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82.修炼

作者:寒冰流水更新时间:2017-09-17 07:25:45
  “这件事情不论是不是和斯德拉克有关,对于我们山谷来说都是非常的不利。”拉托同样脸色凝重的说道,他和冷火将报仇的希望都压在了李轩的身上,他们当然希望李轩的领地能够非常顺利蓬勃的发展起来,不要出现什么状况才好,那样他们报仇的日子就不远了。

  “如果和斯德拉克无关,只是在通往山谷的路上出现了这么一伙强盗,那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不利的,弄不好往后采购的队伍都会遭到这伙强盗的抢劫,所以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先下手,将这伙强盗先拔除了。”消瘦中年略一思索道。

  杰洛伊摇了摇头否决道:“这想法是好,可是实际行动起来却难度太大,那伙强盗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

  入夜之后是整个‘V’型山谷最安静的时候,经过白天一天的忙碌大多数人都早早的回到了家中,也有少数人借着月光在山谷中悠闲的散着步。

  在‘V’型山谷的谷口,那些等着换班的奴隶也渐渐的放松了警惕,没有人发现,一个穿着黑衣的瘦小身影乘着他们不注意偷偷的溜出了山谷。

  临时领主府底下的密室中,浓郁的黑暗能量不断的从能量转换器中涌出,充斥在整个密室之中,而后这些能量又仿佛受到了某种吸引力一样疯狂的涌向密室的一角。

  那里一个通体赤红的骷髅正盘膝而坐,而那些浓郁的黑暗能量则汹涌的涌进骷髅那赤红色的骨体之内,那个骨体仿佛永远不会饱和一样,疯狂的吞噬着这些黑暗能量,而随着骨体不断吞噬那些黑暗能量,一丝丝极淡的黑色物质仿佛流水一样在赤红色的骨体之中穿梭,看上去甚是诡异。

  骷髅一边吸收着浓郁的黑暗能量,一边还不断的吞噬着一个又一个的骷髅魂火,这种状态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突然,一股磅礴的波动作用到了整个密室,而后密室中的那些黑暗能量开始变得紊乱了起来。

  那个盘腿坐着的红骨骷髅在感觉到这股波动后,迅速的将密室中那数十箱子的魔晶石给收了起来,然后从空间戒指里面不断的往外拿着黑暗系的魔晶石,很快,在整个密室中就有着六堆仿佛小山一样高的黑暗系魔晶石,做完这一切之后,红骨骷髅走到这六堆小山般的魔晶石中间盘腿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红骨骷髅所处密室的上空,原本处于平衡状态,彼此之间和睦相处的元素也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尤其是其中的黑暗元素,仿佛吃了兴奋剂一样变得狂暴了起来,由于这些元素的突然变化,整个山谷空间也跟着变得紊乱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山谷中元素紊乱的迹象不但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变得越来越强烈,整个山谷中除了黑暗元素以外的其他任何元素都被排斥的干干净净,那些不是黑暗系的魔师甚至还因此出现了短暂的魔力失控现象。

  山谷外无穷无尽的黑暗元素急速的朝着山谷这一片空间涌来,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山谷内的黑暗元素仿佛实质一般,就算不是魔师也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

  这些浓郁的黑暗能量渐渐得在山谷上空行成了一个仿佛太极阴阳鱼一样的图案,周围涌来的无穷无尽的黑暗能量不断的涌入这个太急阴阳鱼图案之中。

  “轰隆隆……”

  太极阴阳鱼图案中突然传来一阵仿佛闷雷一样的响声,而后那些黑暗能量仿佛脱缰的野马疯狂的从阴阳鱼图案的中央宣泄而出,迅速朝着山谷中那栋临时领主府涌去。

  在距离迪特雅斯大陆北部海岸线数万公里之遥,有着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这里常年被冰雪所覆盖,放眼望去,入眼的全部都是白色,这里白天有阳光的时候温度都在零下二三十度,到了晚上,温度更是会一下子下降到零下一百多度。

