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银月献方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更新时间:2017-08-24 21:33:04
  一座座琼楼玉宇隐现,宛如海市蜃楼。

  李晚就这么独自一人,静静地看着这缥缈群峰的景象,直到萧清宁带着几名随从走入,打断他的思绪。

  李晚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清宁,这时候你不是在政事堂中吗,怎么到这边来?”

  说着起身牵住她的手,接她来到窗台前,与自己同坐。

  萧清宁面露笑意,傍在李晚身边坐下,却没有闲话的意思,而是道:“夫君,我给你看样东西。”

  在萧清宁的示意下,身后一名侍女手捧锦盒,走前几步,缓步半跪于地。

  盒盖打开,里面的事物,刚好呈现在两人面前,李晚无需动作,目光稍微一动,就能看个清清楚楚。

  “这是何物?好像是一枚益气灵丹。”

  李晚修炼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却没能一下认出这物的底细,只知道大致是哪一种丹药。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这只是一枚普通不过的灵丹。

  李晚道:“看它品级,应该是给低阶修士使用的,怎会入得你眼,还煞有其事地拿来这边?”

  萧清宁道:“夫君,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物,它叫做灵元丹,依我之见,足可与我器宗本命法宝相提并论,都是鼎革履新,适应时代的创新产物。”

  “哦?”李晚闻言,微微动容,他知道萧清宁不会轻易夸大其词,这么高的评价,足可证明此丹不凡。顿时也生出几分兴趣,“听你这么说,为夫倒还真是看走眼了,原想只是普通之物来着。”

  萧清宁也不多解释。只道:“夫君涉略广博,不妨亲自看看,它究竟有何妙处。”

  李晚哑然失笑:“在我面前,你还卖关子,不过听你这么一说。还真让人好奇,也罢,就当是你我好了。”

  萧清宁笑意盈盈,也不多话。

  李晚手掌轻抚,一抹玄光绽放,宛如水波,包裹整个锦盒。

  须臾间,那枚灵元丹漂浮起来,静静地悬定不动。

  萧清宁美目看着李晚,想从他面上看出什么来。但却不见李晚神色变化,只有眼皮微不可察地跳了一下。

  “此物……颇为精致!”李晚毕竟也有丹道造诣,为了炼制那些炼丹母器,兼修丹道,不是白给的,不一会儿便看出些许端倪,“似乎是用各种灵药和灵气精华凝炼而成,可有效替代灵石和灵气,作为修炼上进的资粮,不过。它更多促进肉身修炼的成分,与一般灵丹大相径庭。”

  萧清宁道:“不错,我在拿它过来之前,问过银月。的确是她治下发放俸禄,替代灵石之物,你大概还不知道,月府之中,新募修士已经开始不用灵石或者灵气泉眼辅助修炼了,而是改为用这灵元丹。效果斐然。”

  李晚惊奇道:“难怪你说此物能与本命法宝相提并论,若真如此,还是评价低了,虽然此物只是凡俗修士所用的低品丹药,但也已经足够改变整个法道修炼,堪称改天换地的重大创举。”

  李晚这一句,绝非虚言,因为自古以来,修士上进,都是依靠纳元属性的功法,吸纳天地灵气为己所用。

  这一关,又分为采炼养三步,铸就道基。

  根本的东西在这里,无论如何变化,也难离其本宗。

  因此,法道一途,哪怕是神功秘法,也只不过是在修炼效率和运用法门有所差别而已。

  但诸道要与法道争锋,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改进之法,踏出这一步,便是全新的天地。

  譬如李晚所修鸿蒙宝气,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是在采之一步,取巧利用宝材和法宝之内蕴含的灵气,炼制过程,不断,萃取,最终选取一刹那为周天结束的关键时刻,将整个过程的感悟,精华,纳为己用。

  所以这一秘法,就是表现为炼制法宝涨修为。

  但这是器道的手法,而且还是难以推广的传承秘法,并不具备革命的意义。

  反倒是现在,李晚看到了丹道的东西,从中发现迥异于正常修炼功法的采气功法。

  若修此法,当为丹道兴盛之时,把灵气泉眼和天地精华纳入丹药之中,服丹修炼!

