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18章 第 118 章

作者:小乔且中路更新时间:2021-11-21 07:26:30
闹了个大乌龙,反而引来了镇子上的老百姓,只能让这苏荛夫妻俩赶紧先离开,然后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些所谓的彰显着小召镇荣耀的贞节牌坊都全部劈了。

  为此浪费她不少引雷符。

  他们不是看到了天雷看到了龙么?若是不做点什么,只怕他们还以为他们把苏荛夫妻俩沉河,是做对了,为此还得到了龙神的赞赏。

  可若是顺便把他们引以为傲的贞节牌坊都给劈掉,那就是另外一个效果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镇子上的贞节牌坊无一完好,加上昨晚河边的神龙,听闻此事的常老头不顾身上的伤,跑到大街上的喊起来,“你们这些无知愚昧的蠢东西,你们惹怒了天神!龙神也为我女儿鸣不平了!”

  他的这些胡话,大家不想去相信,可是昨晚河边那上空的龙,不少人都亲眼看到了,而且这大冬天的,一晚上雷声不止,以及这的确是被雷劈掉的贞节牌坊。

  不少家族的荣耀和信仰,在这个时候似乎也彻底被击碎了。

  宋雁西他们启程离开的后,忍不住感慨,“果然,与他们讲道理讲科学,是没有用的,这非常规之事,就得用这非常规之法。”这下好了,效果一下就出来了。

  看谁以后还能拿女人守节来当做是自家的荣耀。

  而经过这小召城的事情,宋雁西很担心,三姐宋玉芝只怕也是深受其害,如今守在苏家,多半也是想着没给苏家生儿子,好不容易有个女儿,还犯下这等弥天大错,所以她愧对于苏家,这一次回苏家后不打算回北平,多半是真想要在苏家待一辈子,百年后替苏家争取一块贞节牌坊。

  她预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但还是到徽州了,不过并没有亲自上门,她这个身份,离过婚,对于苏家来说,可能有那么点晦气,所以只是让人去给宋玉芝送信。

  宋玉芝接到信的时候,无比诧异,没想到宋雁西会来徽州,只是想到苏忆安,有些不愿意见她。可是转头一想到自己已经答应婆婆,再也不离开徽州,不会出这座小院,那往后自然是不可能再有机会见到这些亲人了。

  所以还是让人去跟婆婆说了一声,才去宋雁西约好的地方见面。

  但是苏夫人不放心,生怕宋玉芝再回北平,因此便让人跟着,颇有些看守的意思。她就两个儿子,一个已经被宋玉芝给克死了,现在这个又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宋玉芝迷得神魂颠倒,为此还患上了精神病。

  老大没能留下血脉,好不容易有个女儿,也被宋玉芝这没用的东西给养没了,她就说嘛,那北平有什么好?好好的孙女到北平后就染病没了。所以苏家还要指望老二给传宗接代,上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犯了病,想要再找门当户对的人家提亲,已经很难了,而且老二也年纪不小。

  乡下茶园药田里倒是有合适的年轻姑娘任由苏家挑选,但苏夫人到底是有些嫌弃她们的出生太卑微,往后即便是生了孩子,还是觉得低贱。

  所以便将心思打到宋玉芝的身上,她不管怎么说,祖上三代都是官宦之家,撇开她克死自己的大儿子不说,她也是个贤良淑德大家闺秀,样貌身段都有,这年纪了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快四十的女人,她倒也能想得通老二怎么就要嚷着娶宋玉芝了。

  而且老二又一定要她。现在宋玉芝已经答应自己一辈子不出这小院,不会再回北平,那她就让他跟了老二。

  所以听着宋玉芝那个离了婚的小妹来找,苏夫人是很担心的,不但让几个婆子寸步不离地跟着,还让自己背地里在准备婚礼的二儿子苏臣兖喊来,“北平宋家来人了,只怕要将玉芝给带回去,现在新时代了,我也不好继续把她留下来,你跟过去看看。”

  她还是不放心,不过苏夫人最了解宋玉芝看重这名声,所以想着既然老二已经疯了,大家众所皆知,苏家也没什么名声可言了,那也不能让宋玉芝摘身出去。

  她要让宋玉芝没办法与苏家撇清关系,她休想回北平去。

  宋玉芝不知道苏太太背地里的打算,只是看到她打发这么几个婆子跟着自己,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想到婆婆可能也只是担心自己回北平而已,并没有什么恶意,因此也就任由身后那几个婆子跟着。

  宋雁西早在茶厅雅间里等着,并不确定宋玉芝是否会来,所以此刻从窗口看到楼下大门口下车的宋玉芝,不由得暗自舒了一口气。

  好歹是来了,只要来了自己就能劝。

  很快,雅间的房门便敲响,随后宋玉芝就进来了。

  与她一起进来的,还有三四个身材粗壮在婆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这让宋雁西有些不喜,想让她们在门口等着就是了。

  没想到这其中一个婆子说道:“我们大少奶奶身体不好,太太让寸步不离跟着伺候,若不然出了什么差错,回头我们这些做奴婢的被责罚,宋小姐还能代替我们不是?”

  好个嘴尖牙利的婆子,这让宋雁西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到了明朝。他们苏家要真敬着三姐的话,断然不会让一个仆人对自己如此。

  所以也就不做理会,只朝嘲风示意了一下。

  嘲风便起身,“几位婶婶先随我到隔壁喝几杯茶。”

  然而这几个婆子并不搭理,而是不动如山地站在宋玉芝的身后。

  这不就是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么?宋雁西见此,很不客气直接让设下了法阵。

  将自己和宋玉芝围在法阵之中,至于法阵之外什么情况,她现在可不打算多管。

  宋玉芝并不知道设下了法阵,只是发现婆子们都安静下来了,觉得很奇怪,不过没来得及问,就听宋雁西问:“三姐不打算回北平了么?”

  这个问题一直是宋玉芝不想面对的,可是她又不得不去面对,而且今天来,也主要是想告诉宋雁西,自己不打算回去了。

  但是她有些害怕宋雁西的目光,并不敢去跟她对视,而是别开头,微微颔首,“我对不起苏家。”而且婆婆险些跪下来求她,她已经答应了,总不能做个失信的人。

  宋雁西就怕听到这样的话,“你哪里对不起他们家了?三姐夫命格如此,只能走到那里,与你何关系?”也就是苏忆安,她这个做妈的过于娇惯,让孩子活活作死。

  但是,这都不是她留在苏家的理由啊?她是嫁到了苏家,可是生养她的老母亲远在北平,她余生不回到父母的身边,反而在这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公婆膝下。

  倘若这公婆对她好,待她犹如女儿,那留下来替丈夫侍奉,无可非厚。

  可是苏家对她好吗?好的话当初就不会纵容那样流言蜚语传到北平去,更不会逼迫她连苏家都待不下去。

  而且宋雁西来这徽州后,就当是时宋玉芝回北平的事情打听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