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70奇怪的早上

作者:人偶没有记忆更新时间:2017-10-26 14:17:35
  一  “姐姐,姐姐,起床了。”

  进入到耳边的是温柔的呼唤声,爱莉雅感觉到满身无力,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妹妹。

  她坐上床边,以温柔的眼神和声线对着仍然在沉睡的自己说话。

  爱莉雅迷迷糊糊地醒来了,望向爱丽丝妹妹的眼神,尽管心底里仍然能感受到挥之不去的疑惑,那就好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以及突然之间变成了陌生的景色般的错愕,但是在妹妹的眼神和声线之下,这些的疑惑都暂时被身为姐姐的爱莉雅都抛到去脑后了。

  并没有值得怀疑的对方,并没有需要怀疑的对方,更加没有必要对于目前的人生而感觉到疑惑。

  爱莉雅醒来了。

  “早上好啊。”

  压抑着自身的疲惫,爱莉雅鼓起了精力说道。

  “还是很累吗?姐姐,要不要多睡一会儿?早餐也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要是想要再睡下去的话,那可不要别睡太久了。”

  “不,怎么可能,我可是非常精神啊。”

  说完之后的爱莉雅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流出了泪水,并没有感觉到悲伤,并没有感觉到痛苦,但是却完全没有办法控制到自己的泪水不断流下来。

  她自己都不知道理由到底是什么,这到底又是不是和自己所忘却了的记忆有关系。

  但是到底真~相是怎样已经不再重要,爱莉雅觉得非常满足,对于自己目前的人生。

  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被爱莉雅拥挤的爱丽丝不禁疑惑地看着姐姐。

  “姐姐,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爱莉雅的泪水滴落,使得爱丽丝都感觉到湿~润的感觉。

  滚烫的泪水似乎说明了一些异样的情况,但既然姐姐并没有打算向自己说明事实,那么爱丽丝也不会主动发问,因为她知道如果姐姐希望她知道的话,那么爱莉雅自然就会说出来,反之,那就不应该主动探究真~相。

  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事物以及真~相是不应该去知道的,爱丽丝从来也不会主动去了解,因为她认为这种行为的本身就会破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算只是不为意的行为,也有可能会引致到没有办法回头,也没有办法回复原状的结果。

  这种的事情,这种的结果是讨厌的,是被讨厌着的。

  “不,什么事情也没有,不过……爱丽丝你还在真的是太好了。”

  “啊……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说法啊,难道我会在什么时候不见了的意思?这样的事情可是不可能会发生啊。”

  听到了爱莉雅的说法,爱丽丝第一个反应就是疑惑,很快就转换成为使人安心的口吻说道。

  轻柔的小手在爱莉雅的背上扫落,实实在在的力度以及触感也说明了这并非是幻象又或者是妄想。

  爱莉雅轻轻地捏了一捏爱丽丝的脸颊,甚至是不留神地用力了,使得她的脸蛋都发红了。

  “很疼啊,姐姐,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就算是睡得迷糊了也不用这样吧。”

  爱丽丝在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就伸手推开了爱莉雅的手,她轻抚自己被捏疼了的脸颊,双眼水汪汪地望向爱莉雅,似乎正在等待一个解释。

  “抱歉,不过这果然不是梦境啊,这是真实的,这个世界也好,我所望到的,感受到的也好,这些全部都是真实的。”

  语气越发地颠狂,不,这倒是有一种突然之间抵达到希望的不真实感。

  说好了不需要在怀疑,说好了不再怀疑自己所见到的一切,但是爱莉雅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内心,她并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这种幸福的生活,这样安好的日常,真的是属于自己的吗?

  如果不去握紧什么的话,就仿佛有一种空洞的感觉。

  如果不去确认什么的话,就宛如有一种虚妄的感觉。

  爱莉雅吻上了爱丽丝的樱~唇。

  爱丽丝的脸蛋亦是变得绯红起来。

  从舌尖里传来甜美的气息,从皮肤上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从指尖里体会到的温度,这一切都是非常真实的。

  果然并没有需要怀疑的地方。

  爱莉雅强制自己这样想,但是怀疑却总是停不下来。

  这样的自己很有问题,如果再是这样下去,眼前的美好极有可能会被自己所毁去的。

  到底应该怎样才可以阻止这样的自己?

  爱莉雅对此感觉到疑惑。

  “姐姐……”

  爱丽丝轻力地推一推了爱莉雅。

  “为什么要这样做?”

  之后,爱丽丝疑惑地说道,她并不介意爱莉雅的行为,但是她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这样做。

  这种的疑惑令到爱丽丝感觉到不安。

  “你到底在怀疑什么?为什么如此地想要确认什么?”

