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2章 第 32 章

作者:小乔且中路更新时间:2021-11-21 01:46:41
话说宋雁西外祖父身边的两位副将,一个姓高,一个姓袁,和宋雁西战死的大舅同岁的,今年已是六十高龄了。

  当初她外祖父带着小舅舅和两位副将的家眷从北平避战到上海,领着两位正当意气风发的副将和小儿子陆尊创建了三侠堂,开始的时候只做些当铺茶楼的生意,到后面才逐涉及赌场和舞厅。

  反正这酒色财气不分开,想要赚钱又想要声望,自然是离不开这酒色二字的。

  后来越做越大,宋雁西的小舅舅陆尊更是凭着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刀法,在上海滩混出了个名头,连带着三侠堂也挤入这二流帮会的名列来。

  但是家大业大,责任也就越大,身上背负着下面数百兄弟的生死富贵,想要过一天清闲日子是不可能的。

  加上陆相城的年纪渐长,便萌生了退位之意。

  陆尊年轻时候打打杀杀的日子大抵是过够了的,现在就想学着姐夫生前那样,过些逍遥的日子,自然是不愿意接管这三侠堂。

  所以陆相城原本的意思,这三侠堂也不是陆家的,不见得就非得让陆家的人来接手,但两位长老却也都不大合适,于是便想在孙辈这一代里挑出一个优秀的。

  当然,也不单只是陆禀言三兄弟,另外还有高家和袁家的小辈们。

  但陆相城除了和陆尊商量之外,并没有告知别人,就怕小辈们晓得了,为了争夺这堂主之位,引发一些必要的纷争,只想暗地里偷偷观察,谁最合适。

  只是结果还没出来,陆相城就忽然病了,药石无医。

  陆尊心里着急,只能借着寿宴这一日,让老父亲退下来安心养病,然后先找个代理堂主。

  他是这样打算的,刚也才从三侠堂那边过来,此刻正在老太爷的房间里。

  “家里这三个小子都不愿意继续过这种生活,我也愿意尊重他们的意思,所以我觉得阿桀跟阿涂,他们两都不错,到时候在由着堂里的兄弟们投票选出吧。”陆尊口中的阿桀和

  阿涂,分别是高长老的长孙和袁长老的小儿子。

  陆相城脸色灰白,整个人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层死气,听到儿子的话,虚弱地赞成道:“可行。”只是看到自己如今这样子,很是担心,“我这老骨头,也不晓得能不能熬到那天。”

  “父亲莫要说这样的胡话,若卿已经给你联系法国的医生了,肯定会有办法的。”陆尊嘴是这样安慰父亲,可是父亲此刻这状态,他是真真切切能感受到的。

  就是那濒临死亡之前的样子。

  于是打算说些高兴的,“雁西那丫头我让禀言亲自去接了,按理也应该到了。”他说着,按了床边的铃,随即一个佣人进来,“老爷,您有什么吩咐么?”

  “去看看大少爷和表小姐回来了没?”

  那佣人应了声,出去没一会儿的工夫,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陆尊才侧头看去,敲门声就传来了。

  随后陆禀言便领着宋雁西进来了。

  陆尊目光直接落到儿子身后那个俏美人的身上去,不看皮囊,只瞧她那身气质,和当初的姐夫就无异了。

  高贵又优雅,这一身的气质,不是寻常人多读几年的书就能有的。

  他激动地叫了一声,伸出手:“雁西,快来。”一面又迫不及待地朝床上的父亲看去,“父亲,您看雁西来了,这丫头长得比姐姐好看呢!”

  陆相城原本在这短暂的等待中,已经进入那种昏沉沉的状态中了,听到儿子的话,勉强地睁开这浑浊的眼睛,果然看到床前多了个年轻姑娘,和他女儿有些相似,便试图想要抬起手去拉她。

  不过宋雁西已经先一步抓住了他枯廋苍老的手,“外祖父,我是雁西,我来看您老人家了。”宋雁西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

  她从前是很少有喜怒哀乐的,因为作为门中的天才,她没有多少感情需求,物质上也能无条件被满足。

  可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家人的缘故,还是在这个世界太久了,整日

  混迹于这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让她身上这凡尘的气息也越来越重。

  感情也多变起来,就如同现在,看到外祖父消瘦病重的模样,她心里就莫名地觉得难受。

  难受的同时,也愤怒于这幕后的黑手,到底是什么仇,非得要致外祖父于死地?

  也正是因为知道外祖父的病从何来,所以她连问都没有看什么医生吃什么药?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祖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笃定的口气像是充满了什么力量一样,让陆尊觉得父亲的精神似乎好了些一样,“对,父亲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但陆相城其实此刻已经十分疲倦了,虽然看到了外孙女,但艰难地说了几句话后,他就觉得耗尽了自己浑身上下的精力。

  陆尊见此,又想到宋雁西一路车马劳顿,便让陆禀言先带她去休息。

  陆禀言陪着宋雁西出了房间,见她脸色不好,便安慰道:“你也不用太难过,八国军进北平的时候,祖父受了很重的伤,其实能活到现在,也能算是奇迹了。”

  嘴上是这样说,但陆禀言并不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的英雄,会因为一场病痛而狼狈地躺在床上离开。

  宋雁西没有走向通往楼下大厅的楼梯口,而是直径往前,走到这长廊尽头,那里有个窗口。

  窗户安装着彩色的玻璃,很是绚烂。

  她推开窗户,入目的便是后花园。

  和她所想的一样,后花园还有与前面花园假山相互呼应的布局。

  陆禀言以为她因为祖父的事情难过,有些不放心跟了过来,却见宋雁西直勾勾地盯着那后花园里的一尊石雕,很是疑惑:“怎么了?”

  “我不喜欢那个石雕,砸了好么?”宋雁西回过头,认真地看着他。

  陆禀言没有半点犹豫,立即喊了人来,“去把那石雕砸了搬走。”

  “禀言哥你真好。”宋雁西露出一个看似天真的笑容,心里却再想,这石雕被无理取闹的表小姐给砸了,如果真和高家脱不了干系,只怕消息很快就会

  传过去,那他们应该也会借故看望祖父,再送来个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