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二章邪恶植株

作者:独孤情剩更新时间:2017-09-24 16:54:26
  丛林中,一处挖开的浅坑内,一截血色根茎横放着。

  沈天宇凝声道:“我想起来了,是你师兄说的那种靠圣帝级天骨族精血培育的邪恶植株!”

  天伏宝鉴道:“没错,除此之外,我就再也没听说过能精炼十层神魂的东西了。”

  “小吃,这东西要吸收多少血液才能结果?”沈天宇又道。

  小吃想了想,道:“很多很多。”

  “呃,那它能结多少果子?”

  “两颗。”小吃道,“不过主人不许吃,不然小吃以后就不理你了。”

  沈天宇摸了摸鼻子,“为什么不能吃?”

  “因为小吃讨厌这东西。”小吃嘴一撅,哼了一声,直接钻回沈天宇袖子里继续睡觉了。

  天伏宝鉴道:“这东西范围遍及整个战场,肯定是要吸收无数生灵的血液的,而才结两颗果子,想必那果实会更加邪恶。能精炼十层神魂的效果固然强大,不过负面效果肯定也很大,我也不建议你吃。”

  沈天宇翻了个白眼,又道:“要不要毁了这东西?”

  “没用,这东西呈网络装分布,每隔几十米就有一条根茎,毁不完的。”天伏宝鉴道,“你将那清风雕的尸体拿出来,看看它是如何吸收血液的。”

  “好。”沈天宇跃出坑洞,直接将清风雕的尸体丢到地面上,按其所想,那根茎肯定有办法隔着地面吸收血液的。

  然而过了足足一个时辰,也不见那清风雕尸体有任何变化,沈天宇道:“要不要直接放到那根茎上试试。”

  “不用,那东西肯定有办法吸收的。”天伏宝鉴道。

  又等了大半个时辰,天伏宝鉴突然惊呼一声:“来了!”

  “什么?”

  “你将清风雕尸体搬离地面就看到了。”天伏宝鉴道,“别太高了。”

  沈天宇打出一道真元,控制着清风雕尸体飞离地面半尺,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不知何时一根米粒粗细的血线从清风雕尸体上延伸到了地面。

  “那血线就是那根茎上长出来的。”天伏宝鉴道,“看来这东西有鉴别尸体与活物的能力。”

  沈天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专注的看着尸体。

  足足半个时辰后,那血线突然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沈天宇看的一愣,天伏宝鉴道:“它收回去了。你查看下那清风雕尸体有何变化。”

  沈天宇上前将尸体肢解开来仔细查看,好一会之后,才道:“血液被吸得一干二净,其余完好无缺,不过这清风雕身体里好像有很多水。”

  “那不是水。而是那东西将血液精华吸收后所剩下的血水。”天伏宝鉴道,“看来这东西能汲取所有的血液。”

  “的确,连一点血丝也没有剩下。”沈天宇又将清风雕尸体大肆肢解后言道。

  “还好,它不会对活物下手。”天伏宝鉴道。

  “那要是人人都把尸体收起来,它还吸收个屁呀。”沈天宇笑道。

  天伏宝鉴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喜欢收集尸体啊,一般人身上也就一个储物戒指,换做是你,你愿意把尸体跟粮食放在一块吗?更何况,很多人没储物戒指呢。”

  “这不是体内空间扩展要灵气嘛,万一什么时候到了远离大海的地方。这补充灵气全靠生死转灵草了,没尸体可咋办,不然空间里的灵物都死绝了。”沈天宇被说教了一顿,也有些讪然,抱怨了一通,才道,“那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东西吸血吗?”

  “让它吸吧,早点吸够了,这争战或许就能早点结束。”天伏宝鉴道。

  沈天宇皱眉道:“你是说,这场争战是为了这东西?”

  “准确的说。主要是为了这东西。”天伏宝鉴道,“整个战场恰好建在那东西上面,还用空间壁障围了起来,要说不是为了培养它。傻子也不信。”

  “呃,也是。”沈天宇道,“那其它的原因呢?”

