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百六十四章:诸剑相聚

作者:江湖三鱼更新时间:2019-06-12 15:33:07
  听到答案,两股剑意便同时散去了。

  “哈哈哈!不愧是剑域公认这一时代最天才的傲君梅,果真霸道。”又是一声长笑传来,又一个人影踏月而来。

  人未到,味道与温度却已席卷了在场众人。

  味道是风沙味,一种特殊的风沙味。

  温度是炽热,明明刚才还是冷夜,此人一来,整个天地就成了沙漠一样,甚至都要怀疑,这与他们齐平的月亮到底是不是月亮,它会不会是太阳伪装的。

  随即,人影到了,一个看不清脸的人,一个没有使用任何力量,便让整个冷夜变热的人。看了几眼,叶笑也算知道热量是从哪里来的,是那人的剑,他有一把金色华贵的剑,在剑身龙有一道赤火,而热量便是从这道赤火中传来。

  “你可知,你可能来了就离不开了。”最先开口说话的是夜英,似乎这样的情况超出了所有人的意外,一时之间竟都安静了下来。

  “你抓走了韵竹姐?”嗅着这股风沙味,没等叶笑确认,剑太虚便闻出了这股味道的确与那信纸上的味道相同,同样的充满着血腥味,还有兵器的烽烟味。

  此语一出,三道剑气同时冲向了这个名为‘太一’的神秘剑者。

  四人,三道,有一人没有出,没有出手的是傲君梅。

  “出来吧,何必藏在身后。”这是傲君梅的答案。

  刚刚说完,太一的身后便走出来了一个血人,说他是血人因为真的一身是血,那些血皆画成一个又一个的符咒,而且他还有一把特别大的剑,一把血红色的剑。

  “弄玉朝。”看着眼前这个宛如血魔一般的剑客,叶笑认出了他,虽然真的完全变了一个人,但叶笑还是认出来了。

  “阁下好本事,居然能一路跟随我而来!”这时,太一说了一句,表明此人不是他带来的。然后看下傲君梅叹声道:“不愧是剑域第一天才,若你没有被困住,那剑域便是你一人的了。”

  “哼,我可不信。”一旁夜英听了,冷哼了一声。

  “五戒剑,好剑,可惜,你不适合学夜家的剑,天赋尽废。”太一看了一眼夜英点评了一句。

  “那可不一定!”夜英依旧十分高傲。

  听罢,太一迎着冷月,或者此刻要称作太阳了。见他双手伸出,轻轻捧起佩剑念道:“太一。”

  “夜王。”这是夜英的答案,他也与太一同样捧起手中黑色的佩剑。

  “鸣风。”之后传来的声音是叶笑的。

  看着叶笑,看着他捧着的剑,太一开口说道:“你可得快一些,在不追上来,便没机会出剑了!”

  “倒是阁下可要走的快些,莫要让我很快追到,因为那样你就没命了。”动了剑上承诺过的人,便是死敌,这是叶笑永远不会变的答案。

  说完,叶笑手中的剑突然高鸣,那声音在说:“快了!快了!很快我就可以与你们出剑了。”

  “蚍蜉。”而后捧剑的是剑太虚,他的声音很平淡,并不向前面三人一样炽热。

  “你竟然为了别的东西放弃了剑!”一声怒吼,是太一的暴怒声,似乎这是他永远不会原谅的做法,似乎这是他最痛恨的做法。

  太一刚刚说完,剑太虚手中的蚍蜉剑便开始悲鸣。

  似乎听出了蚍蜉剑中的悲意,因为它们曾经都是一样的剑,但现在,蚍蜉却矮了一头,并不是剑不如剑,而是它的主人为了很多东西已经放弃了。

  “老朋友,对不起。”这是剑太虚的道歉,或许蚍蜉会原谅他,因为剑永远会跟随主人的。

  “魔。”沙哑的声音从弄玉朝口中传出,这是他的剑,也是他的道。

  所有人都捧起了剑,唯独差了一人,这差的一人依旧是傲君梅。

  “你的剑呢?”这话是太一问出的,似乎他最在意的便是剑,他就是一个为剑而活的人。

  “我,没有剑。”冷声,随即寒骤,炽热散去,冷色秋风,一切归于寂静。

  听到傲君梅的答案,不仅仅是太一,包括叶笑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傲君梅!因为这句答案就像是一个天下最大的笑话。

  剑域,每一个人都只学剑,不管是天才也好,平凡人也罢,他们都是剑客。

  但此刻你却告诉我,这剑域最天才的人,居然没有剑,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我,没有剑。”面对众人的目光,傲君梅抬头看向了众人,又同样的回了一句。

  “为何?”这是叶笑问出的,因为他无法理解,一个需要他追赶的人,居然是一个没有剑的人。

  “我,讨厌剑!”声音更冷了,比死亡还冷,这是恨,傲君梅没有说谎,他讨厌剑。

  一个绝世剑客,说自己讨厌剑,这笑话说出去都没人会当作笑话。

  “哈哈哈....太有趣了,太有趣了。”是夜英的笑声,嘲弄的笑声,甚至带着几分刻薄,还有几分纯粹的笑,因为真的很好笑。

  剑域最天才的剑客,却讨厌剑,这难道不有趣吗?

  “你不握剑,永远打败不了他。”这是太一的回应,似乎他想用激将法针对傲君梅。

  “那我便要试一试,他最爱的东西,我最恨的东西!到底谁才能赢。”傲君梅并没有生气,他回答的很平淡,他说完便拿起一坛醉玲珑喝了起来。

  喝了几口,傲君梅便咳嗽了起来,甚至喝进去的酒都咳出了大半。

  一旁几人也都做了下来,似乎在这一刻,他们都成为了朋友,都能一起论剑,一起喝酒。

  “你不喝酒?”叶笑看着傲君梅,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叫怜玉。

  “身子太弱,韵竹姐不给我喝。”脸上露出几丝微笑,傲梅君缓缓回道。

  “那你别喝了,不然她会怪我们。”这是剑太虚说的,他终于知道傲韵竹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了,但他并没有什么嫉妒,他依旧会把傲韵竹当作生命,但他也有了别的路。

  “可惜,还差几人。”喝了一坛醉玲珑后,太一突然说道。

  “恨曲无心戏梦生,仙灵神剑封冥雪,春秋剑孟希然,小竹剑傲韵竹。”念名字的是夜英,他念到这里,朝着傲君梅看去,继续道:“还有太上斩情冷无心。”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