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19疯狂之书(12)

作者:人偶没有记忆更新时间:2017-09-21 04:42:49
  这种愚蠢的对话亦是在这一刻被宣告完结了,但是在最初亦是最后的时候,那完全就是由名为安罗夫的这位神明大人自行的决定,从一开始就不是对话,只是单方面的命令而已。

  当然,理所当然地安琪亦没有任何可以对抗的方法就是了。

  像是这种根本就是演戏一样的对话就完结了,而这基本上亦是反映出了事实,因为真正的对话是在那一个金色木马都没有注意到的结界当中发生的。

  而神明与安琪之间亦是已经达成了共识了,即使是单方面的共识亦是共识。

  安琪看着对方所给出来的礼物,她发现自己的确是没有任何拒绝的道理。

  为了自己的愿望,不管做出怎样过分的事情,不管怎样践踏自己的道德和良心都是可以做得出来的,如果不是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被木马选中了才对,又怎么可能会真心真意地进行着游戏?

  神明给予了希望的开端,而安琪亦也只是像是狂犬一样咬着不放吧。

  神明的救赎并非是这么简单就可以得到的,安琪对此非常清楚,更加知晓不管在什么的时候,神明就算走到去末路,需要人类的信仰才能得救也好,它们都不会这么轻地把救赎降下来,这种死性不改的家伙才是名为神明的存在吧。

  安琪心底里叹了一口气,除去了期待那不只是神明大人充满了恶意的游戏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更加没有想要为了自己的良心以及是道德感去进行辩解的地方。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除去了安琪以外的调查员也是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了。

  南希.安格烈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比起安琪更加早了一些,同时也比起安琪更加早接触到神明的存在。

  那名神明的名字叫做维罗妮卡,那是一个穿着古典礼服的金发少女,长得很好看。

  但是具有一定认识的南希却看穿了,这根本就只是电影里的一个角色,不管是外表以及做型也是和电影里的某个角色是完全一样的。

  这位神明并没有以真面目来示人,而是随意地选择了一个比较古老的电影人物出来。

  这大概是在二十年前的一部电影吧。

  不过南希对于这位神明的情报实际上亦是一无所知,她不知道这位神明大人所拥有的领域是什么,司掌的权能又是什么,实际上南希什么都搞不懂。

  如果不是维罗妮卡已经在南希的面前展示过神国以及是使魔,同时并没有对于自己使用暴力的话,那么,恐怕南希早就把这个神明当成是敌人而进入了战斗的环节吧。

  南希亦明白到这种完全不想要把自己的底细向一个人类说明的想法,这种谨慎的想法也没有令到南希产生任何的恶感,因为她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除去了自己相信的人之外,她是不会说出一句真实的话,就算是有真实的话那都不会是带有善意的话语。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是为了自己的愿望而做出怎样过分的事情都没有所谓的人。

  事实上,在木马房间里的人大多也是有这样的愿望,分别只是在于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愿望而付出多少,又或者他们是否还坚持着自己的愿望而已。

  南希和他们不同,她非常坚定自己的愿望,同样也愿意为了这份愿望而做出任何事情,甚至连杀死自己最喜欢的人都没有所谓的觉悟。

  但是,目前并没有需要做到这个的部分,在没有需要背叛的时候,南希并不介意展现自己的美好,同样也不介意留给别人「这是一个很单纯的人」的印象。

  信任与背叛的游戏,这是南希对于木马游戏的认识。

  不过,此时的南希并没有打什么的坏主意。

  虽然说调查员有三神器:旧印,朋友,撬棍,但是如果不是去到最后的时候,南希可不愿意做出这样的恶行,因为没有信任又怎么可能会有背叛呢?

