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06.507四世同堂2

作者:miss_苏更新时间:2017-10-08 10:58:38
    老爷子回到自己房间,坐下来反复想了好几回。

  三岁多大点儿的小孩儿,怎么有可能在复原斗拱?

  老爷子前前后后仔细想想,最后想到了孔明锁。孔明锁是时年拿给汤圆的,孔明锁的制作工艺同样是榫卯,外型上也都是用木块彼此咬合,倒是跟斗拱略有些相似。

  老爷子这才舒了口气:原来都是孔明锁闹的,只要不是汤圆瞄上了这所花了他十三年心血的老宅子就行。

  他目光穿过窗棂,环视这座老宅,心下涌过无声的轻叹。

  这个家啊,他什么都能舍出来给汤圆霍霍,唯独这老宅不行偿。

  这不仅仅是因为,当初从将这老宅从中国运出来,费尽了心力才能打通各种关节运回国之后又前后整整用了他十三年的时间来将部件重新拼合起来。

  更是因为,这老宅是他的老妻林寒枝幼时住过的祖宅啊。

  当他想念老妻的时候,他不能当着子孙们的面儿显露出来,他唯有独自对着这一幢老宅,努力想象老妻年幼时的模样。

  故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可是至少,还可凭物思人,而不必在这失去老妻的三十年时间里、于这阔大的时间荒凉里,空空想念。

  .

  可是老爷子的心才放下没几天,这晚却忽然听见汤圆房间里传出惊呼。

  发出惊呼的是安然,她来看外孙,结果进屋就没见人在。

  安然在汤家上上下下问遍了人,愣是没人知道这孩子跑哪儿去了!

  老爷子亲自下去问了薛如可,薛如可说提着自己脑袋担保,他绝对没见着汤圆出门去。老爷子又亲自问了厨房、库房,甚至连司机都问到了,都说没瞧见过汤圆。

  这么一顿折腾,汤家上班的人也陆续都下班回来了,在院子里聚了一圈儿。

  安然最是悬心不过的,这一着急之下已是红了眼睛:“按说这不可能啊。汤圆自小是我带大的,我最了解这孩子不过。他不爱说话,也从不淘气,他更不会随处去乱走肯定出事了,必定不会是孩子自己走没了。”

  汤老爷子瞄一眼众儿孙,“嘿,行嘞。各位阿sir、ada们,各位先在咱自家好好侦查一番,破了这宗人口失踪案吧!”

  汤家二叔、警政厅长汤明翔,连同妻子素昔刘、女儿汤燕衣互看一眼,立即各自转身,奔向家里不同的方向去。只见他们三个手脚敏捷,身影隐约在梁栋、花影之间迅速晃过,下一次再出现已经是出现在了另外的一个位置。

  汤老爷子瞟一眼还袖手旁观的汤燕卿:“小汤sir,你们厅长大汤sir都亲自出马了,你怎么还原地不动啊?”

  汤燕卿嘿嘿一笑:“我们玩儿犯罪心理的,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汤老爷子扬起拐棍儿给他一下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这儿给我偷懒?”

  汤燕卿冲刚回来、还没弄清家里情况的安澄眨眨眼:“我是觉着,二叔他们家三口人既然都出手了,就轮不着我了。”

  汤老爷子用拐棍儿点点地:“哼,你不出手也行,你就站在这儿,给我用用你那行为分析。你给我分析分析,凭汤圆那么个性子,他会做些什么?我倒看看你那套理论,究竟是不是只诳外人的。”

  汤燕卿下意识抬头望天,吭哧了两声:“很难。行为分析呢,不是空中楼阁,需要大量的分析基础。比如我需要确定情绪基线,这需要平日大量观察样本的行为习惯,并且通过足够的交谈,可是咱们家汤圆也不爱说话,所以我现在连个基线还没办法建立呢,就更遑论要分析了”

  安澄这才听明白,是自家汤圆不见了。她连忙走上前来扶住安然,小心劝慰母亲。

  这是汤家,这么多人眼睛都是雪亮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孩子,让汤家上下这么惊动的,便拿汤燕卿打趣:“嗯哼,不过我倒分析出你一件事儿来了:刚刚爷爷话音刚落,你第一反应是抬眼望天。汤燕七,你不是没有进行分析,你那动作就泄了你的密。”

  时年也回来了,牵着解忧,听见安澄的话便垂首温婉地笑。

  汤燕卿的脸腾地就红了:“谁,谁说的!”

  安澄耸肩:“瞧,又结巴了。若论结巴,你远没我有经验。所以我知道,你这一结巴就代表你心虚了。也就是说,我刚刚分析对了。”

  汤老爷子听出滋味来了,眯眼盯着汤燕卿:“哦你个混小子!你心里早有数了,可是你不想告诉我,是不是?”

