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98章 第 98 章

作者:小乔且中路更新时间:2021-11-21 05:42:08
但是还没等宋雁西答应,那邱元吉就冲上来试图想要将小宝抱走,“不,这是我的女儿,我邱家的孩子,怎么可以让岳母来养呢?”他倒不是怕别人笑话他邱元吉连个女儿都养不起,而是想弥补这个孩子。

  不过他当然没碰到小宝,被小塔和嘲风给拦住了。

  也是这时候他才恍然反应过来,阮云怜死的时候,小宝不过三个月不到而已,即便当时阮云怜没死,但她也不可能在棺材里撑六个月。

  那棺材里,除了她最喜欢的那些首饰之外,并无旁物。

  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流动的空气,她如何活下来的?

  所以怀疑地看着小宝,“她,那她怎么出生的?”

  而听到了他这话,阮翘也像是抓住了阮云怜的什么把柄一样,“元吉,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面也指着小宝说道:“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

  “为什么不是?”宋雁西走上前来,目光里含着怒意:“你太太生前并未杀生,功德满薄,死后可直接转世,只是她爱你,也爱小宝,所以即便是死了,魂魄也不愿意离开,一直将小宝给生下来。这些年更是放弃了自己转世的机会,无时无刻保护着你女儿在山野间。”

  邱元吉听到宋雁西的话,像是懂了又没有懂。宋雁西的意思是,死人还能把活人孩子生出来?

  他听说过棺材子,有那临盆难产而亡的妇人,入馆之后,还能将孩子给生出来。甚至魂魄还会在清晨的时候,拿着纸钱上街买豆汁哺养孩子。

  但是,宋雁西这个说法,他是头一次听到。

  就在他疑惑不解之际,阮云怜的声音再度响起,“宋小姐,我求求您了。”她满脸期待地望着宋雁西,将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宋雁西的身上。

  “好。”宋雁西看着她,的确是不忍心拒绝,所以点头答应了。

  阮云怜听罢,连忙拉着小宝给宋雁西磕头谢恩,然后才回头朝愣住的邱元吉说道:“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但小宝是我的女儿,是我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这是假不了的。不过你既然不愿意相信,那往后你也不要再去打扰小宝的生活。”

  她说完,也不理会那邱元吉了,就这样蹲在地上,不舍地看着小宝,眼里满是泪水,似乎恨不得将自己的目光永远都留在小宝的身上一样。

  小宝似乎也意识到她要走了,心里难过得紧,一下扑进她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痛哭,“妈妈,小宝不要做人了,小宝不想和妈妈分开,小宝宁愿像是从前一样。”那时候即便是看不到妈妈,但是她知道妈妈就在她的身边。

  但是阮云怜怎么可能让女儿做那不人不鬼的怪物呢?扶着小宝的肩膀,试图去给她擦着脸上的泪痕,“小宝听话,要听外祖母的话,不要像是妈妈一样糊里糊涂。”养虎为患。

  阮云怜提到了她母亲,就更难过了,她对不起母亲,往后还要麻烦一把年纪的母亲,替自己照顾女儿,想到这些,哭得也就越是厉害了。一面哭一面扯下自己的一根头发,递给宋雁西,“我把所有的始末都记在这根头发中,天黑之后麻烦宋小姐帮我烧掉。”那头发里记载着的所有事情,将会化为梦出现在母亲的梦境之中。

  关于自己如何死,以及小宝的出生,以及今日的所有。

  最后朝着她阮家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又将小宝抱起,满脸皆是不舍。

  只是,她终究还是走了。

  宋雁西亲自掐点将她送走的,哭得伤心难过的小宝忽然发现她不见了,反而一下停止了哭声,但还是忍不住细细地抽泣。一面在嘴里喃喃念道:“我要坚强,我不能让妈妈再担心我,我要好好孝敬外祖母,替妈妈完成心愿。”

  这话从她那软软的哭腔中传来,直击人心。

  邱元吉也从她的话声里反应过来,阮云怜走了。

  他的太太真的走了。他将目光放到小宝的身上,试着将手臂伸出去,“小宝,来爸爸这里,爸爸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弥补你。”

  小宝一面抹着眼泪,一面冷静地看着她,“谢谢你这些年一直来妈妈的坟上,也给我烧了不少东西,只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邱元吉听到她的话,心里没由来一阵难受,对于阮云怜的忽然消失,他都没有那样难过,大抵是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接受阮云怜的已经去世了,而且又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不管当年两人之间许下了什么样的山盟海誓,但终究是被时光所冲淡了。

  “小宝,你是不是生气,刚才爸爸怀疑你的身份?”他想,孩子可能只是因为这个缘由而已。可是小孩子嘛,很好哄的。只要多些耐心。

  小宝摇头,“我没有生气,只是我要听妈妈的话,我要去替妈妈孝敬外祖母。而你……”她的目光落到邱元吉身后的阮翘身上,“你不信她害死了妈妈,你和她以后还会有很多小小宝,小宝才不想做那个多余的人。”

  她在这树林里,见过小猴子的爸爸被新大王赶出了猴群,新大王就成了小猴子的新爸爸,新爸爸不喜欢小猴子,小猴子经常挨打,等新爸爸和猴妈妈的小小猴子出生以后,小猴子就跟它爸爸一样,被赶出了猴群。

  她才不要做那个可怜的小猴子。

  原本有些担心小宝会被邱元吉哄骗走了的宋雁西一行人听到她的这话,松了一口气。

  只是听着又觉得心酸。

  有时候,一件事情,可是从一个孩子的口中以那种天真无邪的口气说出来,其实最是能击打人心。

  邱元吉像是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然后一把抓起藏在自己身后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