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20章 第 120 章

作者:小乔且中路更新时间:2021-11-21 07:26:35
胡辣汤吃完了,也该去西安吃油泼面了。

  三人转头找了辆牛车,缓缓朝着西安方向而去,小塔被禁锢在封印里太久了,如今见到路边有人吃蕨根粑粑都觉得是人间美味,看得她眼馋。

  以至于宋雁西误会了她的意思,就以为她单纯地想吃这蕨根粑粑,还特意从女娲树那里拿了些粮食,跟人家换了十来斤,塞给小塔:“这一次保管你吃到腻,吃到往后看到蕨菜也会觉得反胃。”

  小塔捧着那十斤蕨根粑,黑乎乎的,再也不香了,而是一直盯着宋雁西手腕上的女娲树,“你那里到底有多少好吃的?”

  女娲树心情很好,毕竟她觉得自己磕的cp又要重新组起来了。“有好多,不过你还是先把你的蕨根粑吃完了再说吧。”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小姐的一片好心意?

  她就说嘛,天底下怎么会有两个无缘无故长得相似的人呢?容徵肯定就是主人。

  这不,叫她猜对了。眼下见他们并肩而行,虽然没有到如胶似漆的感觉,但是他们之间的那种微妙感觉,不像是从前主人和小姐一样,干巴巴的。

  小塔看着蕨根粑犯馋嘴,那是以为没有干粮的情况下,可是现在知道宋雁西女娲树那里存放了不少美味佳肴,她吃这个还要什么意思?

  所以趁着宋雁西不注意,给偷偷喂了老牛。

  老牛也不想吃,毕竟没烤过的蕨根粑,又硬又有些苦涩,而且一次吃太多,容易引发身体不适,但是它不吃,小塔就会吃了它,于是只能含泪吞下了。

  宋雁西还真没留意到,她现在很担心容徵的身体,毕竟是个僵尸。他是能像是常人一般活跃于日光之下,可问题是他表情太僵硬,有时候四肢看起来也有些呆呆的。

  玄门中人但凡是有些入门之术的,一眼就能认出他的真实身份。

  所以免不了担心这个问题,为此还特意在半道上给他买了一个斗笠带着,这样不会太显眼。

  她去关注容徵,也没工夫注意小塔这些小动作。

  一路就这样到了西安,城中经过去年那一伤,如今已经开始逐渐恢复,但是效果并不如宋雁西所预想的那样好,不免就是开始怀疑起言谏如的身体状况。

  如果不是容徵催促着她去大雁塔下,她还真想去山上看看这言谏如什么状况?

  不过如今的大雁塔已经和往昔不一样了,原本的废墟早已经被人清理掉,而且还有专人看守。

  原来的通道已经被毁了,所以其实就算是进入大雁塔,也不可能按照从前的楼梯往下,所以宋雁西将目光落到了小塔的身上。

  虽然小塔的血脉是饕餮,但她现在咋一看,确确实实就是只穿山甲。

  穿山甲的看家本领不就是挖洞么?

  但是小塔拒绝在这里挖洞,“上一次地宫坍塌,但下面好多地方都空陷着,我现在去挖的话,没准就引发第二次坍塌。”一面瞥向这大雁塔,“到时候估计这点遗址都留不下来了。”

  宋雁西一想,她说得也有道理。“那去小雁塔看看。”既然大小雁塔都是一样的,那这里下不去,去那边总能找到一条入口吧?

  路上遇到一群学生在游行,口号喊得很是激烈,宋雁西往那整整齐齐的人群里看了一眼,恍惚间只看到人群里面竟然夹杂着几张鬼脸。

  可这光天化日之下,应该是不可能吧?于是连忙朝容徵和小塔道:“快看游行队伍,有什么不一样?”

  容徵看了一眼。“大限将至。”

  小塔也看过去,同样看到了那几张闪烁的鬼脸,听到容徵的话,摇头道:“不至于吧?就几个鬼。”怎么可能害到整个游行队伍?

  更何况这不是有姐姐在么?

  而这时候,游行队伍外面,一直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学生,似乎一直在劝阻学生们。

  “姐姐,她好像能看到人群里的恶鬼。”小塔好像听到,她在提醒学生们。

  可是她的提醒除了换来大家的冷热嘲讽之外,一无所获,此刻正是心急如焚。

  眼看着游行队伍就要到达伪政府大门口,那里都是些真枪实弹的军队,就他们所喊的这口号,没准那些枪杆子转头就对准了他们,所以宋雁西也真怕像是容徵所言,全军覆没。

  便一个疾步跑过去,递给小塔几张符纸,两人飞快地冲入队伍中,将这符张帖在那几个鬼的身上,顷刻间就将那些鬼给灭杀掉。

  学生们此刻正是激昂不已,压根就没管这忽然混进来的小塔和宋雁西,倒是旁边那个一直提醒他们队伍里有恶鬼的女学生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那些恶鬼居然就这样三两下被她们俩杀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所以当小塔和宋雁西从队伍里出来,她立即朝他们追了上去,她想这两人能杀鬼,那自己能看见鬼,完全可以帮她们的忙。

  而且这些日子她也发现了,有这些恶鬼发现的地方,最后都会发生命案,而且死伤基本都是两位数。

  她能看到那些鬼,却没有办法去杀了他们,只能看到他们混在人群中,将大家给生生害死。

  她的提醒,大家也充耳不闻,反而将她当做疯子一样,甚至连原本的朋友都离她远去。

  谁也不懂得她这种无助。

  她也不是没去找过街头那些算卦的道士们,只是他们同样将自己当做是疯子。

  不但如此,她还看到那些恶鬼朝自己耀武扬威,好似就在告诉自己,看得到他们又如何?又不能杀了他们。

  “几位,请留步!”她气虚喘喘地追上去。

  宋雁西顿住脚步,转过头来,打量着这女学生的双眼。来民国这么久了,第一次看到拥有阴阳眼的人,这就意味着她的身上,还有另外一个灵魂,只是她不知道罢了。而看阳是她自己,见阴则是对方。

  这样的阴魂留在她身上,甚至让她本身察觉不到,以为本来就是她一个人,那么这个阴婚极有可能是她同胞兄妹姐弟,只是当时出生的只有她一个人,所以那魂魄也就一直俯身在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这种阴魂在她身上所图是什么,更不知道拥有这样一双阴阳眼对她一个普通姑娘来说,是好还是坏。“姑娘有事么?”宋雁西收回目光,问道。

  “刚才你们,你们是不是能杀了那些鬼?我能帮你们的忙,让我跟你们一起好么?”她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宋雁西当然是摇头拒绝。

  “为什么?”女学生不解,转头看到了宋雁西身后的容徵,在看到他被风吹起来的斗篷下面,长着一张玉树兰芝的俊容,心头微微一跳,转而朝着容徵看过去,“我可以看得见他们,我能帮你们的忙,带上我吧?”

  她的声音,在看着容徵那双眼睛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变得温柔了许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