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286章一个交易

作者:写字板更新时间:2017-08-20 12:57:45
  “给你尊重?你配吗?”福德道祖冷笑着说道:“至于你老巢的那些东西,我们现在可未必看得上,就算看得上,我们也不稀罕,我只要出这口气!”

  “你~”左道之祖听见这话,吓得脸都绿了。

  要知道,左道之祖作为一个小肚鸡肠,又特别阴狠的家伙,他可是曾经施展过不少酷刑在别人身上。

  而道祖的手段,又堪成是逆天,很多时候都让人痛苦的无以复加,想死都难。

  曾经有无数铮铮铁骨的好汉,就是因为得罪了左道之祖,愣生生被他用酷刑折磨的再无一丝脾气,只是一个劲儿的苦苦哀求,他们愿意作出任何事,只为求得一死!

  那些血腥阴毒的手段,左道之祖作为施展之人,心里都有些发憷。以至于他曾经暗地里发誓,哪怕战败之后自杀,也永远不要遭受这样的酷刑,

  如果此次争斗,方烈能给左道之祖一点挣扎的机会,左道之祖都会毫不犹豫的自尽身亡,宁死也不受此折磨。

  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弑神匕强大的能力,让左道之祖瞬间被制,就算他拼着燃烧本源,可以发出最后一击。

  可这一击之后,无论能否击杀方烈和福德道祖,左道之祖都将成为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至于说自杀,呵呵,那就是个笑话了,方烈和福德道祖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左道之祖死在自己面前的。

  而且道祖的法身,神魂都极其强大,就算是想自杀都要经过一番准备才行,根本不可能想死就死。

  所以现在的左道之祖,可谓是到了绝境之中的绝境,就连想死的机会都没有,只要方烈和福德道祖铁了心,那么左道之祖这种酷刑就只怕是难以幸免了。

  一想到在自己酷刑下苦苦哀求的,那些曾经强大无比的仙人,左道之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忍不住再次哀求道:“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可现在我只求速死而已,你们已经身为道祖之尊,难道就不能大度一点吗?”

  “哼~”福德道祖马上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我大度你个头啊!当初你让成百上千万徒子徒孙追杀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大度一点儿?”

  “这~”左道之祖听见这话,眼睛里闪过一丝绝望之色。

  可就在这个时候,方烈却突然咳嗽两声,然后给福德道祖使了一个眼色。福德道祖虽然有些不解,但却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不再说话。

  于是方烈便慢悠悠地笑道:“其实吧,虽然放过你不可能,但是给你一个痛快,甚至放走你的本命元灵,让你可以转世重生,但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什么?”左道之祖和福德道祖听见这话,顿时都是大吃一惊。

  福德道祖更是变色道:“你疯啦?让他快点儿形神俱灭,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典了,你竟然还要放他的元灵转世?就算他没有办法保住这一世的记忆,转生之后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可是只要他重新修炼到混元层次,就说不定可以找回上一世的记忆,然后借此进阶道祖,再来找我们麻烦!”

  这一次,都不需要方烈开口,左道之祖就赶紧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就算是转世重修之后再次成为道祖,也不可能是你们两个人的对手。更何况,我根基浅薄,并没有为转世做太多的准备,只能保证下辈子投胎不至于沦落到畜生道而已,想以凡人之身重新修炼到混元金仙,这机会实在太小了。你们完全不用担心啊?”

  “哼!”福德道祖冷哼一声,说道:“就算有亿万分一的机会,也决不能给你留!”

  “你~”左道之祖顿时气了个半死,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望向方烈。

  方烈果然微微一笑,对福德道祖说道:“左道之祖确实可恨,可他毕竟不是咱们的主要目标,如果他可以帮咱们一把的话,我觉得倒是可以给他这个亿万分之一的机会!”

  “嗯?”福德道祖顿时一愣,随即便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利用他去对付地祖?可是,怎么才能做到呢?总不能把他放出来,让他去何地祖拼命吧?”

  左道之祖也是一脸好奇的望着方烈,想不出对方有什么办法,能利用自己对付地祖。

  只见方烈胸有成竹的笑道:“其实很简单,没有必要把它放出来,这里不是有一把现成的弑神匕吗?左道之祖如果以毕生的诅咒之力,燃烧神魂,献祭其上,形成一道前所未有的诅咒,配合弑神匕本身的威能,顾忌差不多,就有资格暗算地祖了!”

