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任务交给你

作者:毓轩更新时间:2019-05-16 00:43:47
  海上的日出,嗯……有那么一种及其别致的、活泼中又不乏丰富的深沉的厚重。

  站在甲板上,双手高高举起,在海风的陪伴下,在阵阵波纹的推送中,迎上碧海蓝天以及棉朵般的云,在海平线远处那让人激动的光晕的点缀装饰下的红日,刹那间,情不自禁就沉浸在难以言说的亢奋情绪中。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敞开怀抱的人恍恍惚惚地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这般的壮观!这般的强烈的情感,让人不禁爱上这样的景观。

  “你都看多少次这样的日出了?”大潇打着哈欠,含含糊糊的跟郑源说话。

  激动的恨不能立刻吟诵的郑源:“……”

  对于这种不懂欣赏生活乐趣的人,他根本没有想要说服对方的想法。

  就像大潇不理解他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一样,他想,他也不懂大潇这般极其务实,基本务实到全不懂浪漫为何物的心理。

  “也不知你何时才能给上级打结婚报告!”想到这家伙风格之后,郑源还挺同情对方,拍拍对方肩膀,“要是遇到有人答应嫁给你,听我的话,兄弟,毫不犹豫地就珍惜吧!”

  没有完全睡醒,还有些惺忪的大潇听到这话,挠挠脑袋的手,有那么瞬间的停顿和迟疑,仔细想想,还是没有听懂郑源的话外之意,只能保持着一头的雾水,继续发呆。

  瞅见大潇眼角那颗因为哈欠而出现的泪珠儿要掉不掉的,郑源又拍拍他肩膀:“好孩子,你还是回去睡好啦!”

  补补觉也不错——郑源已经晨练过了,所以准备休息会儿。

  大潇挠挠头,看郑源大踏步向船舱走去,反应迟钝的抬起头看看蒙蒙亮的天,再看看自己所站的、已经让雾气和海上的湿气打的有些滑的甲板,呆愣半晌,这才迷迷糊糊跟从郑源脚迹也进去了。

  当这片甲板重归宁静,海浪仍旧不紧不慢地推着舰艇前行,船舷上端的国旗在海风的伴奏下猎猎作响,蓝天白云依旧,海上的湿气带着几分鲜活。原本的足迹在海上湿气的关照下,渐渐不见踪迹,好像这般就能让这里重归平静。

  “嗵嗵嗵!”郑源刚酝酿了几分睡意,自己的房门就让人给敲响了。

  他看看时间,琢磨着还不到锻炼的时候啊!怎么这会儿就有人打扰?

  心里纳闷儿归纳闷儿,但是到底还是默默地叹口气,乖乖过去看看。

  “大潇?!”说实话,郑源怎么想,他都没想到打扰他做好梦的人是大潇!

  这人刚刚不是还那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么!

  按理说,他现在应该继续好梦才是,怎么还抖擞起来呢!

  “你不是睡觉了?”郑源揉揉额头,让有些迷糊的脑袋清醒清醒。

  “我特意来找你!”大潇一改之前略显颓废的样子,乐呵呵的搓着手笑言说,“你大概不清楚,我刚刚听说啥!”

  “你说吧!我现在脑子有些像浆糊,一时半会儿想不清楚。”

  大潇闻言仔细打量他半晌,这才皱着眉毛小声说:“我这让海风给我吹的啊,脑子和身体的精力都给得到补充似得,能量充沛到好像生成了用之不竭的精力呢!你怎么好像让海风给吹的,体力精力全都给吹散?”

  “我这是准备补充能量呢!所以,若有事,你就快说,我听完之后还要继续补觉呢!”

  “你想补觉?”听到郑源的话,大潇的表情有些古怪。

  只是郑源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已经不经他同意就开打了,完全不知会他这个主人。

  “……”

  本来还想揶揄对方几句话的大潇,顿时就取消了这份打算,只能努力快说:“好吧,那么我就简略跟你说说,是这样的,我刚刚听说好像舰长要求队员在海上行程的过程中,要做实战训练,从而保持成绩。”

  “……”郑源的上下眼皮不再纠缠了,“实战训练?!怎么实战?”

