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章:魔雷珠现

作者:星空筱天更新时间:2017-10-24 08:14:54
  “拿到轩辕剑后的岑溟渊实力大涨,不仅让雷宗更加强大,也让自己的瓶颈慢慢的松动。但就在岑溟渊即将突破上通天境晋升大圆满境时,星神教的教主星离闯了出来。能当上星神教的教主自然是有几分本事的,凭着中通天的实力不说可以横行灵陆,但也没有多少人能拦得了。而他这时出现目的只有一个,杀掉岑溟渊,抢走魔雷珠,再顺便拿回轩辕剑。”

  “其实,星离的阴谋一早就埋下了。他请岑溟渊帮忙,还把轩辕剑给了他,自然就会想到岑溟渊有可能会危及灵子的统治。所以,他在给岑溟渊的轩辕剑上下了一种诡术,也可以说是禁术。能让人在修炼时走火入魔,并且不易被发现,会随着修炼潜移默化的侵蚀人的心智,使其变成智障。但这种诡术也有弊端,那就是所需要的时间久,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而十几二十年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了,自然地,星离是不会用这种方法的。那么,还有另一个办法,除掉岑溟渊。”

  “而作为当时灵陆的第一大强者,岂是说杀就杀的,至少明面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搞阴谋,耍手段。因此,星离在轩辕剑上还下了另一种诡术,禁忌巫法,它对人体不会有什么损害,只不过在修炼突破时会使人失去自主意识。但这对于星离来说足够了,在感应到岑溟渊正在突破时,星离出现了。潜行到岑溟渊正在突破的地方,星离拿出一把短匕从背后刺了进去,结束了岑溟渊的性命。”

  “卑鄙的东西。”岑溪嘟囔了一声,便把这张纸收了起来。

  看了看外面,时间还早的很。岑溪便继续看书了。

  太阳渐渐西斜,此时的藏经阁除了岑丰就只剩下躲起来的岑溪了。岑丰像往常一样整理书架,打扫了卫生,但却没能发现岑溪。当门被锁上时岑溪狂喜,他小心的从门缝向外看去,确定没人后便朝着楼梯走去。

  来到二楼,岑溪看了看。和一楼没什么不同,只是书明显的少了。拿起一本书,岑溪笑了:“哈哈!本少爷这不是得到了吗?岑丰,你等着,待我大成之时就是你哭之日。不行,这个太低级了。才黄阶中级,还是武技。”知道武技和灵技的区别后岑溪连翻都没翻,就放下了,朝着另一个书架走去。

  “黄阶下级(武),菜。黄阶上级(武),不行。黄阶下级(灵),不好......。怎么都那么低级的啊?”大概的看完一个书架,岑溪抱怨道。虽说抱怨,但却没有停下来。东跑跑,西看看,期间遇到几本玄阶下级的灵技都被他捧在手中。

  岑溪乐此不疲的看着,而天也完全黑了下来。不过,既然是早有预谋那就不怕,他把一根蜡烛点了起来,在尽量不让光传出的情况下,岑溪专注的看着那些被他搜集来的玄阶灵技。但岑溪根本就看不懂,只是在乱比划,瞎看而已。先不说他还不会凝聚灵力,就算他的会,在没有修炼过灵技之前是要先练体的,而练体自然就要学习武技。武技越强,则体魄就越强,可以凝聚的灵力就越多,越凝实。所以,在没有到达玄灵境时是只能修炼武技。不过岑溪却很专心。

  不知过了多久,岑溪开始发困了,昏昏沉沉地点着头。在夜里只有他均匀的呼吸声和悉悉索索的虫鸣声,蜡烛也燃尽了。

  “不要睡,起来!”突然,一个声音凭空响起。冷不丁地吓了岑溪一跳,虽然他在打瞌睡,但却还没睡着,意识还是有的,只不过是有点模糊罢了。现在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岑溪不禁紧张起来。要知道这屋里只有他一个人啊。

  提起几分精神,岑溪睁大了眼睛,想要寻找那神音的来源。无奈,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岑溪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不禁地,岑溪害怕了,毕竟他还只是个八岁的男孩。下意识地朝蜡烛的方向摸去,但却没有了。

  正当岑溪恐惧时那声音又出现了。“不要害怕孩子,老夫不是坏人。老夫可以帮助你修炼,让你成为当今第一强者。”

  听到又有声音响起,岑溪本能地就想跑,但当听到“让你成为当今第一强者”时,岑溪又停了下来,对着天花板弱弱的说:“我...我怎么相信你?”此时的他心跳加速,手心冒着冷汗,双腿更是不停的颤抖。

  “你不相信也没办法,老夫也不能对你怎样,老夫能保证的是让你成为最强者,甚至超越这个位面的存在。”

  这一次岑溪听清楚了,那是一个苍老的声音,还非常的低沉、沙哑。

  “真的...能成为最...强的吗?那...我要怎么做?”岑溪虽然很害怕,但在巨大的诱惑面前还是忍不住问道。

  “很简单,你跟着老夫说的做就行了。”那苍老的声音听到岑溪发问后,再一次响起。“直走过去,到最后一个书架后向左拐。”

  听着苍老的声音,岑溪凭着记忆,摸着黑向前走去。

  “书架的最下面一排,从右往左数,第五本书,拉出来。”苍老的声音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似是很激动,只可惜岑溪没有注意到。

