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一章意外来袭

作者:独孤情剩更新时间:2017-09-23 13:36:54
  天泉星,一处宽大的峡谷,篝火上的锅子内咕嘟嘟的声音不停出,一丝异香也从锅盖中溢出。

  “饭煮好了。”沈天宇把锅子端了下来,“自己盛饭。”

  李幕委屈道:“你忍心让一个元气大伤的救命恩人盛饭吗?唉,我四肢酸软,头晕目眩,只怕这吃饭的力气也没有了。”

  沈天宇白眼一翻,“爱吃不吃,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一锅饭可是很贵的。”径自盛了一小碗,沈天宇吃了起来。

  十几日没有好好吃上一顿饱饭,加上元气大伤,李幕也很饿了,“哼,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很贵?你以为是神级上品的粮食吗?哥哥我什么没吃过。”

  沈天宇没有理他,自顾吃着,李幕看着锅子里剩下的米粥差不多有沈天宇碗里的四五倍,知道他想让自己多吃一些,暗自想到:也有人替我李幕着想了,这个混小子,都让老子有些感动了。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做饭吧。

  李幕的空间戒指里自然是有碗的,拿出一个大海碗,把所有的米粥都倒入碗里,仔细的看了看泛着彩虹光芒的米粥后,才试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就一股脑的全部喝了下去。不一会,其就感到浑身暖,血气缺失的虚弱感缓缓减轻,而其神识中也一片舒畅,“唉,兄弟,这是什么米,还有没有,卖给哥哥几千斤,那个,钱就从我工钱里扣。”

  沈天宇此时也吃完了,收起碗跟锅子,冷笑道:“几千斤?你给我当一万年保镖的工钱就差不多够五千斤了。神虹玉心米听过没有,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没错,你刚才吃的就是了。哎呀,我刚想起来,你说五十万雷晶的东西就能恢复你的元气,刚才你吃了差不多有半斤米吧,我算算啊,我这一斤米差不多要十万雷晶,刚才你吃的那些足足有五万雷晶了。既然你说讯珠不还了,那就给你好了,不过这饭钱也差不多够你一年的工钱了。”

  李幕前一刻还在为自己吃的是神虹玉心米而惊诧、激动、兴奋,还想着没跟错老板,下一刻这些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小子,你明摆着坑我呢,你说是就是了?刚才你还说是三级的晶米呢,嗯,没错,就是三级的晶米。”听闻自己一年的工钱几乎被自己一口气吃完,李幕心疼的开始耍赖了。

  “哼,你堂堂一个神级高手,不会耍赖吧,要是不信,我给你几粒,你可以到拍卖行鉴定一下,万宝阁我看就不错。”沈天宇说道。

  李幕听沈天宇如此说,料想定是神虹玉心米无疑,双眼一眯,“你狠,大不了我给你吐出来,要是扣我工钱,以后我就跟在你身边,让你泡不到妞。”

  沈天宇看其真的要把吃下去的吐出来,不慌不忙道,“不过,我这个人还是很大度的,这顿饭钱就先记下,每年扣你一万雷晶,你看怎么样?”

  李幕点了点头,恶狠狠的道,“可以。”

  沈天宇嘿嘿一笑,翻手取出三株淡黄色的植物,“可别说我亏待你,这一株百星养魂草你拿去养伤,这另外一株百星养魂草,嗯,你拿去卖掉,去修补你的武器吧,唉,谁让我怕死呢,你没武器,我的安全可得不到保障啊,这株千星养魂草也给你,麻烦我以后泡妞的时候你离我远点。”

  见沈天宇说一句话,就送出一株养魂草,李幕心脏不争气的跳了起来,看着沈天宇的目光也莫名多出一些什么,轻轻点点头,“你小子泡妞的时候我肯定不跟在身边。”

  “哦,对了,我给工人工钱都是每月月初,你每年六万雷晶,每月可以领四千雷晶,剩下的我给你攒着,你急用的时候再向我领取。喏,今天正好月初,我大度点,给你先两个月的工钱。”沈天宇挥手间拿出”文展心脸不禁红了点,“这黄金谷都是沈小子的,雇佣我们,饭都是免费吃的,反正是他自己种的,你不用担心没的吃。”

  李幕这才明白了文展心的意思,凝声道:“你是说,你一年不交任何的饭钱,还有五万雷晶领取?”