  “怀疑?没有啊。”

  “可是……你的眼神,你的行为,不管怎样看,你都是在怀疑,你都是有一种陌生的感觉,甚至是你的手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放好吧。”

  爱丽丝所说的话是正确的,爱莉雅自己也知道这是不需要否认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对方如此地向自己发问,爱莉雅也说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出来。

  “对啊,到底为什么我要怀疑这一切?”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

  如此地说着的爱莉雅,就宛如是走火入魔一样,片刻之后就进入到自己的世界里一般。

  爱丽丝担忧地望向这样的爱莉雅,温暖的小手亦是握紧了爱莉雅越发冰冷的双手。

  用力地握住,似乎是想要通过力量来传递什么一样。

  “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烦恼,也不知道你到底被什么在困扰着,但是姐姐,要是肚子饿了的话就什么也想不到的吧,空腹去思考的话,这样的行为是不行的吧。”

  “所以,先吃了早饭再说吧,”

  爱丽丝伸出了邀请之手,爱莉雅亦紧握着对方的手。

  “嗯,不过……你能不能先下来?小爱丽丝……你这样坐在我的肚子上,我下不来啊~”

  “………”

  爱丽丝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沉默地转身,从床~上走下来。

  爱莉雅亦是从床~上走下来了,通过窗外望到了耀目的阳光,今天的歌塔城仍然还是老样子,一丝的变化也没有。

  ……

  “第六生命禁区,这种设定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

  在宛如废墟的城市里,康那.瑟里欧正在皱起了眉头对着眼前的人说道。

  看起来宛如年幼的少女一般,胸膛仍然一片平衡的康那是一个完全的男性,尽管他的外表总是令人忘记了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当他醒来了的时候,就发现到自己出现在一个废墟般的城市里,而在他的面前却是一个神父一样的人物。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康那却认为这个人就是一个神父,一个看起来完全没有黑人特征的黑人神父。

  如此怪异的感觉令到康那不由自主地后退了。

  “生命禁区,说得简单而言就是会敌视生命的区域,一般的生命进入到这些区域都会死去,而歌塔城,至少在三十年前是叫做这个名字吧,此时同样也是一个生命禁区。”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里是很危险的,无关的人士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整个地球上有六个可以知道的生命禁区,这是根据时间而定下来的。”

  “第一生命禁区和第二生命禁区都是已经沉没了,穆大陆中部的拜蛇神殿,海底王国拉莱耶。这些都是生命禁区的名字,偶然在一些特别的时间,这些的生命禁区都会浮上来。”

  “而大都会阿克罕市,这是第五生命禁区,是以永劫的时空交错出来的架空世界。如果没有想错,你也应该是被第五生命禁区的法力所影响而来到这里的吧。”

  “以时空干涉为主题的生命禁区,在浮现之时是绝对性的,会受到他的影响而陷落这里并非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神父慢慢地解释道,但是他的解释却又是令人全然不懂的,这根本就不像是告诉对目前的情况懵然不知的康那,而是对于其他人说的一样。

  “假如你所说的都是真的,都是完全的事实而并非是谎言的话,那么,你什么我会突然之间出现在这个废墟一样的城市里?去到昨天为止,我一直都是生活在一座繁荣的城市里的。”

  “繁荣的城市吗?”

  神父重复了康耶说的这段话,以嘲讽的语气说着。

  “这可就只是三十年前的投影啊。不过随着第三生命禁区的停止运作,第六生命禁区也从本来的大都市变回到禁区吧。”

  “不过距离下一次第五禁区的启动又快要到了,你还是早一点走吧,不然的话被卷入到去过去的时空里,你可就离开不了啊。”

  “因为生命禁区的主人已经回来了,在下一次第五禁区停止运作的时候--你会死的,在禁区主人的法力当中死去。”

  “早一点走吧,不要在留在这里了。”

  神父用严厉的目光注视康那,不过就算是这样说也不能改变到康那的感觉。

  那是宛如是某种残忍的冷血动物一样的目光,康耶仿佛直接从这个人的身上感受到“罪孽”的存在一样。

  修习了魔纹仙道而拥有了法力的康耶并不害怕,已经入门了的他和初步受到感染的魔人已经没有分别。

  如果是常人的话,恐怕会被对方的目光所吓坏了而畏惧奔逃的吧。

  但是康那是不一样的,他并不害怕对方的眼神。

  并非是因为他有怎样的勇气,实际上在没有和“神秘”接触之前,康那也是一个知名的胆小鬼来的。

  但通过了“魔纹仙道”而曾经于意识中和邪神进行一定交流的康那已经不可能再害怕了。

  因为世界上不可能存在比起“邪神”更加可怕的东西。

  神父的目光并没有吓坏康耶,他鼓起了勇气,和神父对视。

  “你好像不是被卷入的普通人啊。”

  不知道是否错觉,康那突然之间觉得眼前的神父变得非常危险。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你到底是什么人?”

