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五十四章小警员

作者:脚背更新时间:2017-08-30 00:50:53
  小警员可怜巴巴的望着叶林,他觉得王局长该是跟叶林杠上了,毕竟,新区首富的家中出现窃贼,此事可大可小,关乎着局长王友仁的仕途,要是抓不到窃贼,那么他的仕途可就要止步于此。

  叹了口气,小警员无奈的站起来,理了理一身的警装,打开门的同时,又进来了两名警员,解开了叶林的手铐和脚铐。

  “哎!去蹲你的班房吧!惹怒了王局,可就没好果子吃了!”小警员叹了声气,独自走出了审讯室,叶林从容的紧随,另外两名警员尾随在后。

  正当叶林快走到走廊的尽头时,前方房门大开的屋内,两道悦耳的女生谈话和一条刚刚播报的新闻,引起了叶林分外的注意,那淡定的步伐,也架不住愕然一顿。

  “现在的有钱人,生活的规格就是不一样,钱多的没地方花,就喜欢买些古玉玩!你说这朱雀玉有什么好,还不如存着钱实在,这还没开始拍卖呢?居然,就有这么多大富豪,争相的报名,如果拍买到,万一,那个手抖,古玉摔成渣,那还不得哭死啊!”一名扎着马尾的姑娘,看着电脑直播的新闻,乐此不彼的评头论足着。

  “不知道,这朱雀玉的竞拍价是多少,都上新闻头条,应该不低吧!”另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孩,目光盯着电脑,却看的出神。

  “都是国内顶级的大富豪参与,加上国外的,这古玉必然价值不菲,不过,我看着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马尾姑娘嘟喃着可爱的小嘴,嗔道,听这话里的意思,还有点仇富心态存在,只是表现的不太明显而已。

  “我看这朱雀玉也不咋的,跟小摊小贩上卖的差不多?八成是拍卖行吹的神奇了,如果是我,有这些大富豪的资产,这些古器,打死我都不会买,我刚才可是听师兄讲,陈毅年家的玉,被人盗了?”身穿警服的长发女孩,说着,似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嫌疑犯,都被王局给逮住了,不过,看样子没问出什么头绪。”

  “怪不得了,我刚才进来,那脸黑的,都快要下雨了!”马尾女孩,接着话,声音也小声了许多。

  而这时,叶林刚好经过门前,侧目而视的眼睛,看到电脑上那张放大在一角的图片,整个眼睛都直了,赶忙再次顿足。

  “这玉,在哪里拍卖,什么时候拍卖?”当叶林看到直播时,这则拍卖放风的新闻,也已经播得接近尾声。

  顿时,两名窃窃私语的俏丽女孩,犹如惊吓的猛然回头,心慌的拍了拍胸脯,不过,发现叶林放置后背的双手,出现银亮的手铐时,那平坦的眉宇间,微微的紧蹙而起,眼神却有些惊讶,不说对叶林熟悉,至少已经有过几面之缘,前天叶林第一次进班房,关押下的饭菜,还都是两人轮番给送的。

  “盗窃陈家的玉,不会真是你吧!看你相貌堂堂,也不像是能干出这种偷鸡摸狗之辈的人,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长发女警员,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无助的摇摇头,叹息着世道。

  “我是冤枉的,你们王局冤枉我!”叶林立马就大呼小叫起来,一副无处申冤的样子。

  “喊什么喊!你冤不冤枉,可不是你说了算!带走!”见叶林在清早快上班的节骨眼上,在走廊里无法无天的喧哗,小警员心头立即有些紧张,这要是让王友仁见到,又免不了被一顿臭骂,所以,口吻立马就严厉起来。

  “喂!两位大美女!那玉什么时候开始拍卖啊!在哪里拍卖?”见身后的两名严肃的警员,架着自己离开,心急迫切的叶林,大声的嚷嚷着。

  现在,他是恨不得将两名阻挠自己的警员给宰了,可理智告诉他,在这个文明相对高度发达的时代,自己还是要顺应潮流,就算能力再强,也强不过自己的声誉,在这互联网的时代,可是分分钟都能上头条的存在,叶林更可不想让自己标榜上罪恶的标签。

  “这小子是不是疯子!”听着余音缭绕,马尾女孩愣愣神,有趣的断言道。

  被带进班房的叶林,想不到,会在公安局,阴差阳错下,接受到一点朱雀玉的信息,因为没有具体的拍卖时间和地点,这也是叶林挂心的原因所在。

  之所以上心,是因叶林清楚,想要从茫茫世间筹齐四块玉,无异于大海捞针,青龙玉的出现,纯粹也是机缘巧合,而眼下,有这般绝好的机会,知晓了朱雀玉的下落,他就必须要把握住,要是被别人再度拍走,对他而言,无疑于又断了一条线索,因为,拍卖行,根本不会透露拍获者的一丝信息,到时,除了搜魂,不会再有更好的办法。

