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7章.客栈暂驻

作者:墨语薪更新时间:2017-09-18 08:56:32
  (没票票没动力,没收藏没动力!各种求!)

  当寒墨语哭够了睡着了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她发觉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桌上的蜡烛跳跃的燃烧着,透出昏黄的灯光来。她一抬头,望见寒长御正一脸倦容的和衣斜靠在床头上半躺着。

  见她醒来了,寒长御也睁开了眼睛,将锦被往上拉了拉,然后说道:“再睡一会儿吧,天还没有亮。”

  “……你就这么坐了一夜?”寒墨语沉默了好久,才忍不住问道。

  寒长御温和的笑笑,用手抚了抚寒墨语额前的头发,说:“你哭了一路,又有些精神恍惚,我有些担心。怎么样,现在好点儿了吗?”

  寒墨语别过脸去,将头埋进了锦被中。她有些恼怒的说道:“我怎么样不用你管!谁让你多事了?”

  寒长御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怎么,你在恨我吗?恨我让你们彼此离别了吗?”

  寒墨语正恼着,没有回答。

  寒长御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墨语,你知道吗,我见到你的时候,却是很高兴的。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是我唯一的亲弟弟,我身为兄长,理应照顾好你,可是却让贼人将你从我们的眼皮底下掳走,这么多年来生死不明。这让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个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么些年来,除了母亲担心以外,我也日日夜夜睡不安省。你知道吗,我日夜想着,如果有一天我找到那个贼人,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

  寒墨语听了,转身一骨碌从床上坐起,问道:“你把我娘怎么样了?”

  寒长御温和的笑笑,宠溺的抚摸了一下寒墨语的头,说道:“你娘?你是指那个莫春兰吗?她好好的,还在那个吴家村呢。

  原本见到她之前,我是想把她碎尸万段来着,可是,当我见了你们离别的时候泣涕直流依依不舍的情景,竟然心软了。

  所以,我原谅她了,放了她一条生路。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重要的是我找到你了,而且你好好的活着,这就够了。所以,我会带你离开那里,回到原本属于你的地方,过新的生活。”

  寒墨语低下头,咬了咬唇。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对那个养育了自己数年的女人莫春兰到底怀有什么样的感情。

  若说起初是浓浓的亲情和爱的话,那么,当她得知自己被欺骗、被伤害的时候,那种浓浓的爱却变成了浓浓的恨。

  她一路上都想不通这件事情,一路上都不愿去相信那个亲切的女人竟不是她的亲生母亲,竟会对她做了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哭也哭了,怨也怨了,剩下的是什么呢?她不知道。那种爱恨交加的感情太复杂了,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叫什么名字?”寒墨语呆呆的想了一会儿,又问道。

  “寒长御,寒冷的寒,长久的长,御敌的御。”寒长御笑道;“定国将军寒禹觉的长子,寒长御。”

  寒长御?寒长御……

  寒墨语微微皱眉,总觉得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仿佛在哪里听过一般。

  “我……真的是你的亲弟弟吗?你确定没有弄错吗?”寒墨语有些疑惑的问道。

  她努力的回想着当时屠村之后的情景,虽然很多细节都记不得了,但是,她却知道,那一次,屠村的灾难发生之后,吴晓为了救她而被蒙面人杀死了;而她在吴晓的帮助下侥幸逃脱了,在山上找了一个山洞,蜷缩了一夜才回了村子;而第二天看到的,是满目的焦土和疮痍。

  当时,并没有这样一队人马赶过来救她,记忆中,她也并没有一个叫做寒长御的哥哥。

  她渐渐想起,莫春兰的确不是她的亲生母亲,而是母亲身边的一个婢女,也是她的乳娘。

  那一年冬天的夜里,莫春兰将年幼的她从寒家带走,离开了那个高门大院,然后跋山涉水来到了偏僻的吴家村落脚。

  莫春兰后来嫁给了当地的一个猎户,也就是她的爹爹吴秋生,于是她也跟着改名换姓,成了一个叫做“吴墨语”的山野稚子。

  之后,她一直在这里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建安五年的清明节过后。

  而她人生中的第一场变故,就是发生在十一岁的那一年春天,那年正是建安五年。

  那场血腥的屠村杀戮之后的两三天,才从京城来了一个婢女,将她带回了京城寒府。而当时的寒府里,只有几个年幼的庶女妹妹,并没有一个叫做寒长御的哥哥啊?只是,这名字倒是耳熟。

  寒墨语甩甩头,她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怎么有些对不上号。

  “你当然是我的亲弟弟了。”寒长御嘴角一弯,露出一个很漂亮的弧度,伸手将寒墨语抱入了怀里:“你还在怀疑什么?莫春兰都亲口承认了,还会有假?”

  寒长御笑着拉起寒墨语的手,按着她的手摸寒墨语自己的额头,说道:“你摸摸这里,看看是不是有个印记?对,就是这里。这里有个漂亮的花瓣形胎记。”

  寒墨语伸手触摸到了自己额头上的印记,感觉到了手指尖端的触觉。

  她心里一沉。她早就知道自己额前有这样的印记,像极了一枚花瓣。为此,还曾被山村里不少小伙伴嘲笑过。于是,她常常刻意将刘海垂下来,将额头遮住。

  寒长御微微舒了一口气,自顾自说道:“记得小时候我看见你额头上的胎记的时候,还曾嘲笑过你呢,说你像个女孩子。那个时候,你才有三四岁的模样,粉嫩嫩的。没想到再一见面,你竟然长这么大了,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顿了顿,寒长御又说道:“莫春兰是咱母亲的贴身婢女,从她母家陪嫁过来的,所以母亲一直都很信任她,甚至把你交给她抚养。

  莫春兰也一直很疼你,把你当做她的亲生孩儿一般宠爱。直到有一天,府里忽然乱哄哄的,众人焦急的不知所措。我问了下人,才知道你不见了,莫春兰也不见了。

  大家怀疑莫春兰将你偷偷的抱走了,于是就开始四处寻找。谁想到,这一找,竟用了这么多年。”

  寒墨语听了,皱皱眉,问道:“莫春兰当年为什么要将我偷走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