  康那的神力如沸水般于体内行走,神力带来的力量使得康那充满了信心。

  即使天空崩塌下来也有勇气独自面对的底气。

  即使这不过就只是超越人类而做成的幻觉,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一样的盲目,但面对怪物,盲目的自信也变比起理性的害怕来得更加有用。

  因为一旦害怕了,那么……这就和把生命交到去怪物的手上没有分别。

  “我吗?我是奈伊神父。”

  奈伊(注1)微笑地说道,但是身上的波动却无比强大,他的神力波动和康那相比,那宛全就是星辰与微尘的分别。

  康那总算是明白到眼前这个人是怎样的怪物了。

  “如你所见到的一样,我也不过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神父而已。”

  “普通的……神父?”

  “对,只是这样,也只能是这样,这是我的身份,同样亦是我的一切。”

  “如果是神父的话,为什么又会呆在这个地方?”

  康那强忍逃跑的冲动,低声地发问道。

  而奈伊神父似乎并没有不见得人的秘密一样,他轻笑道。

  “因为,我的教堂就在这里啊。”

  当奈伊神父说出这话的时候,康那已经很明白了,明白到对方在所的理由,明白到对方存在于此的目的。

  所有的事情都宛如被一条红色的线段所连系在一起。

  这一次,当康那望向奈伊神父的时候,神父已经消失不见了。

  即使是神力贯通天眼,都没有办法看到神父的身影,甚至连存在的痕迹都没有发现。

  似乎这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魔纹闪动,神力迸发,庞大的质量瞬间就爆发了。

  康那控制自己的神力亦四周爆呜,把地面打碎,把周围的建筑打得倒下来。

  但是仍然没有见到奈伊神父的身影。

  于下一刻,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惧流过了心窝。

  仔细地感应了一下,康那发现到这种的恐惧是来自于地面了。

  望向地面,不知道于什么时候,地面的影子变得非常奇怪。

  它们在蠕动,宛如某种动物的手一样的影子不自然地蠕动。

  似乎说明了有某种以肉~眼看不到的怪物就在康那的四周出现一样。

  神力闪烁,向四方八面射击,宛如长矛一样的神力并没有刺中什么。

  那似乎不单只是能从人类的肉~眼里消失,更加能隐藏自己的相位。

  不……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光线可以制造出这种怪物的影子?

  当康那想到了这里之后,这已经太晚了。

  影子从平面转化为立体,那些黑色的手并非是影子,而是一种奇妙的生物。

  被这些“黑手”在触碰到的地方都出现了碳化的痕迹。

  甚至连神力的本身都可以被这些“黑手”在碳化。

  康那施展魔术,使得自己离开地面,飞到地天上。

  但是望到的景色更加可怕。

  不知道于什么时候,天空变得赤红,被放置于苍穹上的太阳已经变成了一个散发黑暗光辉的水晶球,球体的中心看到金色的兽瞳。

  天空四分五裂,乌云是由某种黑暗的物质所取代。

  “黑手”并非只是在大地,实际上天空才是它们的起源。

  当望到了这个禁区的全景之后,康那绝对地发现到--

  “原来,所有的是它的一根触手而已……”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康那感觉到绝望。

  但神力就像是想要撕破这种绝望而不断迸出,无数的魔法阵在展开,无数的魔术瞬间被释放出来。

  魔术的光辉不断坠落,如同是流星雨一样,每一道魔术的光辉都蕴含足够把一部破坏机械神摧毁的力量。

  光只是用成千上万已经不足够影响如此庞大的数量。

  这一下子,就差不多把康那的神力全部用完了。

  光辉和“黑手”撞击,引发出无数的爆炸,爆风所卷起的尘土把一切都遮掩了。

  天上的太阳,那散发光辉的绝望存在并非是什么怪物,那只是生于怪物的触手上的一只眼球而已。

  整个所谓的“生命禁区”也不过就只是它的一根触手而已。

  怪物的身体到底有多么庞大,类似的触手到底又会有多少,这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就算把这些“黑手”打败,也没有可以打败怪物。