  “对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李幕心里不禁乐开了花,“妈的,老子在青弧城累死累活的一年五万雷晶,光是吃饭都得吃一万雷晶,这下可是能省不少钱了。混小子害得老子还好心疼了一会,这小子这么有钱,得想办法多弄点。”

  文展心见李幕神神叨叨的,还以为其没恢复好,就悄悄离开了,留下李幕一个人傻乐。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这一天晚间吹了一夜的大风后,天空的星辰终于显现,晴了!

  大日初升,又是崭新的一天。

  一片红色禁止笼罩的山谷內,沈天宇手持两根银色线条正对着一株炼神草摆弄,“滋滋”声不绝于耳,金黄色的炼神草在高压电的作用下,隔一会就有一丝黑烟飘荡而出,“这炼神草洗练起来果真困难,不过电压高点度也快点。”

  把导线直接搭在这株炼神草上,让其自行洗练,沈天宇又翻手取出一株黑色纹路复杂至极的炼神草,“这万星炼神草光是色泽就比百星的要亮许多,不过黑线也多,虽然还是一百片叶子,估计蕴含的魂能要多的多。”走到离刚才所在一里远的地方,沈天宇把搭在一个硕大银盘上正获取雷晶的两条导线接在了这株炼神草上。

  只见其上密密麻麻交缠的黑色纹线犹如活过来一般,不断的在叶片上流走不定,调大电压到能正常洗练的时候,植株浑身冒出了电光,若是在夜间肯定非常好看,沈天宇不禁想到。

  没有黑烟飘荡出来,继续加大电压,直直的加大了一半,游走不定的黑色丝线开始有一丝溢出,沈天宇猝不及防下顿时吸进一口,一些负面情绪自其心底泛起,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沈天宇只觉得心里有些烦躁,还以为是洗练这万星炼神草的度缓慢让自己不痛快了,却没有往那飘荡而出的黑烟上想。

  随着吸入黑烟的增多,沈天宇身上淡淡的杀气释放而出,脑海中也开始出现幻象。

  等到沈天宇意识到不妙时,他内心的毁灭**已快要压抑不住,而炼神草上仍然间隔一会就有一丝黑气溢出,半跪在地上,又有一些黑气被其吸取,各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开始消磨其仅有的一丝理智,终于在某一时刻,沈天宇双目中原本的一丝清明之色彻底消失,被嗜血的猩红之色取代。

  “吼”一声不带丝毫感情的吼叫声回荡在禁止內,原本半蹲在地上的身影爆冲而起。某一处山峰,李幕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黑色飞舟正不知想些什么,突然,一股直冲云霄的红芒映入其眼帘,紧接着,那道红芒的上空形成了一朵红云,“杀气冲天,红云临世,难道是地狱天使追过来了?那地方,妈的,是沈小子说的三号禁区附近。”

  飞身而起,李幕极往红云之处赶去,庞大的神识释放出来,“果然是沈小子,有一个是灵帝级修为。”

  其刚飞出不到一里,远处的红云竟开始汇聚雷云,李幕脸上一肃,“小子,坚持住。”低喃一声,其度又快了几分。

  红云下方,沈天宇疯狂的正和文展心交战,红金二色剑气不停飚射而出,文展心翠绿的衣衫上已出现几个血洞。原本其就在三号禁区附近等着沈天宇出来,没想到沈天宇刚一出来,二话不说的就下杀手,文展心当下就被射中两指,再看沈天宇猩红的眼睛,料想定然是其出了状况,大喊了几声没有任何效果,不得已,文展心只能不断的闪躲,时不时的反击一两招。

  奈何沈天宇身法太过飘忽,而在文展心惊呼一声“缥缈雷幻身”略微愣时,其肩头嗤的一声又破了一个血洞,下意识的反击一剑斩出,沈天宇因长时间的不间断使用身法而脚步经脉疼痛,这时躲避不及,手臂被斩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深可见骨,血流如注。

  在一旁观看二人交战,正揪心不已的龙忆灵与武杰二人见沈天宇受如此重伤后终于停了下来,就要上前,“别过去!他现在神智不清,任何人都不认识。”文展心厉声道。

  武杰的脚步顿了顿,龙忆灵却担忧沈天宇的伤势,不管不顾的急奔到其身边,一双美目通红的哭着,拉着沈天宇占满鲜血的手,“哥哥,你怎么了。不要吓灵儿啊。”