  听见这话,左道之祖和福德道祖顿时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在法宝上,铭刻神纹,留下一道法术,神通的手段,在仙界并不稀罕,几乎是个仙人都会用。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要看是谁留的神通,并且用了多少手段。

  左道之祖就算是道祖之中垫底的存在,那也是不折不扣的道祖,如果他在临死之前,将毕生的法力,本源,都统统燃烧献祭,刻画下一道空前绝后的诅咒神通,那么毫无疑问,这道神通的威力,绝对是强到可怕的程度。

  因为这就等于是将左道之祖给献祭了,才换来的力量,威能不亚于左道之祖倾尽全力施展的自爆之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比左道之祖平时最强的攻击,还要高出几百上千倍,如果是稍差一点的道祖中招,绝对是有死无生。

  就连三大佛祖,在这种神通之下,只怕也仅仅只是能够勉强保命而已。

  当然,地祖作为天下第一人,背后有整个中央仙土作为支撑,就算硬吃这一招,恐怕也只是受伤而已,绝不可能致命。

  但是,现在正值双方剑拔弩张的关键时刻,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即将展开。

  如果可以在战斗之中,出其不意的先让地祖受伤,那么毫无疑问,将会大大增加方烈一边的胜算。

  哪怕仅仅只是增加了一成胜算,那也是非常挑不得的成就。

  此消彼长之下,原本五五分的战斗,就变成了****开,这就等于胜率上高出了对手两成。

  如果在平时,左道之祖死后留下的这道神通,虽然也是不错的杀手锏,可是方烈和福德道祖都肯定不会太在意,因为他们用到的机会不多,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这一招,就放左道之祖一条生路。

  可现在就不一样,一场关系到仙界整个未来的生死大战即将上演,而方烈一方一旦败北,就意味着佛门和方烈,以及昆仑三家都会被中央仙途所踏平。

  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能够提升胜率的东西,都会变得无比重要。

  所以,尽管方烈也异常痛恨左道之祖,可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为了大局考虑,而选择放他一马。

  只是福德道祖还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嘀咕道:“左道之祖现在根本没资格和我们讲条件,他只不过是求速死而已,只要他按照我们的话办了,我们就让他死个痛快,何必非放走他的元灵呢?我可不想在遇见他的转世之身。”

  方烈听了这话,忍不住一翻白眼,苦笑道:“左道之祖又不傻,他知道你有求于他,又岂能不趁机要价?”

  “说的不错!”左道之祖赶紧说道:“如果不放手,我的本命元灵,那我就豁出去受你几十万年酷刑了。至少我还有个盼头,说不定你们败给地祖,然后他又把我救出去呢!”

  “你~”福德道祖气得柳眉倒竖,银牙紧咬,但是考虑过一番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左道之祖恰好就点在了她的死穴上。

  要是不给左道之祖流出最后一丝生路,只怕这个家伙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就范了。

  万般无奈之下,福德道祖也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罢了,罢了,这次就算便宜了你,要不是外面还有那个老东西盯着,此次定然要把你挫骨扬灰,永世不得翻身!”

  “嘿嘿!”左道之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便对方烈说道:“我要求你们用本命道契发誓,在我帮了你们之后,就必须放我的本命元灵转世重生,而且是马上,一点儿都不得耽误,也不允许你们盯着我转世的过程,我怕你们脑袋一热,就先过来找我暗下杀手。”

  “呸!”福德道祖忍不住骂道:“我们还没有你那么龌龊!”

  “嘿嘿!”左道之祖则毫不在意的笑道:“咱们先小人后君子,现在是一个交易了,还请拿出交易的样子来!”

  “你~”福德道祖气的刚要回骂,就被方烈拦住。

  方烈笑着对她说道:“何必和一个死人一般见识呢?咱们的目光应该放长远一点,现在还是对付地祖为先!”

  “嗯!”福德道祖点点头,随即就不再说话了。

  而方烈则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来,发誓道:“我以本命道契发誓,只要左道之祖按照我的要求,做成我让他做的事情,我们夫妻便放任他的本命元灵转世,不阻拦,不追查!”

  “也不能让别人阻拦追查!”左道之祖急忙说道。

  “好吧!”方烈无所谓的笑道:“我也不会让任何人阻拦追查,确保他可以在第一时间,安全的完成转世。”

  (本章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