  李晚看向萧清宁,追问道:“你刚才说此丹是从银月那里得来,莫非是修真界中早有之物?还是她自己独家秘方?若是早有之物,为何之前没有听过它的,若是独家秘方,如何保证长期服食没有害处?”

  李晚接连的问题,直指关键,他非常急切想要知道,这究竟是否一条全新道途。

  萧清宁道:“我之前也想到过这些,特意传讯询问,结果得知,此物确实早已有之,但此前有巨大的副作用,会影响修士凝炼神魂,阻碍神识增长,使得结丹之上修为受阻。”

  李晚闻言,心底掠过一丝遗憾:“这岂不就是平常死士之流所服的丹药?”

  萧清宁道:“看起来相似,但根本不同,倒是不该混为一谈,而且如今,丹仙门已经对其进行多次,克服了之后修为受阻的缺陷。”

  李晚闻言,惊道:“当真?”

  李晚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继续追问道:“它的药效如何,产量如何?”

  李晚见识的各种奇妙之物,简直太多了,自然不会听风便是雨,认为单只依靠这些,就是鼎革履新的绝世丹药。

  比如这种丹药虽好,但炼制困难,费时费力,就是废物,而若是成本过高,投入比产出还高,那更是彻头彻尾的废物,半点利用价值都没有。

  萧清宁一五一十道:“一枚可供修士一日所需,不同品级。或各有差别,可按灵气含量,揉制成定量的丹丸,通常为一丸等同一枚灵玉。售价也以此而定,但其成本,因为采用凡俗药材甚至灵兽血肉中提取的精元混合炼制,完全可以控制在半枚灵玉之内,加上些许人工。时日,运费,仍旧在低于开采灵玉,至于产量,银月倒是没有透露,只言个中情状复杂,并非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希望能够来此面见。”

  李晚听到,微微一笑:“她这也是心机不浅啊,想见本座就明说。何必遮遮掩掩?”

  旋即却对跟随萧清宁进来的随从道:“去,把银月召来。”

  因为萧清宁刚才的一番话,他的心情不错,也就遂了银月的心意。

  银月似乎早有准备,李晚和萧清宁只是闲话了小半个时辰,便见她款款而入,行礼参拜道:“见过灵尊,夫人。”

  银月圣女身姿曼妙,身穿一袭银纹雪裙,银发如瀑。清丽脱俗的面容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气质说不上的华贵典雅。

  当上了九龙域客卿,又担当府主差使。受到,银月立刻便如龙归大海,展现出了过去曾为幽天分坛高层的风姿,不愧其圣女之名。

  银月行礼过后,问道:“灵尊急召银月,可是为了灵元丹之事?”

  李晚道:“清宁讲的不够清楚。这物是从你手中流出的,本座想听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银月早有准备,当下娓娓道来。

  果然不出所料,她交代的和萧清宁所说相差无几,但详细了许多。

  有些事情,她可以选择不说,李晚也可以当作不知,但一旦出口,就要担上责任。

  李晚是九龙域主,仙盟巨擘,长生大能,这里无论哪一身份,都不容糊弄,若敢犯了这个忌讳,别看现在以礼相待,回头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银月倒是知进退,一番所为,也不过是为求见一面而已,因此供述的内容看起来也颇为详实,是诚心献出的态度。

  提到关键的产量问题时,银月解释道:“此丹炼制难度不高,一名熟手的丹道学徒,若有丹方,便可炼制,依据材料的品质和掌炉之人的手艺,一炉耗时十时辰,成丹千枚至二千之间,此乃标准小炉,若得丹道宗门之大炉,便是同样时间,一炉成丹百万至数百万不等,具体数目依炉鼎大小和炼制技艺。”

  李晚微讶:“难度不大,产量却高?”