  第一次见沈天宇,他本来想下杀手的,却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她很怕,她很饿,她没灵石,他却想尽办法让她多吃点饭,从那以后他经常逗她笑,说话从来没有大声过,她不想修炼了,他用各种好处引诱她修炼,她再也没有挨过饿,再也没受过欺凌,再也没为修炼资源苦恼过。他像哥哥一样的照顾她,陪着她,她深深的记在心里,她对自己说,我有哥哥了,我有依靠了,我不再孤单了。

  她不愿他生任何意外,她在流星下许愿,我要哥哥一生平安。

  眼见沈天宇了疯,龙忆灵心中的悲痛难以言喻,她怕沈天宇以后再也不认识她。

  文展心见龙忆灵飞奔过去,暗道一声不好,“这丫头可是那小子的心头肉,要是其清醒后现自己伤害了她,指不定会怎么样呢。”身体多处受伤,真元也运转滞涩,其仍强提真元向龙忆灵掠去。

  第三禁区二十里外一片几乎密不透风的原始森林內,两道人影正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师叔,咱们都在这星球上三十多年了,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不说,每天还要偷偷摸摸的抓一二级的灵兽度日,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身材颇为瘦小的一个青年说道。

  另外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看着手上忽黑忽白的一颗珠子,轻叹一口气道:“这玄冥感应珠还有反应,证明那块玄冥玉就还在这颗星球上,除了那几处布有禁制的地方,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搜索,我们要一一搜索完毕,务必要找到那块玄冥玉。你师弟这么多年不见踪影,定是遭到什么不测,我看要不是这颗珠子能屏蔽神识查探,我们一早被现了也说不定,小心一点总没错的。”

  青年顿时苦下脸来,暗暗咒骂着这位师叔。

  “嗯?好强的杀气,走,我们赶快过去,肯定有人在挣抢玄冥玉。”黑衣中年人突然感应到什么,带着青年极飞奔,到了沈天宇几人附近,其就看见了龙忆灵正拉着沈天宇哭着,文展心飞向沈天宇的情景,而下一刻其目光就被龙忆灵脖子上佩戴的玄冥玉佩所吸引。

  沈天宇完全丧失理智,在龙忆灵拉住他手的一刹那,虽然其神智仍没有恢复,浑身充益的杀气却收敛了大半,其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想摸摸龙忆灵的脑袋。而在黑衣中年人的眼中,沈天宇正缓缓抬起的手是想夺取龙忆灵的玄冥玉,飞扑过去的文展心自然也被其误会了,再加上二人身上的伤势,黑衣人瞬间做出了决定。

  “动手!”低喝一声,黑衣中年人与青年极有默契的每人斩出一道剑气。黑衣中年人的剑气直指文展心,青年出的剑气则斩向沈天宇。

  文展心现时已躲避不急,腿上出现了一道半尺多长的伤口,闷哼一声,栽倒在地。沈天宇则一步跨过,用后背挡在了龙忆灵的身前,嗤的一声沈天宇后背出现了一道血口,尽管其挡下了大部分剑气,匆忙之间不可避免的龙忆灵被剑气擦了一下,胳膊流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雪白衣衫。

  “小子,识相点,把那玄冥玉佩拿过来,否则,哼哼。”黑衣中年人长剑指着沈天宇说道,之所以没有继续动手,其是怕沈天宇情急之下捏碎了玄冥玉,那他这三十多年的功夫就白费了。

  沈天宇没有理会中年人的话,只是盯着龙忆灵的伤口呆呆的看着,浑身收敛起来的杀气慢慢溢出,抚摸了一下龙忆灵受伤的地方后,在其担忧的目光中沈天宇猛然转身,口齿不清的呢喃道:“你...伤...害...她...死!”

  随着最后一个死字格外大声的喊出,沈天宇身上的杀气铺天盖地的释放开来,其身上此刻的杀气仿佛没有止境般,源源不绝,某一刻,杀气释放到了极致,沈天宇啊的一声长啸,一股更加浓郁的杀气直冲天际而起,一朵亩许大小的红云凝结而出。

  “红云临世?!这么强的杀气,看来这小子是要与我们不死不休了!”黑衣中年人看了一眼天空中的红云,眼睛微微缩了缩,而其下手却毫不犹豫,手持长剑直奔沈天宇而去。

  沈天宇身上的红芒冲天而起后,紧接着,其又是一声大吼,喜之变动,再接着其双手开始掐决,一丝丝电光开始缭绕在其身上,而其身外还有一圈红色的火焰状光环,再配上其额头上方那一缕搭在前方的红,此时的造型无疑是拉风之极。

  而此时,却传来了文展心不可置信的惊呼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