  “乘坐小艇下海作战!”

  “跟谁?!”

  郑源第一反应就是有海盗出没。

  不过大潇接下来所说的话,就告诉他他想多了。

  “这想法真不错,但可惜的是啊,那帮海盗好像也有脑子,他们根本就不打算接触我们,所以,我们也不能主动跟他们过招,这不合适。”

  “哦,那就是基本训练呢!”郑源点点头,跟大潇表示他清楚了,他到底还是比之前清醒很多,这不还安抚说,“最多就是在海里泡泡,不是多难的事,之前你和我不都是这么泡着找过来的么!”

  虽然不需要被他安抚,但是对于郑源这份安抚,大潇还是认真跟他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让他安慰到。

  “你若是乐意,那就跟着锻炼锻炼,也挺好。”郑源连连打着哈欠,根本没有将大潇所言听到耳朵里,刚刚清醒会儿,现在竟然又开始打盹儿,他想他需要立刻休息!

  “……那,好吧,你好好补觉吧,等你清醒了,我再跟你说,反正这也是我刚刚听到的小道消息,上面儿还没有正式要求下达呢!”

  大潇耸耸肩后,跟郑源小声说:“我琢磨啊,啧,像咱俩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应该不用被强制要求锻炼了!”

  “嗯?唔……唔唔、唔唔……”郑源这会儿就是条件反射地点头应声,大概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是说的啥话,反正就是应付。

  瞅他已经站的快要摇晃了,再看看这人好像小鸡儿啄米似得点头,大潇就是一肚子想说的话,他也说不出来。

  好吧,还是识趣儿点,现在不打扰郑源啦!

  大潇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按上个善解人意的评价后,果断转身离开。

  ……

  “咚咚咚!”又是一阵声响,将倚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郑源给叫醒了。

  “又是谁啊!”揉揉眼睛,郑源皱着眉问。

  别看他睡的很认真,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么些意识的,至少,在他听到敲门声之后,还记得之前是大潇过来打扰他。

  不认为自己补眠补了一上午的郑源,还认为自己刚刚睡呢。

  磨磨蹭蹭地站起来,看清楚自己刚刚在哪儿睡的之后,郑源差点儿没蹦起来:“好你个大潇!竟然不打招呼就走啊!不跟我说清楚!我说怎么浑身那么累呢!原来是睡在沙发上的缘故!”

  也就是他这级别房间还大些,所以有那个比板凳也大不了多少的沙发,不过也就是叫作沙发而已,真要论起来,郑源应该是半倚在沙发上半躺坐在地上呼呼大睡的!

  就连房间的门,应该也是他自己睡着前顺手关的!

  想到自己迷迷糊糊坐那儿就睡,想想肩膀和脖子甚至胳膊儿哪哪儿都累,郑源气不打一处来!

  做事情难道不应该善始善终么!

  要不就别烦人!

  “咚咚咚!”

  他磨磨蹭蹭地在心里胡思乱想,外面的动静却仍旧继续,这让他不得不抖擞起来。

  “谁啊!”

  “报告!”

  郑源才刚开门,就让门外那身形挺拔的小伙子行军礼时,利落猛烈的动作给唬到踉跄了下。

  只是很快他就恢复正常,他略作点头后,就不紧不慢地给对方也行了个军礼:“你好!我说小同志啊,你来这里有事?”

  “报告!我给您送舰长刚刚下达过来的文件!”

  “还真有文件呢?!”郑源想起大潇刚刚过来时好像提到到舰长,只是想不起来对方关于舰长想说什么。

  “大校先生,请您接纳!”队员见郑源只顾琢磨,根本不肯接手,还以为他有想法儿,不想接,只能大声再报告他一次。

  郑源:“……”这小伙子啊,他这声可真不小,底气够足的啊!都快把他那双耳朵给震蒙了。

  “好吧,我清楚啦,文件我也接过来啦,谢谢你啊!你可以回去啦!”郑源抿抿嘴后,朝对方示意说,“要是有需要,我会联系后勤行政那边。”

  “是!”

  “怎么样?我之前的情报很准确吧!”人家送信员才刚刚走远,大潇就冒出来,跟郑源搭话!