  新人并不足为惧,不知道这个世界游戏的真正规则,他们也只是名为朋友的道具而已。

  但是,安琪是不同的,身为银色木马房间的参加者,她并不知道安琪到底知道多少,又有多少的底牌。

  身为资深者的她,应该会有不错的魔术礼装吧,又或者是魔导书?总而言之那并不是南希可以比得上的,而似乎对方的游戏方式和自己也是很一样。

  也就是,南希知道自己并没有任何胜算,但是这也不要紧了,两个新人也已经足够了。南希是一个意外知足的人,所以这一次的游戏她并不介意和对方真的是做朋友。

  而且,刚好对方也是自己所喜欢的类型。

  南希这样想着。

  一想到在这里可以看到安琪之后,南希的脸上就绽放出笑颜,似乎真的是很高兴的样子,这亦不是完全作伪的。

  比起安琪早一天来到这里的南希亦没有受到神明的毒打。

  「南希.安格烈。」

  突如其来的呼唤,这是维罗妮卡的声音,此乃神明的呼唤。

  此时的维罗妮卡出现在一部高清电视机上,里面正在播放着一部电影,但是与这是刚好相反的,在电影里出现了一个不合乎常理的人。

  那正是神明的本人,即使是在新的电影当中同样也不肯放弃这个虚假的姿态。

  要不是南希早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外貌是虚假的,恐怕真的会以为这就是身为神明的对方所拥有的真容吧。

  在电视机里的她,看起来就像是收在木箱里的小人一样,不相合的解象度引发出来的怪异很令人在意。

  但是也只是感觉到像是魔术师的表演一样而已,这并非是指真的是懂得魔术的魔术师,而是指那些把戏法称之为魔术的庸人而已。

  她并不否认在常人的眼中,这都是没有分别的,因为人类总是和把自己不知晓的事情放在一类,即使那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嗯?神明大人你是在呼唤着我吗?请问有什么的事情发生了?难道说,您已经找到了对应的人物吗?」

  「不,仍然还没有全部找齐,很奇怪,明明你们都应该在这个世界之上,但是直到今天才是找到另外一个人。」维罗妮卡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疑惑的感觉。

  南希也就只有微微笑著作为回应,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总不能说这是因为金色木马还没有把其他人都送到过来为理由吧。

  「你们身为『超高校级』的行动方式真是有趣,就连神明都没有办法好好的发现到你们的足迹吗?但就是这样奇妙的事,才是你们可以帮助到神明的证明。」

  「你们和那个人都是一样,都是完全超出了神明的掌握当中。」

  「毫无疑问,你们的命运都是相同的,来自于命运的引力和把所有的事情都连结起来。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电子组件,在名为世界的大型系统当中,不管是谁也好,都会被命运所贯穿。只是,产生连结之人的不同而已。」

  「所以,你们这些超高校级的存在,正是我们所需要寻求的存在,这是完全没有任何错误的话语。被这种命运所眷恋的你们,到底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吗?真的是很令人感觉到好奇。」

  「真是的…我根本就完全听不懂啊!」南希正一脸迷惑,把自己完全听不懂的事实马上就表现了出来。

  看到了这一点的维罗妮卡,身为神明的她并没有感觉到疑惑,倒不如说假如眼前的人类表示了理解的话,才会引起她的好奇吧。

  因为维罗妮卡除去了一些基本的事情之外就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她的试探正是把一些对方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以碎片的方式表达出来,假如对方表现了异样的反应,恐怕维罗妮卡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天罚吧。

  但是万幸的是,南希似乎每一次都通过装傻这个做法来得到正确的解答。

  「不如神明大人您直接说我应该干什么吧,这样就可以了,毕竟我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人类听从于神明的福音,得到救赎与奇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所以,神明大人并没有需要向我解释的理由,只是需要说出你的命令,这样就可以了。南希我可是会顺从神明的意志啊。」

  南希正一脸单纯地说道,当然她自己到底在想什么那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但是她的伪装甚至会连自己都会欺骗,只有得到一个契机才能解开这样暗示而回复自己本来的人格。

  南希此时看起来呆得像是幼稚园的学生出现在大学的教室当中,因为听着教授的话而发呆什么也听不懂的表情。

  维罗妮卡笑了起来,但并非是嘲笑的笑容,那并不会令人感觉到讨厌的。

  「是是,我下一次会直接说明的,不过,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表情可爱吗?」

  维罗妮卡从电视机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那是南希自己在发呆的表情,那出现在数部的高清电视机上。

  坏心眼的神明大人把她所看到的东西都直接分享在电视机上,而且还是声画同步的声音。

  南希试着说话,而电视机同样也把她的声音都传出来了。

  吓到她都差一点弹了起来。

  然后,意识到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一回事之后…

  「啊啊啊!」

  南希惨叫了起来,她这意识到自己的丑态正在这里全部暴露出来。

  此时的南希正在一个电器展示区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里并没有什么人在,不然南希也许会因为羞耻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但是维罗妮卡就是非常喜欢这种个性,所以她才没有做出像是另外一位神明做出毒打对方的行为,对于维罗妮卡来说,这完全不是什么有趣的行为。

