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六十九章罗浮子败北!

作者:异世的剑客更新时间:2017-09-22 16:30:50
  天地震动,仿佛世界末日來临。

  掌印还沒有轰下來,空间乱流便是率先突破,横扫一切。

  剑疯子通体荧光闪烁,包裹住叶剑,在空间乱流來临之前,便已经遁入虚空。

  空间乱流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这就是空间力量吗。”叶剑感应着体外的这层荧光,空明流动,将自身完全虚化,不由得皱了皱眉。

  “总感觉不对,这股力量很明显比空间奥义更玄奥,到底是什么。”

  荧光包在他的皮肤上,如同给他穿上了一层透明战衣。

  尽管他还不明白,这层荧光到底是什么层次的空间力量,但这并不影响他藉此机会参悟。

  机会难得,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参悟空间奥义的机会。

  唰唰。

  一旁,剑疯子出手了。

  只见他右手一扬,顿时一道惊天剑气自指尖飚射,贯空而去。

  撕裂苍穹,大有斩落星辰的气势。

  噗。

  在这一剑下,罗浮子的破空掌力直接破灭,而他本人更是怪叫一声,慌乱的避开这一剑。

  唰。

  剑疯子脚步一抬,顿时虚空波纹衍生,他整个人凭空消失了,与他一同消失的还有叶剑。

  下一息,他便出现在罗浮子正前方,剑疯子右手再抬,一道更粗的剑气,如同雷霆一般扫射出來。

  无尽的锋意肆虐,连虚空都被开出了一条天堑,雷鸣电闪,暴雨狂风,天地在这一剑下都变色了。

  罗浮子根本就避无可避,在惊恐的目光下,半截身子被斩了下來,另外半截身子飞速逃遁,看向剑疯子的目光,仿佛见到了鬼似的。

  “不不可能,这个世界怎么还有那个境界的存在。”

  他的速度飞快,半截身子急速蠕动,片刻便恢复了全身。

  只是,他的面色却是越发的苍白,甚至就连他周身的气息,也暴跌了数倍不止,因为他损失了一半的肉身。

  此刻,他的另外半截肉身,正被剑疯子抓在手中,驱使天妖圣树炼化。

  见到这一幕,罗浮子肺都快气炸了,天妖圣树是他寻到的,八部浮屠更是他的宝器,如今居然在炼化他,难道上天真的要如此捉弄人。

  短短五息时间,天妖圣树便将罗浮子的半截肉身炼成三枚金灿灿的天妖果,果实表面金芒浮动,好像有无数细小的符文流动。

  剑疯子摘下一颗,嘎嘣嘎嘣的囫囵起來,连一息时间都沒动,婴孩大小的天妖果直接入腹。

  舔了舔嘴角的金色残液,他那空洞的眼眸中涌动一丝灵光。

  “好吃少了点儿。”

  罗浮子气的都吐血了,妈的,什么叫做好吃,就是少了点啊,那可是老子的宝肉炼化的,是不世出的神药,能使白骨生肉,死人复生。

  就连叶剑,此刻亦是瞠目结舌,他可是比谁都清楚,罗浮子的肉身不简单,那是涅槃圣胎,是天地诞下的宝体,大成后相当于绝世神药。

  如今被剑疯子一口吃下六分之一,居然只说了句少了点,乖乖,这若是被其他人听到,让他们情何以堪。

  谁人能够这样的口福,将至尊宝体炼化來吃,当今世上,怕只有剑疯子一人。

  剑疯子吞下第二枚果实后,空洞的目光再次投到罗浮子身上,精芒璀璨,仿佛盯上了什么好吃的猎物。

  “妈的,老子是人。”

  罗浮子想要大叫,可是他自从夺舍了涅槃圣胎后,便只能以圣胎的黄金巨猿形象面世,如今多少让他有些憋屈。

  暗恨一声,他决定再尝试一次,若是这次还不成功的话,他立刻遁走。

  嗡嗡。

  一股无形的波动,自他的体内释放,在其头顶上化作一柄惊天的剑刃,透发出令灵魂悸颤的气息。

  “不好,剑疯子前辈快出手,他要施展斩魂秘术了。”

  叶剑瞳孔骤缩,立刻在一旁提醒道,罗浮子居然想趁着剑疯子神志不清,以斩魂之刃克杀后者。

  “好卑鄙的手段。”

  可是,他好像也小看了剑疯子,在罗浮子施展出斩魂之刃的瞬间,他的身形便是穿梭虚空而去。

  锵~。

  一柄锈迹斑斑的青铜古剑,唰的自剑疯子背后飞出,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随即落在他的手上。

  古剑入手,一刹那,剑疯子周身的气劲上扬,变得无比的凌厉恐怖,乱蓬蓬的黑发飞扬,气势跋扈,他就像是从太古战场中走出來的修罗,杀戮与血腥缠绕在他的身侧,尸山与血海为他铺平了前进的道路。