  蹲下来,岑溪慢慢地拉出那本书。而那书的摩擦声竟是像石头一样。

  “好了,不用拉了。”苍老的声音似乎知道岑溪此时已经拉不动,竟适时响起。“往右转,过来把那盏灯向右旋转一百八十度。”

  岑溪跟着指示摸黑找到了灯,慢慢地旋转着。当岑溪转到一百八十度时,突然前面的石墙竟缓缓地向内移去,随后又向左边移动。当石门打开时,岑溪赶忙闭上眼睛,用双手去遮挡眼睛,因为石门里闪耀的紫色光芒,分外刺眼。

  呆了呆,岑溪看着房间内楞住了,他本以为里面会是一位老者,但没想到跟他所想的完全不同。

  房间很简单,除了一张古朴的桌子和一个闪耀着暗紫色的珠子就什么名都没有了。

  “来,走过来,快!”苍老的声音再一次适时的响起,然而这一次却显得有些急促和兴奋。

  岑溪很害怕,忐忑、不安、恐惧。因为他发现苍老的声音好像是从那桌子上的暗紫色珠子中传来的。虽说害怕,但岑溪还是照着做了。慢慢地来到桌前,岑溪仔细地看着,但因为年龄小,只有一米三的他才勉强高过桌子。

  古朴的桌子不知用什么材质做的,上刻着金色的纹路以及一些古怪的符文。再往上就是那暗紫色的珠子了,珠子表面暗黑色和紫色好似互相照应,又像相互克制。暗芒闪耀,紫意横生。

  “抬起右手抓住这颗珠子,快!”苍老的声音催促道。

  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催促声,岑溪垫起脚尖,缓缓地抬起右手。与此同时的岑武阳则拼了命的往藏经阁跑来。其实他一早就发现岑溪不见了,在四处寻找无果后只能等待,而在等待时,岑武阳突然感应到密室的门被打开了,联想起岑溪的消失,岑武阳不禁恐惧起来,他可是知道密室里的那是什么的啊,所以他才在往藏经阁跑来,边跑还边想:千万不要是阿溪,千万不要是......那东西可是动不得的。不行,还得再快点。

  “对,就这样,抓住它。”苍老的声音显得很兴奋,不断的催促道。

  “啪嗒”岑溪抓住了那暗紫色的珠子,而这时岑武阳刚好来到,见证了这一幕。

  当岑溪把那暗紫色珠子抓在手中时,刺眼的白光随着岑溪的手向四周射出。起初像星星,忽明忽暗;随后像月亮、太阳,直逼岑溪的眼睛。闭上双眼,他用左手挡住。但却没用,那白光极为刺眼,好似可以穿透一切。

  突然,岑溪大叫一声,“啊”,便向后倒去,那暗紫色珠子也消失了。岑武阳快步上前抱住了岑溪,也楞住了。岑溪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但岑武阳却是知道的。

  一个漆黑的山洞里。一个老者缓缓地睁开双眼,在黑暗中像两颗明星。喃喃的道:“魔雷珠现?灵陆恐怕要再起纷争啊?呵呵,也好,老夫也去凑个热闹吧。”

  魔殿。

  “主上,魔雷珠出现了。”在幽暗的宫殿里,一个带着鬼面具的人单膝跪地,对着面前的那坐在石椅上,闭着眼睛的人说。

  “什么?出现了?哈哈哈!哈哈哈!岑武阳啊岑武阳,你躲了二十多年,你以为你真的能躲得了吗?”坐在石椅上,闭着眼睛的人猛的睁开眼,先是一楞,便又哈哈大笑。“传令下去,集结殿中所有弟子,随我前去讨了岑武阳的狗命。对了,把大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也叫上,去吧。”

  那坐在石椅上的男子命为梵林海,身穿墨色长袍,相貌不算英俊,但也是鼻直口方。他是八大势力中魔殿的魔王。

  “是。”带着鬼面具的人应道,说完便退下了。

  “哈哈哈!魔雷珠!哈哈哈!岑武阳,我要屠你全族。”梵林海又一次大笑道。而与此同时,灵陆的另一势力也在谋划着一场阴谋。

  这是一个宽大明亮的大停,一张大的方桌摆在中间,围作着十多个中年人,好像是在开会。

  “阿四,你来说一下吧。”坐在主坐上的老人开口对着一名身材瘦弱的中年人道。这人一头的白发,花白的睫毛和胡子似乎都连到了一起。不过这老人却不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反而出奇的精神,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最为奇怪的是他的肌肤,如同婴儿一般,如果不是因为那头白发,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老人。

  “是。”那名叫阿四的人应了一声,站起来说。“就在昨天夜里我感应到了魔雷珠的位置...”

  阿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围坐在四周的人给打断,熙熙攘攘的议论着。

  “什么,魔雷珠出现了?那不就是说我们复仇的时候到了吗?”

  “复个屁啊!就凭我们现在是实力抢得到抢不到还是一会事呢?”

  “对啊,听说那魔殿也惦记着魔雷珠,现在有消息了他们会不知道?”

  “我看未必,你们不知道宗主他老人家已经突破了吗?现在可是一位中通天的强者啊!”

  ......

  “都闭嘴,听阿四说。”主坐上的老人又一次说道。

  其实这老者名叫剑无痕,是现在万剑仙宗的宗主,更是一名中通天境的强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