  “兄弟!先别走!过来下!”看到小警员锁门要走,叶林嘿嘿的笑了起来,样子也显得热情许多。

  “谁跟你是兄弟啊!我是兵,你是贼,道不同不相为谋!”小警员停下了锁门的动作,重新推开门,激昂的反驳道,似乎,叶林与他的称兄道弟,就是对他人格上的侮辱。

  “交易!交易!”叶林灿烂的赔笑,朝着小警员招了招手,为了声誉和名节,他也着实够低三下四。

  “嘿!我说,你还真是会耍,你跟我有什么好交易的,别拿你的赃物贿赂我!”小警员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可还是从门外走进了门内,他倒想看看叶林葫芦里想买什么药。

  “我可以让你成为一名绝世强者!”叶林很严肃的说道。

  一听,小警员立即没了兴致,翻了个白眼,奴了奴嘴,没趣的转身就走,他可不想听叶林这些胡编鬼话,何况,他也没那么多精力,半夜被王局叫起,现在可是困意不断,哈气连连。

  “你以为在演功夫啊!还绝世强者,怎么不说我骨骼惊奇,万中无一呢?”小警员嗤之以鼻的鄙视着。

  “就你这老态龙钟的身体,配称得上骨骼惊奇,万中无一?”望着投来的鄙夷之色,叶林也不屑的回击,听着小警员愤怒的同时,内心也是一阵拔凉拔凉,飕飕的犹如寒风瑟瑟而过。

  “我的身体老态龙钟,干死几头牛都行!”小警员气吁吁的回道,刚说完,看到叶林满脸的邪恶笑意,立马意识到话中的语病,无地自容的更有窝火,居然,无故被人罢了一道,看了笑话。

  “可以啊!看不出来!身体还棒棒的嘛?有女朋友了没?没吧!怪不得说的这么溜口,都能把牛干死,叶林佩服佩服!”叶林猥琐且恶心着人,要是现在有枪,小警员立马就想一枪崩了班房里的叶林。

  “你…你…”看着叶林,感觉受辱的小警员,一时间,竟找不到驳口的词句,让自己在这班房里,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好在班房里除了他和叶林就没有别人,不然的话,这张英俊的脸面,在这公安局算是彻底丧尽。

  “嘿!别走啊!”叶林乐了,被王友仁抓获的阴霾,一扫而空,指着将要关门的小警员笑道,“你要是走了,我找谁取乐啊!到时候,我一不小心,将你这话说漏嘴,你说,你这年轻的俊脸,玩那个隔啊!”

  “谁信呀!傻叉!”小警员气恼间,不屑的无视道。

  可就在瞬间,他关门的手却僵住了,眼神满是震撼的看着,由十几根食指粗细打造的铁柱门,其中竟有两根,被叶林随意的给掰弯曲了点。

  铁柱子带出“兹”的一声,小警员也“斯”的倒吸一口冷气,站在门边好半会,就没反应过来,只傻傻的隔着门缝望着,又看着叶林将弯曲的铁柱子复原。

  “兄弟!看你瘦不拉几,你哪来的力气,把铁都能干弯了!”年轻小警员忍不住好奇,又推门进了班房,一惊一乍的问道,内心着实佩服叶林的力量。

  “掰!别用错词了!不像你,干的是牛!小样,不露手让你看看,你还真我是江湖术士了!”叶林挖苦道,当然,小警员一惊一乍的表情,也让他很是受用。

  “不过没我的帮助,你穷其一生都达不到我这样的境界,我要是出一拳,就能打死一头牛,咋的,要不要试试!”看小警员又有点皱起眉头,认为他是在吹嘘的样子,叶林沉着脸,不悦的提醒道。

  近身看了看铁柱子,又看不出被掰弯过的痕迹,小警员特意的揉了揉疲惫的双眼,疑弧着,“难道太累看花眼,产生了幻觉。”

  嘎吱一声,小警员吓得呛惶坐地,眼神惊恐,本能的喊到,“妈呀!”

  “小子,不露两手,你还真当我是吃素长大的!”铁柱子再次被叶林掰的变了形。

  听到这话,小警员许久才反应过来,不过,这次的眼神却是一片喜光,大有一股磕头拜师之势。

  “兄弟,你这力气怎么练的。”起身的小警员,摸了摸弯曲的铁柱子,好奇的问道。

  “谁是你兄弟啊!你不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吗?”叶林回敬道,丝毫没有客气。

  “哥!我是练散打的,才考了警校,这散打挥拳讲求的是力速,这点,咱,不是有共同的道吗?”小警员目露喜色,心中倒也有了一丝别样的想法,只要叶林不违背一些原则,法理之内的交易,也算可以容许。

  “那交易?”叶林疑弧的笑道。

  “哥,你说!”小警员很是豪爽起来。

  “去把拍卖行,拍卖玉的地点和时间,收集给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