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42、悲惨的残忍

作者:玉昵酱更新时间:2017-09-16 21:48:42
  睚眦话音才落,空地忽现一阵白烟,蓝天都被遮了半许。待白烟散去,方清秋与追心头顶的阳光悉数被遮住,一个约莫两人多高,龙身豺首的庞然大物便现于眼前。睚眦开口,便喷出一阵阵白气,声如洪钟,“如何,方清秋,现在相信本尊的身份了吧?”

  “方清秋见过睚眦大人。”不错,的确是神兽,见了真身之后,方清秋不得不信,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他脚下。

  睚眦得意的变回人身,拂着袖子道,“不过本尊觉得人身比较好用,讲话方便,所以一直以此面目示人。”

  追心忽的想起之前伏赫和睚眦都让自己赶紧回去逍遥派,这会儿忙开口解释道,“睚眦大人不知到此何事?如若不需要我在此的话,我这便赶回逍遥派去……”

  “哎,不急不急,本尊是有事要找你。”睚眦打断了追心的话,对着追心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

  这个笑容总让追心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自己有什么把柄抓在睚眦手中一样。他眼珠一转,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继而对着睚眦再一拱手,道,“睚眦大人有何要事?”

  “哦,是这样的,伏赫将捉来的那几个逍遥派弟子供本尊玩耍,可是本尊正欲将他们制成人棍之时,却发现了个好玩的事情,这个叫莫依依的女子,竟然从头到尾平淡如水,即使听到同门师兄弟惨叫,被他们的血所喷溅都如泰山一般不移不倒,”睚眦说着,拍拍手,莫依依乖乖立于身后,追心的脸色却忽的变了,“细读回忆之下,才知道原来她也是你的傀儡,还是全身心的那种。”

  全身心这个词再度出现,方清秋却有了不同的心境。她没想到居然莫依依也中了追心的傀儡术,看来逍遥派不知有多少弟子和自己一般,为了一点点私心到了如今地步。

  “不错,”追心赶紧收敛起心里的不安,搓手讨好的笑着,“她也是我的傀儡之一,只不过现在还没到利用她的时候,所以我没有完全控制,也就没有献给……”

  “哎,无妨无妨,本尊倒是看她挺顺眼的,不如你就做个顺水人情,把她送给本尊吧。”睚眦如此说着,见追心脸色忽的变白,心里倒觉好笑,看来他的确重视这个莫依依,可若真的重视,为何又要吃掉她的心?

  “睚眦大人既然要求,那送给睚眦大人便是。”追心勉强的笑着,双手结界对莫依依实施命令。果然,莫依依双目逐渐呆滞,之后单膝跪地,对着睚眦道,“信女莫依依,愿一生追随睚眦大人。”

  “好,好……哈哈哈。”睚眦得意的仰天大笑,又对追心和方清秋摆手道,“既如此,本尊也不耽误你们谈心,本尊先行离去。”

  见睚眦越走越远的身影,追心使劲的攥起了拳头。方清秋倒是从未见过追心如此咬牙切齿的神情,心里忽然有了一丝快意,开口道,“想不到我们这一行人中,居然有两个中了你的傀儡术。相比之下,似乎你更重视那一个。”dudu1;

  “那一个床上功夫比你好,”追心立即反应过来,回身揽住方清秋的腰,动作丝毫没有上一次的温柔,反而充满了蛮横,似乎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叫的比你动听!”

  “你!”方清秋立即气结,想开口反驳的时候,却被追心的吻堵住了嘴。她想反抗,想当场结束了追心的贱命,可是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她知道她既然上了这条贼船,这就是条不归路,她除了服从,没有其他办法。

  追心泄怒一般的狠狠咬了方清秋嘴唇一下,疼的她娇呼出声,最终总算是暂时平复了心情。他叹了口气,却忽的想起什么,转身对方清秋道,“也是时候该送你去石牢了,不然引起别人怀疑总是不好的。睚眦大人残忍嗜血,现在她知道你是自己人,应该不会将你当做玩物,制成人棍,这个你尽管放心。”

