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四十三章:背弃者们的传信人

作者:食人法师更新时间:2017-10-19 22:54:52
  在被带到这座黑色巨大要塞眼前,看上它的第一眼,青衣就知道它是学院城。

  一路上通告,赶路。来到这座要塞的面前,他们正赶上日出,把黑色的要塞镶上了一层耀目的金。

  模仿者。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

  “好了,下马吧。”青衣扭头看向坐在他身后的那名蹭马者,语气有些许责备。这家伙上他的马可还没有征得他的同意,更为过分的是,他居然自作主张地趴在自己身后睡着了。要不是需要他们带领自己前来学院城,他可容不得这种事情发生。

  他怀疑那个家伙睡梦里的口水都淌在了自己干净的袍子上。这点他可最为忍受不了。他觉得自己又要流鼻血了。

  他刚打算叫第二遍,没想到那个家伙立刻就醒了。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丝毫看不出任何旅途的疲惫,看来是一路上睡饱了。

  能一路坐在马背上睡着的人,那算是一门绝活。

  “哦。”

  他还站在青衣面前,意识清醒地爽快回答。

  青衣记住了他的名字,略有嫌恶地拿一块手帕擦了擦自己的肩头。

  “接下来就要进城了,我们大概也要在这里开始分道扬镳。你有进城的证件么?”那个叫热让,过去是骑士的人过来问他。

  “进城的证件?”青衣疑惑道,“难道你们这座城进去还要证件?”

  “那倒不是,”那个一路随行的弓手告诉他,“只是没有证件,事情会变得麻烦上许多。你是急着用时间吗?”

  “这倒不是,”青衣从前是个惜时的人——在王国倒台之前,在成为流浪骑士之前。如今的时间反而对他变得不那么重要。

  学者们是雇佣了他的,只是为了他能够准时把信件送到联盟的手里。至于今后,他不闻不问,收了钱,办完事,他还要继续流浪。他甚至怀疑,联盟的学者们把他叫来,只付了他一半的钱。就是因为他们并不在意高地学院城的回应,不想看回信。因此他们的决定才能做的如此草率。

  “如果你能早点结束的话,我们会在这条街对面的高地早餐店吃早餐。”热让说。

  “好的,”青衣答应道,“如果我没有弄到太迟的话。我会去的。”他目送三人消失在人群里。

  学者们给他的信物,事实上比他臆测得还要有用一些。

  城门的守卫并没有刁难他太久,就把他放了进去。

  “法兰大人不在城中。如果你是要亲自面见联盟长的话,请晚一点时间再去。”守卫告诉他。“这一个月,全城都在忙碌魔竞技的大事,所以他们的早餐是顾不上接待客人的。同时,城市的守卫们也不允许你们这样打搅他们。”

  “魔竞技?”青衣傻傻地跟着刚才的声音重复了一边。

  随后他笔直穿过街道,走进热让朝他推荐的餐馆。一个骑士本应该是有能忍受饥饿的美德,但是有人打算请客?这可得另当别论。

  跟那个麻烦的黑发青年谈话的,正是一名茶色头发的女子,看起来他们是熟识。这一帮人总共占了两个桌子,在骑士的准则里,可不容许这种浪费跟错误发生。

  “喂,小子。图书馆的事情,我今天已经去过了。至于那个图书馆里可爱的女孩子,已经被我收编了。你就不要多想了!老老实实工作。”那个茶色头发的女子得意的说,脸上嬉笑着。

  那个黑发的男子反倒是满不在乎,倒是继续从容地吃着早餐,“随便你。”他说。

  青衣难以想象,这些魔法师们到底在谈论什么,平时的脑子里都装着什么。

  “魔法师们的世界可真是轻松啊。”他小声感慨。

  “喂,青衣,你怎么不过来?”那个叫影风扬的黑发男子首先喊他名字——他也看见了他,“快过来坐,请你吃一顿。”

  免费的食物总有一种叫人无法抗拒的热情。

  在灼热的目光注视下,他接受着他们短暂而关切的审判。等他咽下第一块肉,所有的沉默现在都焦躁起来。他才发现自己上了当。

  “你从止水城来?”

  “你送的是什么,给我看看。”

  一个个抛出来的问题,他都刻意选择沉默。这个跟他过去的骑士精神不一样。

  “倒不如说说你们在做什么?”青衣反问到。

  人群沉默了片刻,又开始吵嚷起来。

  “当然是准备欣赏魔法学校的学生带来的绝妙演出演出。”

  “哈,”也不知道青衣是哪里来的脾气,数落道,“我看这不过又是在模仿。”

  这不过是学院城的魔法师们在模仿过去王城的庆典,在缅怀过去的繁华。当然,止水城的学者们也是。他们也缅怀。只不过相较于热闹的庆典,他们缅怀过去的方式更加安静,更加倾向于埋头深思。

  “要是你最后需要一份工作,我或许能给你提供一点帮助。”黑发的影风扬说,“高地神殿的月神祭司,或许需要一些人的效忠。假如你真的对信仰月神如此虔诚的话……”

  ……

  “你这种家伙,这种叛徒的使者,如今居然有脸来?”军部长朝推门进来的青衣高声质问。

  “那与我无关,我曾经是一名效忠的骑士,如今是一名自由的骑士,我不为任何的领主效命。在这件事情上,我只负责送信。”青衣的骑士冷静的可怕。他已经听过太多魔法师与学者之间的恶恨意情仇。“如果你们跟学者之间还有什么没有收尾,那跟我无关。这次我是带着预言来的,大预言家的遗言。”

  “学者们的鬼话能信?能信他们的话,所有的魔力者们早就在高地团聚了!”

  “他到底说什么?”

  “大预言家?遗言?”

  “预言家不是早就不灵验了么?”高地的精英们反复重复看着这个来头不明的家伙,吵嚷起来。不过,他们都有唯一

  学者们是不可信任的。

  这是魔法世界信任关系的第一守则。他们宁可相信教会,也没人相信学者。

  “这是一个以前的预言,”青衣把信件直接向联盟长呈交上去,即使如此它还要经历不信任者们的手腕,他都不加理会。他的任务快完成了。“在大潮还没来临之前,这个预言就出现了。也就不存在灵验与不灵验的区别。”他的语气有些狂。

  “那这个预言怎么说?”看不到信件的联盟议会成员问道。

  一阵短暂的寂静。

  “怎么不用黑鸦送来?”摩斯摩利亚问。

  “看完信之后,联盟长大人您的心里应该有数。黑鸦已经很难从止水城飞过来了。”

  摩斯摩利亚点点头,陷入沉思。好像他尚且还记得从止水城到这里来的一切景况。

  “魔物要来了,”联盟长摩斯摩利亚把信件重新折好,“前所未见的魔物。所以我们可爱的学者们要四处寻找同盟。仅凭他们自己,他们是完全处理不了的。”他微笑着看向青衣,“他们又重新跟教会当朋友了,是不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