  一般的武者和魔师虽然体质较之常人好了很多,但是如果把他们放在这样一个地方,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活不过一天就会被冻成冰棍,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还是有着很多人连做梦都想到此,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地方就是整个迪特雅斯大陆最神秘的所在——冰原。

  此时,在冰原的极深处,一栋恢宏的水晶宫殿顶上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一位一袭白衣,负手而立的老者,他整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让人不敢直视,而且在这老者的体内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磅礴能量,就仿佛封印了一只洪水猛兽在其体内一般。

  而在老者的身边则站着一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中年人,中年人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邻家大叔一般,而且他与那名白衣老者不同,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的能量波动,就仿佛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两人站立良久,那个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笑容的温文尔雅的中年人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他转头看向身边的白衣老者道:“莱纳斯爷爷,您也感觉到了吧。”

  中年人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但却仿佛有着一种魔力,让听着得人发自灵魂的想要沉溺进去,虽然中年人感觉上去没有一点能量气息,但是光从他说话就能看出他远非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那个仿佛出鞘的利剑一样的老者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丝凝重,他点头道:“那股能量离此数万里之遥,但饶是如此却还是让我发自灵魂的感觉到战栗,我真的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制造出这样的动静。”

  “那您觉得我和制造出那股能量的人谁更强一些?”中年人仿佛有点不自信,看着白衣老者淡淡的问道。

  白衣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踌躇之色,仿佛下面的话很难开口一般,中年人将老者的表情尽收眼底,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莱纳斯爷爷是觉得我比不过那人,是吗?”

  白衣老者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浑身不断的战栗着,口中急忙出声辩解道:“主宰息怒,那个人很可能是借助了某种神器才能造成如此威力的,真要比拼实力他一定不是主宰您的对手。”

  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柔和一笑,伸手将诚惶诚恐跪倒在地的白衣老者扶了起来,有些责怪的说道:“莱纳斯爷爷我都和您说过多少次了,纵使我成为了主宰,您也永远都是我的莱纳斯爷爷,您在冰原是独一无二的,您和那些下人不同,以后别再这样了。”

  “多谢主宰。”白衣老者站起身恭敬的应道,只是此刻在老者身上再也感觉不到那种仿佛出鞘利剑一般的感觉了。

  中年人在白衣老者站起来之后,重新转过身望向了南方,他仿佛突然想到了某件事情,转头向老者问道:“莱纳斯爷爷,那八张残图寻找的如何了?”

  “回主宰,八张残图这些年已经收集到了其中的四张,另外四张有两张已经知道了掌握在谁的手中,只是还有两张至今还没有一点音讯。”白衣老者莱纳斯恭敬的回答道。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将所有人都派遣出去,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剩下的那两张残图给我找出来。”

  “是,我这就吩咐他们去办。”莱纳斯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在莱纳斯退去之后,中年人看着一片白色的冰原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他低声喃呢道:“海德里斯,当初你口中的废物如今已经成为了整个大陆最巅峰的存在,你一定没有想到吧。我不论你留下的多少后手,你留下的那些东西注定都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

  ‘V’型山谷临时领主府前面的空地上,此刻黑压压的一片挤满了人,除了负责守卫工作的那些奴隶以外,山谷中其余的人几乎都集中到了这里,他们都怔怔地望着头顶上方的太极阴阳鱼图案和那不断注入临时领主府之内的磅礴的黑暗能量。

  “大管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上面图案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着那么恐怖的能量?”

  “领主大人在里面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大管家您就派人进去看看吧,领主大人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

  聚集在空地上面的那些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但是从他们的话中能够听出他们心里的不安,山谷上方形成的这个太极阴阳鱼图案他们别说见,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东西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而且那个图案里面蕴含的那股仿佛洪水猛兽一样的能量更是让他们感到一阵心悸。

  “你真的不去密室看看?万一他真的出了什么差错怎么办?”永远仿佛一块寒冰一样的冷火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疑不定的表情,对于这突然出现在山谷上空的太极阴阳鱼图案中所蕴含的能量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这一刻他对于密室下面的那个原本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的青年多了一丝好奇,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竟然能够引起这样浩大的能量波动。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