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十三章:伤情往事

作者:南极瓜更新时间:2018-02-06 12:35:38
  梅若琳跟着张拙灵他们进入树林,来到湖边。四人四处看看,确定没有其他的人,也没见无双跟来。

  此时,已是日落西山,只有天边那一道道红霞映衬着湖面的涟漪,泛着阵阵金黄的波光在湖面摇曳。湖岸深处,几间农舍冒着青烟,正在准备晚饭。

  张拙灵让秦乐到最近的一家农家去,向农家主人租借了一条船。四人登船,将船划到湖心。

  梅若琳神情哀伤,拿出金牌愣愣出神。

  “拙灵!你可知昊天龙是什么人?”

  张拙灵道:“据我推断,他应该和传说中隐居北海的“摘花婆婆”有莫大的关联!”

  梅若琳点头道:“没错!他就是“摘花婆婆”的爱人“仲仇”师祖公的弟子!……”

  “啊!……”

  张拙灵三人心中虽然有些预料,可也没想到这一层上,此时听梅若琳说来也是吃了一惊,又听他称“仲仇”为师祖公更对梅若琳的身份好奇。也知道仲仇果然是摘花婆婆的爱人,一些心中的疑团也解开了。

  张拙灵将鸣鸿刀握在手上,道:“难怪他识得此刀,又想要这块金牌了。那么,这块金牌到底是什么?只是摘花婆婆和仲仇二人的信物还是另有秘密?”

  梅若琳神情惚恍,没有回答张拙灵的问话,继续说道:“……昊天龙他是我的师傅!”

  “啊!……”

  三人惊呼一声,都不禁脸色一变,这可万万没想到。

  梅若琳望着天边的红霞,泪光盈盈,眼中一片朦胧的昏黄。笑容凄凉:“他不仅是我的师父,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梅若琳的话语凝固了整个天空,就连三人的呼吸都在这一刻停顿。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再问。

  “那一年,我刚满五岁,我本是楚州东海岸一个渔家女儿。我父以打鱼为生,一家三口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倒也其乐融融。”

  说到这里,泪光闪闪,满脸幸福神往,口中轻轻哼起小调来。

  三人细听,听她哼道是:“抄网网,帘网网,密眼儿地围网网;大黄鱼,小黄鱼,长长地长鳗鱼儿;东也来,西也来,龙王兵将你莫来;早也有,晚也有,不早不晚咱都有。沙丁黄鲫满仓蹦,黄唇二姑网里钻,水上人儿欢欢喜,一年到头吃不愁!……”

  泪水爬满脸颊,犹自痴痴。

  良久,恨恨说道:“可恨的强盗来要银子,银子没有,只有几张渔网……渔网破了,人也没了!……血染了一地,我揪着强盗的衣服哭喊,还我妈妈,还我爸爸!……”不禁俯身悲泣,不甚可怜。

  三人听得脸上色变,眼中泪流。

  秦乐满面怒容,“强盗把你爸妈都杀了?……可恨!真是可恨!”

  梅若琳抬起头,哭着说道:“他们见我揪着衣服不放,也要杀了我。这个时候,昊天龙来了,打死了强盗为我父母报仇。……他说:“小姑娘,你跟我走吧!”……就这样,我成了他的徒弟。”

  张拙灵默然不语,此时,再多安慰的语言都是无力的。

  梅若琳又说道:“后来!他带我上了一条大船划入大海,大船走了好远好远,我问他要去哪里,他总是不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我。他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梅若琳。他很高兴,他说,“你也姓梅?很好很好!”然后,后面的几个月里,他教我一些功夫,他说:“你学好了本领就不怕强盗了!”我很努力的学,可他从来不关心我学得怎么样,只在旁边看着冷笑。终于有一天,我们来到一个小岛,那里开满了梅花……”

  张拙灵三人互望一眼,齐声叫道:“桃园岛?”

  梅若琳一愕,道:“你们也知道这个岛?”

  张拙灵道:“我们是在恶鹰岭的密室中一副卷轴上看到的,具体在哪里也不知道。”

  梅若琳点了点头,“到了桃园岛,他突然变得很紧张,拉着我说:“跟紧我,不要走丢了!”又说:“师父疯了,师母也疯了,头发也全白了,本来没那么白的。”转过头对我笑,笑得很恐怖,说:“你说,一个人伤心到极致能把头发都伤心白了,可不可怕?”又说:“整天哭天喊地的喊着她女儿的名字,一面喊女儿名字一面咒骂师父,他们以前很恩爱,可现在……唉!我师父是个疯子,也不知道疯到哪里去了,已经有好多年不见他了。他以前可不是这样,他们本来都好好的,后来师父不知从哪里得到一把宝刀,从那以后,师父就变了,对我们徒弟不是打就是骂。突然有一天,他的刀血气冲天,血光四射,他的眼睛也跟着变红了,拿着那把宝刀把两个师弟都杀了!他的女儿很害怕,跑过来抱住师父,没想到师父疯到这个程度,居然连自己女儿也不认得!”我问他,他女儿怎样了?他说“还能怎么样?还不是让他给杀了!”又说:“还好,他杀了女儿以后,终于清醒了,抱着女儿的尸体那个哭啊,想想都害怕!趁着他抱着女儿悲痛欲绝的时候我就跑了,要不然我也要死!”他说的话我当时听不大明白,但此时想来,他所说的那把宝刀应该就是你手上的这把了!”

  张拙灵听得仲仇疯魔起来连自己徒弟,自己女儿都杀,脸上色变,喃喃道:“这把刀真是为祸不小,真不该把他带在身边。”想到自己树林内疯魔的样子,要是鸣鸿刀再次从他手上醒来,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梅若琳道:“这把刀以前我没见过,是在今天树林中你疯魔的时候才想起来的。如果我提早知道就是这把刀,我就会告诉你这一切,也许,今天它就不会饮这么多血了。”

  张拙灵叹息一声,道:“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都怪我一时没把握情绪,说好不用的,可一到对敌之时,我居然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拔刀,说来也真奇怪!”

  段红雪脸上色变,道:“难道!……难道!……”惊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秦乐急忙接口道:“难道你将鸣鸿刀带在身边的那一天起,你就已经不知不觉间受它所迷了吗?”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