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5章 第 45 章

作者:小乔且中路更新时间:2021-11-21 02:38:23
一条湿漉漉的触手朝王助理伸过去,卷在他的身上,但是对方似乎知道不能伤害他一样,动作十分轻柔。

  甚至是将王助理直接卷起送到自己的脸颊边,然后用那滑腻腻的乳白色脸颊去蹭王助理,有些像是在撒娇的意思。

  王助理却是十分嫌弃,哪怕他脸上极力表现慈爱,可是仍旧不难看出他眼里那掩藏不住地嫌弃,不过这怪物明显没有那么高智商,根本察觉不到。

  更何况王助理嘴里还亲昵地喊着,“宝贝,等过一阵子爸爸当上了总理,就给你换另外一个更好的家,比这个大一百倍,到时候整条秦淮河都是你的,再也用不着偷偷摸摸了。来爸爸看看今天有没有吃饱?”

  随着他的话,那怪物将他放回了原地,然后顾着两个大大的腮帮子给他瞧。

  王助理看了看,十分满意,一面在心里算着,加上今天这三个孩子,就只差那么三五个了,等着吃满了九十九个孩子的精气神,是不是就更佑自己官运通享?

  他站在鱼缸前看了看,到底受不住这刺鼻的腥臭味了,“好了,宝贝你先下去休息吧,爸爸还有要紧事情忙,等明天再来看你。”

  怪物似有些不舍这短暂的相处时间,那巨大的婴儿脸上,全然是依依不舍之态。

  王助理也不敢太决绝,生怕控制不住这怪物,自己升官发财,还得靠它呢!于是只能耐着性子,往里面扔了些糖果给它。

  怪物才心满意足,用触手卷起水面零零散散漂浮着的糖果,往下沉去。

  它是消失在下面了,但那腥臭味却仍旧还是在的。

  “王大福,你不是人!”一个女人尖利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王助理猛地避开身,然后反而十分熟练地一把抓住对方瘦弱的脖子,防备地看了看鱼缸一眼,确定那怪物已经下去了,才拖着这满头灰白头发的女人往外面去,一脚踹上通往鱼缸处的房门,这才狠狠地将女人摔打在地上,“你这个贱人,我最近是不是给你脸了?最好给我老实些,要是敢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不但杀了你,就连那怪物,老子也不会留。”

  以往他就是这样用鱼缸里的怪物威胁这女人的。

  百试不爽,每次都有用。

  可是这一次,那女人不知道为何像是狠下心了一般,撑着被摔得疼痛的身子勉强坐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好啊,只要你舍得!”

  “哼!”王助理冷哼一声,显然是没有将女人的话放在心上,一面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西服,丢下狠话,“你最好将你那点小心思收起来,不然你别忘记了,你可不止一个孩子在我的手里。”

  显然,是要将另外一个孩子的性命作为威胁。

  那女人听到他的这话,像是疯了一般,忽然爬起身来,想要朝他追过去。

  但到底晚了一步,她被王助理给锁在这里了。

  外面,种了一圈漂亮的梧桐树,将这一片洋楼给隔开。

  那边,就是王助理真正住的地方,他的妻子和孩子们,都在那边过着正常富贵人家的生活,压根不知道这梧桐树的另外一面,是另外一个天地。

  王太太这会儿已经在餐厅准备晚饭了,见到王助理又一身腥臭地来了,有些嫌弃,“我实在搞不清楚,怎么会有你这样喜欢养鱼的人?喜欢就喜欢吧,我说找人把鱼缸清理一下,你又不愿意,真是的,每次都搞得这样臭熏熏的。”

  他的小女儿才六岁,穿着公主裙小皮鞋,大大的杏眼,看起来可爱极了,听到她妈妈的话,也跟着道:“爸爸臭臭!”

  王助理看着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女们,满心的幸福感,从刚才冷漠残忍摔打着那个头发灰白女人的人,化身为了一个温柔丈夫和善良的慈父,“好,我这就去洗澡,可不能臭着我的宝贝女儿。”

  妻子便带着孩子们在客厅里学习洋文等他,推迟了用晚饭的时间。

  一家人其乐融融。

  而梧桐树的那一边,那个头发灰白的女人此刻被锁在房间里,她想要大声呼喊求救,可一想到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还在王大福的手里,也只能含泪忍了下来。

  只求王大福良心未泯,放掉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

  她所不知道的是,在王助理将他那‘宝贝’从水里唤出来的时候,宋雁西就带着小塔和萧渝澜来了。

  楼房虽是按照法阵所建的,但大部分都没有住人。

  更没有什么护卫,王大福就自信地认为这洋楼所建造出来的法阵,能阻挡大家的脚步。

  阻挡寻常人,的确是绰绰有余。

  但肯定不能拦住宋雁西的。

  所以原本还觉得此处十分危险的她,在从小塔口里得知这王大福因为过于自信,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看守,于是便直径带着萧渝澜也一起进来了。

  当时看到那长着一张婴儿脸的怪物,莫说是萧渝澜,即便是宋雁西也愣住了。因为这怪物的初始体,居然是个孩子。

  而且不会超过十个月。

  她不晓得王助理是怎么狠心将一个十个月大的婴儿变成这样的怪物。

  在后世的时候,在东南亚有些国家,会用自己死去的孩子做成鬼曼童。

  以此保佑自己往后余生里能获得更多的财富或是声望。

  这个鱼缸里像是巨型八爪鱼,却有着婴儿面目的怪物,明显跟王助理身上,是有些血亲关系的。

  甚至可能是至亲。

  是他的骨肉。

  这跟鬼曼童就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萧渝澜还是不大适应,此刻蹲在一处洋楼空房间里,脸色刷白一片,见到宋雁西和小塔回来,才勉强站起身来,问道:“那,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一种邪物吧。”姑且只能这样叫了,如今那样子,宋雁西实在无法开口说是个十月左右大的婴儿。“不过那边的房间里锁着一个女人,她应该知道,你还好么?”

  “我没事,可以走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