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66章 京郊殡宫(11)

作者:燕孤鸿更新时间:2021-10-01 08:13:38
在卫洵和魔鬼商人开始搞事前,游览擂鼓胡同的老手旅客团体内就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

  云良翰‘消失了’。

  “四十五分钟前我给你发过消息。”

  周希阳和梅恪尔与半命道人他们告别后继续体验项目收集线索和道具。在快到十点半的时候,周希阳忽然抽身,他带着梅恪尔一直往前走,直到在一个‘天桥算卦’摊上,找到了独自一人给鬼传教的云天河。

  听他和蔼慈悲,传那些‘信牧羊人,得永生’之类的话,梅恪尔无语抖了抖胡须。但周希阳却看向云天河身旁。

  没有云良翰。

  “分头行动更有效率,良翰是这样说的。”

  云天河微笑道,晃了晃手机,目光有些奇异:“我还以为你收到消息后,就会去找他。”

  “总得让他们有商量犹豫的时间。”

  周希阳随口道:“再者说,说不定他会回来找你。疑罪从无,再给个机会。”

  出发前他找上云天河,商议交流过后,云天河答应会在云良翰离开他时,立刻传信给周希阳。

  代价是这个旅程中,只要云天河没有异动,周希阳等人就不能无故对他动手,并且不能阻止他接近丙二五零。

  “这次夜游擂鼓胡同太轻松,果然让某些人又起了歪心思。”

  周希阳勾了勾嘴角,笑容有些冷。

  “都不想过零点。”

  梅恪尔喵道:“监护人到位,再想对翠导动手就难了。不过翠导身边有郁和慧跟着,云良翰之前差点被郁和慧袭杀,我倒是觉得他该更谨慎小心一些。”

  “应该是看到西区狼人那边有异动,才浑水摸鱼跟上去了也说不定。”

  周希阳扫了梅恪尔一眼,张开手,他手里是一根毛化作的小狼。

  十月十日传递来的消息。

  三狼人齐聚,在擂鼓胡同口被她拦截。

  周希阳随即闭上眼,稍一感应。

  之前周希阳在云良翰身上留下了一撮特殊向日葵的花粉。后来他又给了卫洵一块夕阳暖石。

  夕阳暖石和特殊向日葵全是周希阳培育出来的,向日葵向阳,这花粉也有同样的特性。周希阳只要稍一感应,就能从花粉的状态判断出,这云良翰是否偷偷接近了丙二五零。

  只不过感应只有一次,因为云良翰很可能会发现向日葵花粉。毕竟他称号偏向影子,对向光的东西感知更敏锐。

  他感知到了,云良翰摸到了丙二五零的附近。

  云良翰和三头狼人,都已经潜伏到了丙二五零的后方。

  现在是难得的自由活动,导游旅客分开,周希阳他们还忌惮自己与导游靠近的话,会把鬼引到他们身边,所以都没在丙二五零附近。

  “都聚在一起了,正好。”

  周希阳略一点头,活动手腕:“我也该去清理旅队中的不安分因素了。”

  “喂喂,你这是故意钓鱼执法吧。”

  梅恪尔喵道:“也不怕把翠导给钓没了?”

  “他不会有问题。”

  周希阳拿出一顶红色的鸭舌帽,戴在头上。这帽子上用黑色的字绣出了‘京郊殡宫旅游队’‘旅队长:周希阳’的字眼。

  此刻这顶红色鸭舌帽正在微微发光!

  身为旅队长,周希阳在发现旅队内旅客有‘违法犯罪’‘图谋不轨’行为时,能够对他们进行制裁与惩罚,并且旅社也会从旁协助!

  他这次是故意的,故意离丙二五零那么远,故意不让人专门盯着云良翰他们,正是为了钓鱼执法。

  “老了老了,实力不如从前了。”

  周希阳反戴鸭舌帽,肆意一笑,橙红色的□□在他指间转了几圈,咔哒一下打开保险。

  “没有旅社协助……想杀了他们四个,不容易。”

  自从知道丙二五零是归途唯一的联结导游,是安雪锋联结导游后,这四个要杀丙二五零夺北纬三十度信物的人,就上了周希阳的死亡名单。

  丙二五零绝对不能死,杀了他们,才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他没有屏蔽直播,周希阳知道外面有无数人关注这场旅程。

  这次杀戮同样也是给那些人看的,为了杀鸡儆猴,敲山震虎!

  “行了,说的跟你一人出手似的,我们也会帮忙好吧。”

  梅恪尔抱怨喵道:“半命哪怕实力稍微有点咳咳,但红僵够厉害的,缠住个人没问题。”

  “谢了。”

  周希阳略一点头,望向云天河:“你也跟我们走。”

  不安定的因素,他不会留在后方。

  云天河没有拒绝,三人提着红灯笼,向擂鼓胡同出口走去。

  “其实云良翰说的对,我们确实更习惯单独行动。”

  半路上,云天河微笑道。

  云良翰习惯独自行动,其实云天河也是。像他们这种导游联盟培养出来的旅客,无论是隐藏身份还是毫不隐藏,骨子里都有和其他旅客不同的气场。

  尤其是云天河,他如此虔诚,几乎把‘我从牧羊人联盟出来’的字印在脸上,完全不带隐藏的旅客,算是异类了。更何况他还是中西混血,称号也偏向西方,会被排斥是肯定的。

  “但我和云良翰不同。”

  云天河憧憬道:“我是真的很敬佩丙导,看过他第一次的旅程……他是个天才,他才是真正的牧羊人。”

  “给予旅客历练,引导旅客团结,让旅客们全都活了下来,却没有给他们过度的溺爱。严厉又慈悲,疯狂而不失理智,这才是牧羊人。”

  “养猪流……我不喜欢这个词,东西区许多导游,嘴上说着养猪,做的却是杀猪的活,不过是另类的屠夫罢了。”

  云天河语气越发狂热:“追梦人手段太温和,嬉命人手段太暴戾,傀儡师……啧。”

  “只有翠导,他才是真正的牧羊!”

  “你还真敢说啊。“

  梅恪尔反问:“你这么看好翠导,怎么不把云良翰杀了?他可是没怀好心。”

  “你不觉得这次旅程,太和平了吗?”

  云天河反问:“太和平了,简直不像是翠导该带的团,更像是追梦人带的团。”

  “云良翰……他们的血,应该能带来些不一样的。”

  云天河温柔的笑容中,藏着病态的疯狂。

  “牧羊人无论何时,都应该能驾驭他的羊群。”

  能被羊给顶死的牧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