  若真如此的话,已经具备实用价值了。

  萧清宁也为之惊叹:“按照这个说法,哪怕小门小户,利用手工作坊式的小炉炼制,一次炼丹,也可满足百名修士十日所需,多炼几炉,便相当于守着灵气泉眼等修炼之地,实在是供养宗门,栽培势力的无上宝物。”

  一直以来,限制势力大小和高手数量的,从来不是其他,而是境内资粮本身。

  这一物,算是把低阶修士所需的相关资粮运用到了极致,甚至有可能涉及到开发新资粮。

  银月道:“不敢隐瞒灵尊和夫人,此物之所以一直难以盛行,却是因为,丹方研制代价极高,直到近代几经改良,才得以定型,后又慢慢摸索改良,改进缺陷,才拥有实用价值。”

  “众所周知,丹道一途,不比寻常,任何丹方,都是要经历数代以上名师高手不断试验,跟踪观察,才能成方流传,若无此功,便是残方,禁方,鲜有人敢用,也不愿意用!”

  “摸索此道丹方,极耗人力物力,从药材的栽培,灵气的萃取,成分的配比,到手艺,炉鼎,火候,乃至后续的疗效作用,成本核算,甚至是无关紧要的口味问题,都是一道道的难关,哪怕是名师高手前来,毕生心血倾注其中,能够攻克一道,也足以成就大师业位。”

  “灵尊阁下是器道出身,想必能够理解此中艰辛,能够炼制一丹一器,不过为匠而已,研制和改良方谱,探索原理,才是大师之道。”

  “不过这等东西,不成功则已,一成功,必然惊天动地,灵元丹,便是如此一种博采众长的大宗参研成果,无数丹道高手的智慧结晶,堪为改造修真格局的无上宝物,银月愿将其献于灵尊,成就万世基业!”

  银月圣女不愧是太上教的杰出人才,三言两语之间,又再一次勾起了李晚的兴趣,让李晚对这灵元丹生出期待之心。

  诚然,她此举是落入李晚之手,无奈投效之后的选择,但时机和手法,都把握得非常精妙。

  萧清宁见状也不由得传音李晚,感叹道:“此女确实是个人才啊!她并不是在最初审讯之时,被人从嘴里撬出此方,而是在投效之后,主动展现内政方面的治理才略,确保吸引了夫君你的注意,才提出来。”

  “不管夫君有无野心,此后必定还要不断招揽部属,不能落下个赏罚不明的名头,势必就要重用于她。”

  “而她才干胆略尽皆过人,缺乏的就是个在更高层面展现自己的机会,借由献方之功,更可以掌握本域灵元丹炼制相关产业,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果将来成事,便是一桩大功,如果不成,消耗的也是我们的资粮和人力,而她只要恪守本分,不留把柄,想必也难被牵连,最多便是冷遇而已。”

  “此举甚至还暗示,她除了灵元丹外,还拥有另外的相似,能够助我们加速腾飞,应对将来可能面临的战乱。”

  李晚听到,也不得不承认,萧清宁说得没错。

  银月不愧是太上教的圣女,心机确实很深。

  更妙的是,这些都是手段,哪怕一眼就能看穿,也不会改变最后的结果。

  当银月圣女把这灵元丹的来历,作用,还有价值都一五一十解释清楚之后,李晚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心动了。

  这物不是必须,但若能够弄到手,应当有巨大作用,价值非常巨大。

  “看来,本座小看天下英豪了,除了本座在参研器道新途,其他各道,也不遑多让啊,单只这灵元丹一物,便可看出,他们在应对末法预言和增益自身实力当中,下了极大的功夫。”

  窥小见大,李晚更是对太上教的能耐平添几分忌惮。

  一旁,银月圣女看着李晚若有所思的神色,面上笑意依旧,神态也依旧恭谨,只是眼眸之中,莫名多出了几丝说不清的意味。(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