  瞅他那迫不及待样子,郑源就很想跟他算算之前的账。

  好在他话没说出来,对方就自己挠自己后脑勺儿,跟他道歉了:“我也是回去后,才想起来好像应该把你扶到你床上去的,可是等我转身过来补救,看到的却是你不知何时就观赏的大门。”

  “……”不管这话真假,人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连连跟他道歉呢,他也不好继续质问。

  “我就说咱们之前那样成天休息的架势不能让上面儿看顺眼!怎么样?人家这是安排上啦!”

  “要说成天休息,那应该也是你!我可是每天天不亮就出去完成平日训练的量呢!”郑源立刻反驳,“倒是你,每次让我拽起来扯出去,都不能让你清醒啊!好像你才是不肯训练者!”

  大潇:“……”

  他说不出“谁不训练”这样的话,毕竟,他那廉耻心使劲儿提醒他,他之前就是没有参加训练。

  “我不也是听从指挥!咱那时上来后,是不是舰长说让你跟我好好休息的!舰长还说让咱好好儿积攒精力,等到舰艇靠岸,可就要保持高度亢奋呢!”

  说不出反驳的话呢,大潇就连忙找能够说的出去的理由。

  说到这里后呢,他立刻想起关键之处来。

  于是,他就忙不迭地补充说啦:“还有,你这样的训练,在这次任务训练里可就不显眼啦!文件可是清清楚楚说明,要求下海的啊!”

  郑源听到这儿,立刻低头认认真真浏览起来。

  之前也是因为大潇忽然过来,将他的那注意力给牵引开了,所以他到现在还都没有认真阅读文件呢!

  详细浏览之后,郑源就知道大潇跟他说的是实情。

  也正因为言语不假,所以他才想要抓抓头啊!

  “怎么还犯愁了?”见郑源不言语,大潇好奇的看向对方,这才有注意到对方好像不太高兴。

  “莫不是……你不会水啊?!”他这般说完后,立刻摇着头,自己将说法给彻底推翻,“我瞅你资历不算浅,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又被重点培养,所以,不可能不会水!”

  “那就是你不喜欢到水里游!”想来想去好像也就这么个可能,所以说完之后,他就问郑源自己这次说的对是不对。

  “我喜不喜欢游,与你有何关系?!”郑源翻了大潇好多眼后,扔给他这句话。

  大潇:“……”

  临时搭档好像越来越不待见他啦?!

  跟郑源对他的态度不同,自从经历过孤岛求生后,他对郑源的态度和看法简直好到最大值了。

  不清楚郑源怎么看待他这个临时搭档,但是他却真心想拿郑源当好朋友呢!

  “这不是关心你!”大潇挠挠头后,清清嗓子跟郑源说,“再说了,我这不也是不太想要下海么!要不然,你跟我合作吧?”

  “想怎么合作啊?听你这意思呢……好像你想造反?”

  “谁想要造反呢!你不要乱说话!”饶是大潇对郑源态度转变了百八十度,这会儿也让郑源给闹的想要怼他。

  “好吧,我不说话成不!”郑源在嘴上做出拽拉锁的举动,用以来表示自己肯定不说话了。

  “……”

  幼稚啊!

  虽然在心里使劲儿吐槽对方很幼稚,但是大潇面上,还是很清楚维持彼此之间和谐气氛的必要。

  所以,在他跟心里说完这句话后,他就可以心平气和跟郑源说话啦:“我跟你可以在舰艇上作防守训练!”

  “哦?”

  听这话,郑源琢磨——这理由,听起来呢,好像有点意思!

  “你接着说啊!”

  “当然这样的话,也不会次次都不下海啦,只是这样的话,到底要比成日到海里游叙旧强!我前些日子都将海水喝饱了呢!”

  大潇前前后后跟郑源说不知多少话,但是就最后这话最能引起郑源的共鸣。

  所以听到大潇所言之后,郑源忙不迭点点头,很是心有戚戚焉呢!

  “那你跟舰长汇报好啦!”见到郑源赞成,大潇立刻将任务给他啦!

  郑源:“……”靠之啊!他、他这是让人给……给套路啦?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