气,然后直奔蛟王窟而去,之中未做任何停留,他不想节外生枝。

  而越不想多生事端,往往就越容易碰上意外。

  才空间跳跃了不几下,就被人截住了,拦截君洛宇的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老者身着灰白相间的长袍,左手端一砚,右手执一长毛笔,颇有学者之风范。

  老者先是感觉到附近有空间魂力的波动,于是挥毫泼墨,一股无形的魂压径直挡住君洛宇的去路。

  看着君洛宇,老者并没有着急动手,他微微欠身道:“老朽得罪了,只是想跟这位尊者确认几件事。并无他意。”

  原来这个老者便是悬空城三大长老之一的墨魂长老,此人早已经是元阶魂尊,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作为灵之魂系的修魂者,他极为擅长幻术,更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已经可以用笔墨施展拟魂之诀,此次也是受故人所托特意在蛟王窟外守候,以便确认君洛宇是否还活着。

  苦守了快一年的光阴,终于出现一个可疑的人物,只是对方修为深厚,如果确认是君洛宇,自己只要拖住他然后通知飘渺城和齐云阁即可。

  墨魂长老礼貌的问道:“老朽墨魂,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

  “这与你何干?”君洛宇因为发型和装饰全变,而在与两大神女之战中,也没有被两大神女看清面目,只要白矖不出卖自己,就完全不用担心被认出。毕竟当下的自己还不适合去跟拥有天纲的飘渺城斗。

  “那不知道阁下刚才是使用瞬移还是使用的空间之力呢?”墨魂长老俨然一个懂文明讲礼貌的长辈。

  君洛宇心头一紧,但只是片刻就明白过来,笑着说道:“瞬移之术,魂尊皆可施展,莫非墨魂前辈需要小子教你如何瞬移?这恐怕没办法哦,这需要自己领悟呢。”君洛宇很是认真的说道。

  不过刚才君洛宇那一刹那的表情变换没有逃出墨魂的法眼。

  见君洛宇一直顾左右而言其他,墨魂长老再次欠身道:“请恕老朽得罪了。”只见墨魂长老执笔一挥,口中轻念:“一砚笔墨只为君来候,画一世春秋笑看浮沉中;墨为躯,灵为血肉,朱砂入颜容,一抹红颜只盼君凝眸!”随着墨魂长老停笔,一个倾城倾国佳人凭空出现,墨魂长老这墨砚拟魂诀中的“凝眸诀”就是以拟魂之力拟态出敌人心中执念较深的那一位心上人。

  而此时的君洛宇心里牵挂的就是时音和阿狸,所以那凝眸诀所诞生的佳人,结合了两者的特点,本来凝眸诀是可以摄人心魂,从被施术者口中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墨魂看到君洛宇的反应就知道,对方只是惊讶突然出现的佳人,也只是一副似曾相识的表情打量着那位佳人,很明显对方修为远超自己,并没有受到凝眸诀的影响。

  君洛宇笑道,心里道:想摄我心魂么?既然大概了解了对方的意图,君洛宇便故意不用空魂之力反击,而是直接使用冰焰“寒泉”射向那凝眸而出的佳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佳人便香消玉殒,宛如从未出现过。

  墨魂长老心里一惊,没想到对方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攻击魂力,自己都没看清,这凝眸诀就被破了,虽然确认刚才的并非空魂之力,但是也不能排除眼前这个神秘的少年不是神女所需之人。

  墨魂长老心里已经闪过很多个念头,但是表面依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朗声笑道:“难得遇到一个有意思的魂尊,你我不妨切磋一番,也不伤大雅哦。”

  君洛宇微微一笑:“求之不得!”虽然自己很不想去招惹这墨魂长老,但是如果自己强行离开,估计又会被王颖婧竹她们得到消息,估计她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不太确认,所以安排了人手在此守株待兔。(http://)。既然如此,不如彻底破去他们的戒心,洗脱自己的怀疑,想到这,君洛宇心里便拿定了主意。

  君洛宇微微拱手行礼:“小子胤亦轩,请前辈赐教。”本来想说自己叫胤轩,但是怕对方认识鬼刀胤轩,就临时改口成亦轩,意思是:我也是胤轩。毕竟自己认识的人就那么几个,就近想起来的就是那个冷酷的胤轩了。

  “你姓胤?”听到这,墨魂长老皱起眉头,心想到:莫非是天朝皇室之人?既然已经开口,就切磋一番,反正自己也守候多时,来个人解解闷也不错,实在不行点到为止就好,其实在君洛宇没有使用空魂之力的时候,墨魂长老就不是很怀疑君洛宇身份了,现在人家自称姓“胤”,墨魂长老就更加不怀疑了,毕竟天朝皇室之姓氏,一般人是不敢冒认的。

  “原来是天朝皇室之人,老朽右眼无语啦,皇室之人真是人才辈出啊,不知道鬼刀胤轩跟你什么关系呢?”墨魂长老很是礼貌的咨询着。

  “与你何干?”君洛宇似笑非笑答道。

  见到君洛宇说话的表情和身上淡淡的上位者气势,墨魂长老肯定君洛宇定是皇室之人不会错的,否则不会有这样的上位者气势,这气势不是想虚张就可以虚张的。

  “那就多有得罪了,请赐教!”墨魂长老虽然心里不悦,但是依然保持着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像是在证明自己是个知书识礼的修魂者一般。

  给读者的话:

  周末,我会尽快把之前的错别字改掉的,感谢大家的支持,麻烦多多分享给身边的好朋友,每天都投一下免费的票哦,不甚感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