  而这些“黑手”和怪物又有怎样的关系,这都是一个迷团。

  不过康那并没有必要思考有关于击败了“黑手”之后的事。

  他的魔术并没有把“黑手”消灭,于烟雾里出现的“黑手”完好无损。

  “黑手”上露出了眼睛,无数而密集的眼睛。

  仔细地看,这些的眼睛都和天上的“太阳”一样,只是微小了很多而已。

  “$&*#*#%*”

  刺耳而难以理解的声音从这些“黑手”里传出。

  康那的神力结界没有坚持一秒就被打碎了,“黑手”穿过了屏障。

  他也没有想过足够用来抵挡核弹的神力结界竟然被连一秒都没有坚持下来。

  “黑手”看起来只是恐怖了一些,但是所显示出来的力量并不算是强大。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光是随意地把屏障摧毁的力量,这就已经足够说明它们的强大了。

  康那根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身上的神力也已经完全地花光了。

  没有神力的康那就从天空坠落,如同流星一样坠落地面。

  下一秒,无数的“黑手”出现。

  康那的身体被这些黑手所抓~住了,身体都变成了黑暗而消失。

  隐隐约约地看到化身为黑暗光点的康那穿过了某道大门,隐藏于“黑手”之间的大门。

  ……

  “早饭弄好了。”

  爱丽丝的影子里投射~出无数的“黑手”,和康那所目击到的黑手是一样的。

  “黑手”伸进到去未知的空间当中,那里是一个看起来和废墟没有分别的世界。

  对于爱丽丝来说,那是一个料理场。

  当“黑手”从那个世界抽~出来的时候,回来到此时的却是看起来非常美妙的食物。

  “三百六十二人分的料理,这应该足够了吧,真是困扰啊,第五禁区被又开始轮回的时候才只是收集到这些的人数,三天之后第五禁区又要开始了,生命禁区的动力又要关上了。”

  “你也是很饿吧,‘千眼之魔’,下一次我们一起去到第五禁区吃一顿饱饭吧”

  爱丽丝伸出了手,似乎握紧了什么一样。

  于此时,爱莉雅也从睡房来到了客厅了。

  “刚刚你说了什么,小爱丽丝?”

  “什么也没有,我只是在说不如我们下一次说去阿克罕市旅游吧。”

  “嗯,这正好可以把《阿撒托斯之书》的工作也完成。”

  爱莉雅拿出了《阿撒托斯之书》,要求她去到阿克罕市的任务仍然存在。

  爱丽丝甜美地笑着,望向爱莉雅。

  “任务什么怎样也可以了,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在意,没有什么是姐姐做不到的吧。不管是怎样危险的事,不管是怎样强大的敌人也好,根本就不需要害怕。”

  “如果有想要伤害姐姐的人存在,那就交给我吧,我可是很强的,绝对不会被击败。”

  “是是,不管爱丽丝你还是老实地呆在我的怀里就可以了,保护妹妹可是姐姐没有办法推辞的责任啊。”

  只是把爱丽丝的话当成为小孩子的自大而已,爱莉雅并没有理解到爱丽丝所使用的会是怎样的方式,又会是怎样过分的行为来完成自己的目的。

  (姐姐你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太多,只是需要单纯地活下去就可以了,太古永生者的目的,苏夏那边的事情就只会交给我和‘千眼之魔’就可以了,什么也不知道,快乐地活下去,这样的事情才是姐姐你应该做的。)

  (你所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再之后的事情,可不是姐姐你应该去接触的,所有的悲剧,所有的噩梦,只要由我一个人来承受那就可以了。)

  (因为,我可是你的“邪神遗物”啊,是“厄里斯的魔镜”,所有的灾厄,所有的绝望都应该由我一个人去承受。)

  看着爱莉雅在进食的风景,爱丽丝甚至已经打算创造一个类似是阿克罕市的幻觉出来就算了。

  不过这种的事情理所当然被塔维尔所否定了,她需要爱莉雅去到真正的阿克罕市。

  (不过这一次可是和以前的不同,第五禁区,永劫的阿克罕市啊,无数次令到姐姐绝望地死去的地方,这一次可是和以前是绝对不同的。)

  (要是说理由的话,这一次我们的背后,可是有“神”的支持啊。)

  (对吧,奈伊神父……不,奈亚拉托提普的千貌之身,逆十字的奥古斯都啊。)

  注1:奈伊神父,这是在于斩魔大圣的永劫当中某一次出现的人物,以逆十字的奥古斯都被奈亚变成为化身的结果,他和意识抵达到神之领域的“暴君”尼禄呆在“克莱恩之瓶”看着整场的故事,直到分裂出旧神的大十字杀进去为完结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