  “人棍,那是什么?”方清秋捂着嘴,感觉到被追心啃咬过的地方隐隐作痛,心里那个叫自尊的东西似乎在渐渐沦丧。

  “睚眦大人生性残忍,最喜欢听人哀嚎,一日不停,心绪不宁。所以他发明了一种残忍的游戏,便是让中了傀儡术的人将正常人在活着的时候生生拔掉四肢,之后再当着那些人的面儿将四肢生吞下肚。没了四肢的人,只剩一具躯壳和头颅在,却无法死去,只得****夜夜受折磨。这就是人棍。”

  追心越解释着,方清秋越觉身后一阵寒气。忽的,她想起了睚眦刚刚说的话,心中又是一惊,“现在,除了我、方泠芷之外,其他人都变成了人棍?”

  这其他人,自是在说东元、范统、白雪卉和云宿了,莫依依刚刚俨然活蹦乱跳的被睚眦带走,不算在其中。追心遗憾的点着头,这些人既然已经送给睚眦,那他就一定不肯把心交给自己食用。那几人可都是修仙士中的佼佼者,食了他们的心,对自己的修炼是事半功倍的。正沉思着,追心忽的想起什么,又笃定的摇摇头,道,“云宿没有。”

  “云宿?”方清秋脑袋里浮现出一直嬉皮笑脸的云宿,心里一阵厌恶。与其让云宿逃脱,不如让和她谈得来的范统逃脱,老天爷真是选错人。

  方清秋的表情再度出卖了自己,表现出无限对与方泠芷有关人的连带厌恶。追心瞧见,心里自然开心着。但听方清秋继续问道,“何以东元师兄都被捉起,云宿却逃了出去?这太不合常理。”

  “哎,你有所不知,这云宿的来头可是不小。”追心抱起了肩膀,愉快的踮着脚。目前形势的发展尽在他掌控中,他只是渺小的人类,却同时控制了妖族、神兽和异兽三大族群,让他如何不洋洋自得?

  “如何不小?不过是个懂点邪术又有了异兽和神器傍身的南蛮子,不值一提。”方清秋实在瞧不起云宿,切磋大赛上,自己曾经大败云宿,所以对他的符术掌控程度多多少少也知会一些。

  追心眼珠一转,摆手道,“说出来你也不信,不说也罢。”dudu2;

  “为何不信?”方清秋不屑的转过脸,语气冰冷,“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他也是神兽?我那个亲爱的妹妹,居然被两只神兽包围着?这实在太过可笑!”

  “也罢也罢,云宿的身份究竟为何,待到你全身心的属于我,我再知会你。如今你面前摆着的,是两条路。第一,假意去救方泠芷,之后与她关在同一个石牢中;第二,直接被我投入最深处的石牢中,只不过那里哀鸿遍野,人棍处处,是睚眦的娱乐场,也许你的师兄妹们就在那里。”

  追心说着,望向方清秋,只是看不到她的表情。方清秋犹疑再三,忍不住开口问道,“难道云宿能逃出生天,我就不能?”

  “云宿无法逃出生天,他不可能至方泠芷于不顾,早晚自己找回来。而以你的修行,一定无法逃出去。你是我最重要的棋子,绝对不能惹起任何人的怀疑。”追心直接否定了方清秋的选择。

  对于违反追心会是什么下场,方清秋比谁都清楚。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不想再经历,现在只要一回想起那场景,她就浑身止不住的战栗。方清秋双手握拳,似是一直挣扎做着很艰难的决定。追心见状,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慢语道,“其实第一条路何尝不是条正确的路?你是方泠芷的姐姐,救她是天经地义的,又不用对着那些人棍许久,不受折磨……”

  “与其日夜与仇恨的人相对,还不如对着那些熟悉却受苦的人,”方清秋终于下了决心,回过头的时候,一脸的坚定不移,“只希望你能给予我一些安神定心的药丸,先打晕我再放我进去吧。”

  “好。”方清秋对方泠芷越是恨,就越证明着追心的计划在完美进行。他打衣襟中掏出一个小泥瓶,递给方清秋,“便如你所说,我先打晕你,之后将你投入睚眦的娱乐场。这瓶药丸你收着,每当心悸的时候服用一丸,保你安睡。”

