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1章 第 31 章

作者:小乔且中路更新时间:2021-11-21 01:46:38
“快打开,不能关。”萧渝澜急了,那牛雪珠看着明显就不正常,更何况发意外的是十三节车厢,又不是第一十二节。

  但乘务员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将闸门一锁,“这位先,我们也是为大众的安全考虑,这节车厢挨着十三节车厢的门锁坏了,只能从这里上锁。”说完,便转身走了。

  发了那样的诡异之事,谁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萧渝澜见此,要追去抢夺钥匙,不过却被宋雁西给拦住了。

  他满脸不解,“宋小姐?”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宋雁西当然也看到了牛雪珠的不对劲,也能解释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邪物,原来问题竟然出现在牛雪珠的身上,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邪门功夫,居然如同强行吸食活人气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这就跟治病救人一样,找到了病因,这开不开门都是一样的。

  而且如果一定要进去的话,也不见得非要拿钥匙,难不成她手里牵着的小塔是摆设么?

  不过还没到那一步。

  萧渝澜听到她这话,再看到她信心十足的神情,忽然一下就冷静了下来,“宋小姐你有办法?”然后满怀欣喜地看着宋雁西。

  宋雁西却指了指玻璃里那张藏在人群中的脸,“他们应该是被牛雪珠吸了气。”

  听到这话,萧渝澜吓了一跳,“她……”一面朝着玻璃里的人影寻找而去,“她不怕遭天谴么?”

  这时候听宋雁西解释道:“她从一个天骄之女,忽然成了丧家之犬,从云端跌到深渊,只怕对她来说,遭天谴跟此比起来,是没有什么区别了?如今她要做的,是在短时间里提高自己的能力,然后……”

  宋雁西说到这里,同情地朝萧渝澜看去,“应该打算找你们家报仇吧。”毕竟见她看朝萧渝澜时候那眼神,分明就是要将其吞活剥了。

  萧渝澜一脸懵,“找我们家干什么?她妈妈偷人又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小塔倒是听得明白,一脸嫌弃

  地抬头看向萧渝澜,“她肯定觉得是你家找人去害她妈妈的。”反正龙爷爷说过了,人是一种奇怪的物,他们做错了事情,有一部分不但不会承认,还会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卸到别人的身上来。

  她觉得这个牛雪珠大概就是这一类了。

  所以见萧渝澜想不通,觉得他真笨,“她又不能责怪自己的妈妈,肯定要找个人来承担这个错误,那和你们家是死对头,你们家也就是独一无二的人选。”

  宋雁西有些吃惊,听到小塔的分析,忍不住笑道:“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还是你萧哥哥本来就是个笨蛋?”

  萧渝澜被小塔一只穿山甲嘲讽,脸色微微往下沉,“你们怎么还有这闲工夫,救人要紧。”他说完,一回头就见到牛雪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前,隔着玻璃正往他们这里得意地笑。

  似乎在炫耀,你们就算知道是我所为,又能如何的意思。

  小塔见到她那表情,忍不住幸灾乐祸笑起来,“姐姐她是不是在作死?”

  萧渝澜听到小塔的话,看朝宋雁西:“宋小姐,你可以?”

  宋雁西很好奇,到底是自己哪里看起来太弱,总是让萧渝澜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自己的业务能力。又是什么让牛雪珠觉得她吸了气,就是自己的对手了?

  于是很认真地朝萧渝澜说道:“萧少爷,请不要再质疑我的业务能力了,好吗?”

  萧渝澜摸了摸鼻子,看朝玻璃里的牛雪珠,她散乱的头发下,半张脸上全是血痕,吓得他不自觉地朝宋雁西靠近了些,“那宋小姐您请。”

  这反噬太厉害了吧?

  然宋雁西向来是如此的,不管做什么,都不必摆坛设香火,更没有别的法器,直接拿出符贴上去,打了几个手诀。

  然后小塔拿了四张符,看着胖嘟嘟的身材居然异常敏捷,一下攀上了火车顶上,然后轻轻松松地往车顶和左右两边以及第十三节车厢和第十四节车厢那里都贴上了黄符,轻盈盈地跳下来,稳稳当当地站在宋雁西身边,“姐姐,好了。”

  “你……你们这是在做

  什么?”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怯地响起。

  几人回过头,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女学躲在后面,她也见到了玻璃门里牛雪珠的恐怖模样,在看到小塔一个小女孩那样轻而易举地从火车上跳下来,显然是被吓着了。

  萧渝澜连忙要去挡住她的视线,“这里危险,这位同学你快回去。”

  这位同学她倒是想走,可是着实被牛雪珠的脸吓得不行,如今也挪不动脚步,整个身子都靠在车门边上,全靠着这车门支撑身体才没瘫在地上。

  所以只发着抖站在原地。

  萧渝澜看到了,试图想去扶她,但又觉得不好,男女不便,便让小塔去。

  小塔却不愿意,“我还要看看呢。”

  此刻宋雁西手诀打得越来越快,里面原本还得意洋洋的牛雪珠明显也有些不对劲起来,表情有些痛苦,疯狂地拍打着玻璃,眼睛里满含怒意,直直地盯着宋雁西。

  “不会影响到里面的人吧?”萧渝澜有些担心,不知道宋雁西在设什么法阵。

  “不会,你怎么总怀疑姐姐呢?”小塔不高兴,姐姐是她见过最厉害的玄门中人了。

  不过虽然里面的人不会被这法阵波及,但是绝对会被牛雪珠的样子吓坏的。

  果不其然,随着牛雪珠越来越痛苦,头发下面满是血纹的脸颊也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及她那瞬间疯长的指甲,竟然是黑红色的。

  她太难受了,总觉得身体就要四分五裂一般碎开了一般,慌乱中抓住一个小男孩儿,一股舒服的气便迎面而来,什么都不想,直接张口就往小男孩儿口中吸去。

  车厢里的众人见此,当即吓坏了,还是那男孩儿的母亲反应过来,虽对牛雪珠也充满了恐惧,但母爱之所以伟大,便在于只要涉及孩子,不管是遇到什么危险,母亲都能化身为勇士。

  那男孩儿的母亲不顾一切捡起自己能拿的东西,疯狂朝牛雪珠砸了过去。

  加上宋雁西法阵的作用,牛雪珠到底没能将气入口,反而吃痛地放开

  了孩子。

  而车厢里的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