  老爷子说汤燕卿是次要的,他心里莫名地警铃大作。

  汤燕卿眼睛望天,这老宅子里最高处是什么地方儿啊?再加上只有他老人家自己发现的斗拱的事儿,他脑子里一下子就融会贯通了!

  他吩咐人:“快,上房顶瞧瞧去!”

  话音刚落,房顶已经传来汤明翔和汤燕衣的声音:“在这儿呢。”

  .

  这会儿,汤燕犀才不紧不慢地拎着公事包从大门的方向溜达过来,勾起薄唇微微一笑:“你们怎么忘了,他是我儿子?”

  安澄一听便忽地扬眉。是啊,她怎么忘了汤燕犀也曾在五分钟里就找到了老宅里隐藏的梯子,赢过老爷子来着?

  安澄便低声对母亲解释:“这老宅子过去都要防火防盗,所以很多房间里都有藏在影壁或者廊柱里的梯子,能上房。汤圆八成是自己找见了他房间里的梯子,就顺着上房顶了。”

  安然这才破涕为笑,又是擦眼睛又是笑:“哎,哪能想到这宅子里还有那么多门道啊?更上哪儿想到,那么多大人都不知道的,却叫咱们这么小的汤圆给找见了呢。”

  老爷子听得不由得咧咧嘴。

  当年跟汤燕犀打赌,让汤燕犀五分钟找到隐藏的梯子结果现在倒好,那小东西才几岁大啊他那点老秘密,怕是要藏不了多久啦。

  .

  安澄和汤燕犀亲自登上房顶去,却见汤圆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顶,穿家居的盘口对襟牙白小衫子,盘腿坐在风里。尽管身子小却是目光清宁。

  他是跳舞的孩子,一向最护头,不喜欢剪头发,所以他的头发较之于一般男孩子要长一些。他这样坐着,从远处看过去,只见那微长的柔软发尾簇拥在他耳侧面颊,柔软勾勒出他线条分明的侧颜,美得已像一幅画。

  作为母亲,安澄没好意思自己说什么,只暗暗瞟了汤燕犀一眼。

  汤燕犀可不管,径自勾唇一笑:“这小子。现在就美成这样,将来再长大点儿,还能有天理了么?”

  安澄真替老公脸红,不过心里却是极为同意的。

  汤圆听见了父亲的声音,这才微微转头,朝父母静静一笑。

  汤燕犀回望安澄一眼,无限满足地叹了口气:“我都被他迷住了。现在忍不住想下去找个本儿,上来让他给签名怎么破?”

  安澄无奈只能给他一拳:“滚!”

  汤燕犀大笑,疾步上前伸臂将汤圆抱起来,高高举过头顶,旋了个身,仿佛将小小的男孩儿放飞到了空中。

  碧空艳阳,那小小的白衣身影,轻灵如流云,矫捷如幼鹤。

  .

  因为汤圆反正也不说话,所以大家就也都没逼问这孩子为什么爬上房顶之类的。

  也是,这就是小孩儿心性,天生好奇,看见什么就都尝试了呗,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可是旁人能那么想,安澄却不能就这么算了。等全家吃完晚饭,安澄上来陪汤圆入睡,还是忍不住问了儿子。

  “告诉妈妈,是怎么发现房间里藏着梯子的?”

  汤家不缺人精儿,可是除了汤老爷子和后来的汤燕犀之外,倒还没听说有哪个发现过自己房间里有梯子。

  汤燕卿没发现,是因为老宅里不是每间房里都有梯子,他那间恰好就没有,所以他错过了。而其他的女孩子则兴许没有那个抠开墙壁挨个瞧瞧的兴趣。

  汤圆能发现,难道只是因为他是汤燕犀的儿子,继承了他老爹的基因不成?

  汤圆一双澄澈见底的眸子静静回望母亲,却依旧只是默默含笑,并不说话。

  安澄叹口气:“听妈妈说,妈妈不是束缚你的手脚。只是你年纪还房顶还太高,为了安全着想,你不可以再一个人偷偷上去了。”

  汤圆依旧好脾气地含笑安静听着。

  安澄便哼了一声:“我是你老妈,你这副乖宝宝模样能骗过太爷爷、爷爷他们就也罢了,你可骗不了我。我知道你是自己心里还有主意呢!”

  安澄转了个念头:“那你至少告诉我,房顶上究竟有什么吸引了你?是不是,你发现了什么?”

  题外话谢谢如下亲们的月票:

  9张:白紫菡

  6张:15007275749

  3张:yusheng1979、q7hfe4q7、

  2张:高原的百合花

  1张:yydingding0528506.507四世同堂2个人作品是由【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