  天伏宝鉴道:“其它的就好说了。生灵与死灵为了抢夺北大6,肯定会有一场大战,弄一个战场,确实是一种对洪荒破坏最小的办法。而这种办法也正好掩盖了那东西的成长。再者,就是消减过多的修者,当然战场也是最好的磨砺强者的地方。”

  沈天宇点了点头,天伏宝鉴说的他也都想到了,而其突然一脸贼相的道:“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搞到那果子?我自己不吃,也不能便宜了别人啊。”

  “那地方在生死城地下,我也没数清有几名神尊坐镇,不过你要去的话,我带你去。”天伏宝鉴淡淡道。

  沈天宇轻咳一声:“还是算了。”

  “你要记住,不该想的东西就别想,像拍卖会那种混乱场面,万年不见一次。”天伏宝鉴厉声道,“什么实力就配什么宝物,没实力还觊觎,那就是找死了。”

  沈天宇猛翻白眼。

  将挖出来的坑埋上,顺便收了清风雕的尸体,一人一鉴就离开了原地。

  一边走,天伏宝鉴一边用玉简记录下了详细的地图,刚才其并不是只看了那血色植株,“整个战场四周有很结实的空间壁障,从上面飞不出去,钻地也不能离开。除了缴纳足够阴阳玉佩出去,估计就只有靠豁免玉佩在战场边界打开一道出口,你可别被人围到壁障边缘去了。”

  “我运气应该还没遭到那种地步。”沈天宇查看着地图,一边说道。

  “战场具体的位置我不知道,里面有不少灵兽,不过有鉴灵阵,你这片战区最高的也就是神级巅峰,小心一些应该没事。”天伏宝鉴又道。

  “晓得。”

  ……

  战场显得很冷清,虽然每个时辰都有一百六十万修者进入,不过对于方圆千万里的地方来说,还是非常稀少的。同样的,分布到神级战场的也相对很少,沈天宇选取了一个丛林密集的山壁,布下幻阵后,直接开凿了一个山洞钻了进去。

  先前受的伤还没好利索,战斗必须要最好的状态。而且这里离一个湖泊不远,可以为体内空间补充灵气。

  不知不觉过去了两天,这一日,沈天宇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惊醒,“鉴爷,怎么回事?”

  “从现在开始,到争战结束,我会尽可能的少帮你。”天伏宝鉴道。

  “好吧。”沈天宇知道天伏宝鉴是好意,应了一声就直接飞出了洞外。洞口布有幻阵,沈天宇出来并不担心被现,不远处正有两名男子在一具尸体上寻摸着什么。

  看那尸体面容是一个女子,其腹部一片血肉模糊,死状有些凄惨。

  双方似乎是在天空中解决的战斗,地面倒伏的树木很有限,视野没有变得很宽阔。

  两人面色很苍白,嘴角的血迹还未擦去,显然是受了伤,虽然此时暴起难成功的可能很大,不过沈天宇不敢保证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而且他也没有无缘无故出手的习惯,所以只是静静的看着。

  “找到了,大哥。”一名男子将那女子的一只耳环取了下来,显然那耳环就是那女子的空间宝物。

  “好,走。”两人招呼一声,飞离了原地。

  沈天宇几步走出幻阵,蹲到了那尸体旁边,他想看看那血色根茎是不是还会吸取血液。

  等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血色根茎没出现,而一道轻微的刀吟之声从丛林中响起,继而一道足有十丈许大的金色刀芒横斩而至。

  刀芒度不算快,不过沈天宇是蹲着的,而且看那尸体看的也专注,这一道刀芒还是让其震惊了一下,其猛的向侧面一扑,堪堪躲了过去。轰隆,哗啦,被刀芒斩断的树木倒了下来,丛林中顿时出现了一道十丈宽、百米长的规则矩形空地。

  无论是谁被别人偷袭,脸色都不会太好看,沈天宇脸色沉了下来,其双目微眯的看着空地尽头的男子,其能感觉到对方的杀意。那男子穿着一身黑衣,留着一头寸许长的短,脸色冷峻异常,其手持一把厚重的漆黑九环大刀,刀尖斜斜指地。

  男子瞟了一眼女子的尸体,面目表情的说道:“我师妹是你杀的?”

  沈天宇吐出两个字:“不是!”

  “报上你的名号,我回到师门也好有个交待。”男子声音听不出来一丝感情,“我叫凌修元。”

  凌修元的话听起来很淡然,仿佛沈天宇已是其刀下亡魂一般,而其身上的杀意又猛增了一截。

  “我说了,你师妹不是我杀的。”沈天宇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既然你不说,那将你杀了也是一样。”凌修元话音一落,眼神猛然变得凌厉无比,因为沈天宇率先出手了,选择在其话音刚落的瞬间,这在其看来绝对是久经战阵的人,否则不会把握到这个时机的。

  而看到那道度并不算很快的剑气后,凌修元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不相信师妹会死在一个如此差劲之人的手里。剑气很容易就能躲避过去,不过凌修元没有躲,他想试试这道剑气的威力。手腕稍微一扭,大刀已挡在了身前,轻微的金铁交击声响起,而其手掌纹丝未动。

  凌修元看了一眼沈天宇,不屑道:“雕虫小技。”随即其大刀横竖一舞,两道交叉的金色刀气斩向了沈天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