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0061章独步天下

作者:牧天神棍更新时间:2017-08-27 08:59:34
  尽管他出场很少,但许多资深的鞠迷,还是有幸见过他的风采,知道他的独门热身法。

  第五成海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是,他一时还不肯相信,海伦是北宫先生门下。

  北宫先生教凌云这套身法时,对他说过:“蹴鞠者,手是两扇门,全靠脚胜人。只有练就超凡入圣的身法,练就神出鬼没、独步天下的脚法腿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当时,凌云并没有想在蹴鞠上,有什么大作为。只不过是觉得,跟北宫先生玩捉迷藏有意思。

  这套身法,对捉迷藏大为有用。便在这套身法上,下过一番苦功。

  白打盘上的凌云,是越走越快,渐渐地,化为一股清风,闪出一道道影子。

  慢慢地,观众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他们中,功力高深的,还能看见凌云的身体。

  一般人,却只看见一股风,在白打盘上一圈一圈地旋转。

  “乖乖,想不到,这小子还有这么快的身法?”

  琳娜公主情不自禁地叫起来:“跑这么快,这还是人吗?”

  “那是,你没看他是谁的徒弟。”小太参得意洋洋地吹起来。

  “这跟你没什么关系。”水归塘乐道:“别胡喷了!这是北宫先生的独门身法,号称独步天下!跟你有什么干系?”

  “她怎么会北宫先生的独门身法?”裁判台上的主裁判,困惑地问左右的副裁判。

  “北宫先生被发配到西北,说不定,他们是在那里碰上的。”一个裁判猜测。

  “怪不得敢来踢场子,原来是北宫先生的弟子。”另一个裁判嘀咕。

  “几位老师,认清了,肯定是北宫先生的弟子?”第五成海惊骇地问几个裁判。

  在鞠城里,名气再大的蹴鞠者,都得称裁判是老师。这是鞠城的规矩。

  “yankuai不离十。”主裁判点头道:“北宫先生的这套身法,天下独一无二。没有他亲自指点,别人是偷学不来的。”

  “俺这也没摸姑子腚勾子,怎么会碰上他的传人来踢场子。”鱼金足丧气地嘟囔。

  “她是碰巧来踢俺们场子的,还是蓄谋而来?”第五成海问鱼金足大掌鞠。

  “鬼才知道!”尽管是面对东主,鱼金足也忍不住情绪波动,烦躁地反问:“东主,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第五成海沉吟道:“若是碰巧,也还罢了。若是蓄谋已久,京师的鞠界,就要面临一场风雨了。”

  “东主,这是什么意思?中州城的鞠界,几时也没风平浪静过。”鱼金足不解。

  第五成海思索道:“虽然北宫先生是皇上发配到西北的,可鞠界的许多人,不但没有向皇上替他求情,反而推波助澜,落井下石。若是北宫先生派弟子回来报复,京城的鞠界,怎么会安然无恙?不闹出一场血雨腥风,也得搅的乱七八糟。”

  几个裁判不再说话。只不过是发出轻微的叹息,表示出对第五成海等人的同情。

  在第五成海,鱼金足大掌鞠惊心动魄的惊疑中,在裁判们复杂的叹息声中,海伦公主——凌云完成热身。

  突然,凌云马踏悬崖、悬崖勒马一般,骤然立定。

  然而,他的人虽然立定,但白打盘上的风和影,以及观众们的眼神,却依然在白打盘上旋转奔跑。

  那股风和那一道道残影,以及观众们的眼神,在白打盘上又你追我赶地奔驰了数圈,才缓缓地收住。

  观众们气息停顿,目不转睛地盯住海伦公主。

  只见她气不长出,眼带微笑,在等待观众。

  那情景,仿佛是她带着观众们来了一次疾驰,或者观众们疯狂追赶她。

  而她早已到终点等候许久,观众们才跑的气都喘不过来,拼命地赶上来。

  “诸位看官,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本庄、本公主就要献丑了。”凌云拱手施礼,气定神闲,就是差点儿说漏了嘴,说出本庄主。

  “等、等会,让、让俺们喘喘气!”一个大汉,上气不接下气叫道。仿佛是他刚刚拼命地跑了一千丈一般。

  “对对对,等等……”观众们气喘吁吁地响应。

  大部分观众,这才犹如短跑运动员刚刚跑到终点,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息。

  “乖乖,这小子、这孬、这孬海伦白打功夫咋样,不知道。要是论逃跑功力,百分之百是天下无敌!”小太参喘息未定,便开始胡咧咧。

  “乖乖,乖乖……”琳娜公主一边用力抚摸胸口,一边不住口地叫乖乖。

  “娘哎,俺的娘哎,发财了,发财了。这下可发财了……”水归塘一面呼呼乱喘,一面胡乱喊叫发财了。

  “这、这是咋回事?咋好象是俺们在白打盘上,疯跑了三百圈似的?”

  琳娜公主用力喘息着,一下一下的抚着胸口,翻着美丽的大眼睛,问小太参和水归塘。

  “那谁知道。”小太参翻白眼。

  水归塘极力调整呼吸,手舞足蹈兴奋地嚷嚷:“大家不都是一样。你看,全场好象就他一个人闲着,剩下的,都狂奔了八百圈子似的。”

  琳娜环顾了一下全场观众,又看看裁判台。

  果然,连裁判们都胸膛起伏,用力地呼吸着。整个鞠城里,好象就凌云一个人,气定神闲地俏立在白打盘上。

  “胡扯!还有一个人没跟着跑。俺就没跟着跑。”小太参嚷嚷着反驳。

  “反正现在还不到过年的时节,没人架你上案板退毛,你就脚后跟割个口,朝死哩喷吧!”水归塘乐道。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喘的哈巴狗似的,这会又吹大气了。”琳娜公主嘲笑道。

  琳娜公主同水归塘,虽然同凌云接触的时间不长,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象已经被他感染同化,说话的口气和使用的语言,越来越象他了。

  “嘿嘿,俺这不是为了调节你们的呼吸,不至于象奔马一样,炸了肺嘛!”小太参似乎已经深得凌云的真传,牛皮被揭穿,却一点都不脸红。

  “呼,这大概就叫神艺通道!”裁判台上,主裁判用力呼出一口气,顿悟道。xh118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