  叶剑瞳孔一阵骤缩,在这一刹那,他明显感应到剑疯子身上的狂暴杀意,那种杀意是滔天的,仿佛要杀尽一切,杀光天地,杀的人神佛俱灭。

  叶剑心神俱寒,他还从來沒有见过有哪个人身上的杀意有如此浓重,甚至,他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剑疯子。

  唰。

  青铜古剑在手,剑疯子眼中的迷茫与混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他的双眼,仿佛化为两涡黑洞,令周天星辰都要黯然失色。

  一剑出,极致的剑光斩落罗浮子的整条右臂,后者惨叫,身形止不住的后退。

  唰。

  第二剑來临,罗浮子整个身子被斩了下來,只剩下一颗头颅,朝着后方退去。

  面现一丝狰狞,罗浮子怒喝一声。

  “给我去死。”

  说话之际,其头顶凝聚的斩魂之刃,便是破空落下,一击,斩中剑疯子。

  斩魂之刃如同虚无一般,一击划过剑疯子的身躯,后者身形当即一怔,如遭雷噬,整个人陷入了一片呆滞。

  “前辈。”

  叶剑面色大变,但凡被斩魂之刃斩过的人,灵魂都会被斩为两半,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不过,让他有些惊骇的是,剑疯子的迟钝只是一瞬间,下一息,他的双眸中却是突然并射出两道精芒,整个人的气息也为之一变。

  “死。”

  一个字,却是将人带进了无间地狱。

  在这一刹那,叶剑仿佛看到了一个神志清醒的剑疯子,他持剑飞掠,一剑正中罗浮子的眉心,砰的一声,罗浮子整颗头颅贯穿,一个金色的小人被弹飞了出去。

  “啊~。”

  罗浮子惨叫,金芒一卷,金色的小人便是裹住头颅,朝着高空中飞去,金色的小手一扬,虚空直接裂开一条细缝。

  唰。

  金光再闪,金色的小人便直接消失在虚空裂缝中,剑光一闪,却是剑疯子追了上去,两道粗大的剑气劈斩,自空间乱流中斩中罗浮子,惨叫声传來。

  叶剑骇然的看着这一切,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剑疯子神志清醒了,实力居然如此的可怕。

  唰。

  而就在他震惊之际,上方的虚空再次裂开,却是剑疯子追杀罗浮子回來了。

  他的双目漆黑,眼中精芒湛湛,丝毫不像是神志不清。

  冷漠的看了叶剑一眼,随即又看了看下方的紫色漩涡,他的身形沒有停止,化作一道剑光,一扫罗浮子的残躯,随即整个人沒入到紫色漩涡中。

  整个过程中,叶剑都沒有说话,即便是八部浮屠还在剑疯子手中。

  因为他从这名回來的剑疯子身上,感应到了一丝陌生的气息。

  目光打量了前方的紫色漩涡,剑疯子就是进入那里的,而他的实力低微,并不能跟进去。

  不过,他此行前來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紫色漩涡。

  低头看了一眼下方的地脉,因为方才的战斗波及,地表已经裂开了,叶剑能够感应到下方的地脉。

  这倒是省去了他不小的功夫。

  不过,他心中依旧有一点忧虑,那就是剑疯子追杀罗浮子而去,到底有沒有将其彻底斩杀。

  这是一个问題,在沒有弄清楚之前,他绝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与此同时,一片混乱的空间乱流中,漆黑的光芒掩照下,一道极弱的金色光芒唰的透虚而來。

  “可恶,又被这小子逃过一劫。”

  金芒中,自然就是罗浮子无疑,他在进入虚空的瞬间,实力便恢复到九星初期王者,而后施展秘术,在剑疯子手下逃了出來。

  他的身躯已经从新恢复,但是所受到的伤害,短时间内却难以恢复,尤其是灵魂上的创伤。

  这不禁让他对剑疯子、叶剑,产生的怨恨更大了。

  直恨得一阵咬牙切齿,“背剑的疯子,臭小子,这笔仇來日必报。”

  而他目前首要的任务,就是找一个地方疗伤,然后再图恢复修为。

  他还记得,当初在小火界中,那里有一个涅槃空间,里面存储了极度浓郁的涅槃之息。

  只要他能吸收掉所有的涅槃之息,涅槃圣胎损失的量不但会补足回來,而且还很有可能进阶到下一个状态。

  唰唰。

  罗浮子的速度,朝着前方飞掠而去。

  再说叶剑这边,剑疯子进入紫色漩涡了,叶剑则着手开始准备唤醒龙脉源头,改变此地地势。

  行事虽艰难,但他已经做好的准备。

  不过,让他吃惊的是,当他的意念深入地下,寻找地下龙脉源头时,却是被一股极度浓郁的怨念给弹回來了。

  而且,这股怨念与死寂之气,还是属于地下龙脉源头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