  “谢谢。”这倒是方清秋第一次如此真心诚意对追心表示的谢意了。

  ***

  “方师妹,云师弟,你们安然无恙,太好了。”东元总算安心,他一直以为,这一行人已经全部沦为睚眦的玩物。

  见东元如此还担心同伴的安危,方泠芷的心更疼,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满地。

  东元转头望了望范统和白雪卉,三人一致默契的点头。就连平日里最孩子气最不懂事的白雪卉,此时也露出一副万事皆空的表情。dudu3;

  “杀了我们吧。”

  这是三人共同说出口的话,却让方泠芷和云宿瞠目结舌,傻傻的愣在原地。

  “杀了我们吧!”其余的人也跟着开口,语气中的痛苦让两人几乎承受不住。

  “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还是东元领头开了口,他笑笑,他已经好久不笑,几乎忘记嘴角该扬起一个怎样的弧度才好,“如今我们就算活着出去,也是个废人,不如杀了我们,让我们从这种痛苦中解脱出去。这是东元最后的请求,”东元认真的望着方泠芷,“方师妹,东师兄求你,杀了我们吧。”

  “是啊方师姐,”白雪卉跟着说道,这几****仿佛长大了,也看透生死,“你若真是心疼我们,就杀了我们吧。睚眦残忍嗜血,这会儿留着我们的命也是为了日后的加倍折磨,上次只是要了我们的四肢,下次若要了我们的五感……方师姐,如今我真的不怕死,你若杀了我们,我下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惠。”

  五感,方泠芷明白。白雪卉的意思是睚眦下一次的目标便是要挖他们的眼、割掉他们的鼻、舌、耳,挖掉他们的心。这实在太过残忍,方泠芷回望云宿之时,云宿也正在做着艰难的决定。的确,现在杀了他们是一种救赎,可望着昔日的师兄弟,又如何下的去手?

  见云宿也如此踌躇不决,方泠芷望了望面前一干哀求着的“人棍”,一咬牙,下了决心,使劲的点点头,应声道,“东师兄、范师兄、白师妹,还有一干受苦的百姓,我,逍遥派七星楼十三代弟子方泠芷,如今就应了你们的愿,”每说一句话,方泠芷就哽咽一句,俏丽的脸庞由于泪水的浸湿,如今依然满是泪痕,“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相遇,那该有多好,多好……”

  “谢谢姑娘……”在众人的一片真诚感恩中,方泠芷祭出落玉瞳焰,念起了火雷神符,每念一句,眼前都会浮现出昔日与三人相处的景象。东元一直那么沉稳,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师弟妹;范统虽然不太爱说话,却也绝对是称职的师兄;而白雪卉,自己还曾装鬼吓她……往日里带着些酸涩的记忆,如今涌现出来,却都变成了一种能让人轻扬嘴角的乐事。只可惜,片刻之后,那些都只能成为永久的回忆。

  云宿没想到,自己都没打定主意的时候,方泠芷已经那么毅然决然的决定解脱他们。方泠芷由于灵力才被完全吸走,此时火雷神符威力不足;若湖见状,连忙翻转身子,跃至半空中,使用三位真火帮忙。火海中,那些人们都一直微笑着,直到**被焚毁,只剩下一具焦黑的骨架在那里,方泠芷耳边似乎还回响着他们的笑意,她能听到,他们在说,“谢谢你们,我们终于得以解脱……”

  “方泠芷!云宿!你们在做什么!”待真火与火雷神符的力量将人骨化为灰烬,方泠芷与云宿上前准备将三人骨灰收起包袱中之时,一个带着强烈讶异与不可置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这声音何其耳熟。方泠芷内心带着小小惊喜回过头,望着背后人,带着劫后余生的哽咽大声道,“姐姐!”这一刻,方泠芷忘记一切,仿佛变回从前那个一有事情就怕的跑到家人身后的孩子。如今见方清秋没事,她多想上前抱住她大哭一场,哭出所有的委屈、不忿和无奈。(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