  即使只是建基于人类的妄想而出现的她,也是一个神明,像是神明的那种个性和态度也很自然会出现在她的身上,并不能因为那是人类的想象之物就把对方当成是和人类相似的东西。

  「删了它,快点把这些图像都删去了啊。」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已经变成了静态的图片,并且以幻灯片的方式播放出来,甚至加上了一首悦耳的背景音响。

  对于南希来说,这也许是刺激了一些。

  「就算你这样说也好,我也是会非常困忧的,就算是身为神明大人的我也不可能会做出这些残酷的事情啊,我可是善神来的,善神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维罗妮卡用温柔而充满了笑意的声音说着,但是南希丝毫没有被对方的语气所感染。

  反而是气得连自己的银牙都要被咬碎了。

  「好吧,不玩了,别生气吧。」

  维罗妮卡在十分钟之后把放在电视上的图片全部删光了。

  再电视机上再一次出现了维罗妮卡的样子,她说出了一如以往气人的话。

  「但是,你真的是不打算考虑一下吗?我觉得你这样可以会很受欢迎的,这个时代可以只要有赞好就能有力量的时代啊。」

  她到底在说什么啊…南希这一次是真的听不懂对方的说法。

  她甚至连对方是什么神明也不知道,但不管怎样想也应该是类似是「恶作剧之神」之类的东西吧。

  南希不管怎样想也只有这个而已。

  「我才不要,就算是神明大人强迫我也没有可能,我才不要这么丢脸。」

  「咦?这哪里有什么丢脸的地方?明明这么可爱。」

  维罗妮卡的话令到对方更加生气了,但是这反而是有一种在撒娇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南希自己也知道眼前的神明看起来到底有多么像是人类,那还是超越人类的怪物,假如对方真的是生气了的话,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吧。

  南希只是想要对方知道自己正在生气,但不想真的是把对方惹火了。

  敬神尊佛之心,这样的东西南希还是有的,因为曾经有一段的时间南希一直都在寻求着神明的救赎,但是那些普通的宗教也不过就只是骗子而已。

  直到南希遇到了信奉着魔神的教会,信奉着魔神.无皮者(注1)的教会之后,她才明白到奇迹是存在的,神明的救赎也是存在的。世界是存在着救世主的。

  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神明会为如此普通的自己而降下救赎的。

  那么,到底要怎样才能得到救赎呢?

  那就是要令到自己变得更加好玩。而这个好玩的标准,就放在教会的教义当中,因此信者得救就是这个意思,只要让神明觉得有趣的话,救赎就会降临。

  虽然这里只是一个副本的世界,但是南希本能地也想要向神明得到救赎,得到奇迹,即使这一份的奇迹也许需要用自己绝望作为交换也没有所谓。

  「很丢脸的,我才不想做这些丢人的事情。」

  把自己的想法全部都抛到去脑后,不能让神明注意到自己在想这样的东西,这种不有趣的想法本身正是与奇迹,救赎悖道而行。

  「好吧,既然你不喜欢的话,那就算了,那我最多就放到去上nico站就好了。」

  「那…那是什么一回事啊。」

  「放心,不是这个国家的网站,所以这就不需要怕了吧。」

  维罗妮卡正在微笑着。

  「不要啊,神明大人,能不能直接进入正题?」

  「不要,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

  神明仍旧还是任性的存在,但是这一份的任性却很快就被责任心所制约了,变脸之后更加是令到南希都感觉到吓人了。

  「好了,那么你知道地址在哪里吗?我记得那个小子应该把地址发到去手环吧。」

  「手环?啊,抱歉…由于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有什么的用处,所以被我放到去家里去…」

  「……」

  「我说,你真的是现代人吗?不是从某个古代的世界走出来的吗?」

  「当然是现代人了,你这样说很失礼的啊。」

  南希不满地回应,但却完全没有说服力,因为…

  「身为一个正常的现代人,不懂得手环的用处,就和不懂得智能电话一样不可理论的,还是说你连现代的老人家也不如吗?」

  虽然平常的个性好像很不错,但是一去到和这些科技有关的问题,对方就会马上变成了一个毒舌的女王一样。这真的不是一个好的个性。

  对,南希非常不喜欢这一点。不过神明并不会因为人类的任何行动而有反省,也就正如人类从来不会为了野兽而反省。

  「我只是根本就没有钱去买一些完全不影响生活的东西,那并不像是啤酒还有面包一样的必需品。」

  「你是除去了必需品之外就完全不会消费的类型吧。」

  维罗妮卡用嘲讽的态度说道,但是南希却完全感觉不到似地点头道:

  「这不是一件很合理的事吗?说到底,除去了生存以外的因素,还有什么值得花钱?娱乐?要是需要堕落到要用虚拟世界来麻醉自己的人生,那就和只能靠吸食大麻来得到满足感有什么分别?拜托,娱乐的确是精神上的必需品,但我也没有堕落到要从虚拟世界得到快乐啊。」

  「你比起清教徒还要过分啊,你是生活在贫民窟的老人家吗?不,就算是那种人的消费态度也比起你来得要好上一百倍啊。」

  「啊,你在生气吗?」

  南希非常迟钝地意识到这一点,不解地歪头问道。

  「当然了,你这样的说法就和在一个穆斯林面前说吃猪肉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一样,你这是在作死。」

  维罗妮卡非常不客气回答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因为我的其中一个神职,那可就是电子娱乐啊。」

  气氛一度冻结了起来。

  「啊,抱歉,我错了。」

  南希马上就认错了--毕竟她可是在一个神明的面前说出一些完全就是在和亵渎神明完全没有分别的话,对方光只是变成了生气的毒舌模式,这已经是一件非常有忍耐力的行为了。南希虽然什么也不打算做,但是还是认为一个基础的道歉还是需要的。

  「我接受你的道歉。」

  神明大人如此地回答道,南希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

  「哈哈,那么能直接告诉我地址是在哪里吗?」

  南希马上就把事情当成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而事实上,难道她还需要抓住一件对自己不利的事而完全不放手?虽然南希是天真而且率直的,但是也完全没有必要做出这样的事,那是愚蠢的事,南希不是笨蛋,她只是天然了一些而已。

  「好吧,但是你可得要记得回到去之后把手环带上啊,就算不是用来工作也是很好玩啊。」

  维罗妮卡这样说道之后,她就把地址说出来了,那是──爱华区五十一号。

  于是,南希大叫道:

  「这不就是在我家的隔壁吗?」

  「是这样没有错。所以才说顺手把手环带上啊,要是那不是的话,那我也不需要这样说了。」

  维罗妮卡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显然,她这样不在乎的语气令人非常讨厌。南希如此回答:

  「我要回去了!」

  南希咆吼道,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回去了,而当走出去的时候,正确来说是刚刚离开展示区的时候,南希看到了无数双眼。于是,南希的脸蛋则是变得红了起来。

  南希意识自己在里面干出来的蠢事都被人看到了--因为神明不会暴露自己出来,因此,整件事看起来完全就是南希自己在卖蠢地和一部电视机在说话。

  拜托,这是多蠢的人才会干得出来的事啊。──众人的视线如此地告诉南希这一件事,于是,南希就红着脸地逃跑了。

  此时的南希在爱华区,这是一个在美国里的小镇--说实话,这里并没有什么值得上是好的地方,人不多,也没有什么特色的建筑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冷漠──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周围有一个「超高校级」的角色在啊。

  「也就是说,那绝对是一个完全社交障碍的角色吧。」

  南希很快就给仍然没有看到的安琪加上了这一个的设定,然后她就到去五十一号,顺带一提──南希的家就在五十号,相差的距离并不大,但实际上她根本就不知道其他居所里到底有谁在。

  南希此时就去到了安琪的门前,敲一敲门。此时已经是下午的一时十五分了,也就是到了正常人起床了的时候,如果那不是一只日夜翻转的吸血鬼的话。

  南希在门外等待了整整十分钟,期间她时不时也会再多敲一次门,甚至有等得不耐烦而走到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枝冰凉的矿泉水,也有走到去小食店买了一袋的墨西哥辣牛肉──当然这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这完全不代表那是墨西哥才有的特产。

  南希尝尝那些牛肉,味道也是非常不差,吃得出一种特有的风味。可是这还是夏天,吃一些辣味的东西只会令人觉得更加的闷热,幸好,南希还有一支美好的矿泉水可以使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