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638章 宋柔非要跟她比美貌

作者:风吹小白菜更新时间:2021-01-25 09:09:22
  “他才一岁出头,连话都不会说,读哪门子书呀。”南宝衣不悦,“这么小就被逼迫用功,将来他会对学习产生严重的心理阴影。我到十岁才学认字,现在不也好好的?”

  萧弈淡淡地看她一眼。

  尽管他的眼神非常淡然平静,但南宝衣还是清楚地读懂了他眼里的鄙夷:“阿弱和你这种白痴怎么能一样”、“幸好阿弱没有南家血统”、“我们萧家皇族一向高贵机敏别说一岁识字就是三岁背诗那都不是问题”。

  南宝衣:“……”

  好受伤。

  给阿弱请夫子的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

  至初春时节,万物复苏,草木萌动,皇宫里的桃花粉蒸雾绕,灿如云霞,宋柔安排的选秀也在御花园正式拉开帷幕。

  才清晨时分,御花园就出现了不少权贵千金。

  鬓影衣香,环肥燕瘦,有站在牡丹花丛旁顾盼生姿的,有倚在桃花树下读书念诗的,有手摇团扇与姐妹们争奇斗艳的,余光却不约而同地望向远处凉亭。

  皇后娘娘和陈贵妃、南太妃,就坐在亭子里吃茶。

  她们期盼能被这些贵人相中,也能进入这九重宫阙,成为皇帝的女人,在后宫的史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亭子里。

  陈宵雪吃了半块花糕,拿手帕按了按嘴角,不悦道:“选秀即将开始,南宝衣是不打算来了吗?明明知道时辰却还让我们在这里等她,真是脸大!”

  宋柔脸色同样不大好看。

  虽说请贴上是巳时开始选秀,但正常人都知道应该提前两刻钟过来,如此才算是尊重她这皇后,南宝衣迟迟不来,摆明了是仗着萧弈的权势,不把她放在眼里。

  南胭淡然吃茶,唇畔浮着轻蔑的笑:“狐假虎威的事,也不是她干的头一遭了,你们惊讶个什么劲儿?”

  说着话,两个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结伴而来。

  她们鼓起勇气,对宋柔等人福身行礼:“臣女庄夏(庄秋),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宋柔笑容温婉:“起来说话。”

  陈宵雪介绍道:“庄夏和庄秋,是姗姗的小姑子,她特意引荐给娘娘的。两个姑娘是庄家的嫡女,仔细教养长大,很擅长琴棋书画。”

  她口中的“姗姗”便是昔日靖王府的庶女,楚珊珊了。

  楚珊珊被老靖王妃沈姒嫁给看守城门的小官,那小官也算走运,在楚怀南发动的那场宫变之中,亲手打开城门放了陈猛的十万大军进城,立下了汗马功劳,被楚怀南提升做三品大员。

  因此,庄家的女儿也有资格参加这场选秀。

  宋柔微笑:“两位妹妹容色过人,陛下见了,定然会喜欢。”

  两姐妹害羞地对视一眼,庄夏恭敬道:“我和妹妹加起来,也不敌皇后娘娘美貌动人。娘娘不仅腹有诗书气自华,肌肤更是白如凝脂,美的可谓惊心动魄。”

  众女下意识望向宋柔。

  宋柔垂眸喝茶,唇角噙着笑,大大方方地任由她们打量。

  陈宵雪惊讶道:“还真是!娘娘近日越发美貌,不知用了什么良方?可能告知臣妾?”

  “本宫哪里用过什么良方……”宋柔矜持地摸了摸脸蛋,“许是近日吃住舒心,又不怎么晒太阳,因此才养出一身好肌肤吧。”

  庄夏脆声道:“人人都说摄政王妃南宝衣殊色倾国,臣女虽然没有见过她,但臣女觉得她比起娘娘,定然差了一大截。天底下,再没有女子比娘娘更加美貌!”

  这话,令宋柔相当舒心。

  她对陈宵雪娇嗔道:“你好姐妹的小姑子,可真会贫嘴!”

  “说的都是事实,怎么就是贫嘴呢?”陈宵雪笑道。

  宋柔笑意更盛。

  其他参加选秀的姑娘,也都聚集在亭子里,争相吹捧宋柔。

  南胭坐在旁边淡定喝茶,看着她们将宋柔吹捧到天上,又想起南宝衣的容色,不禁嘲讽低笑。

  宋柔跟南宝衣比什么不好,非要比美貌……

  真是找虐。

  此时,摄政王府。

  南宝衣坐在西窗下,还在不紧不慢地梳妆打扮。

  她听着远处老夫子的读书声,随手戴上一支掐金丝嵌琉璃小金鱼流苏步摇,担忧道:“阿弱天天听老夫子念书,我真怕他将来长成一个书呆子,就像我四哥那样。”

  荷叶跪坐在她身侧,用螺黛蘸水,仔细为她勾勒出两弯婉约清丽的月牙眉:“奴婢瞧着,小公子听书时手舞足蹈的,很是活泼,大约不会成为书呆子。”

  南宝衣想了想,压低声音道:“你没事儿时,想办法把那老夫子支走,别总叫他一天到晚念经似的读书。偷偷带阿弱去园林里走走,让他看一看春天是什么模样,看一看枝头的桃花和雀鸟是什么模样。”

  荷叶点点头。

  南宝衣对着菱花镜左右照了照。

  少女云髻花颜,肤白胜雪,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赏心悦目。

  荷叶笑嘻嘻打开锦盒,取出一对碧玺耳坠:“王妃昨夜和摄政王闹了半宿,奴婢和云袖在外面听得真真切切。今晨伺候王妃洗漱的时候,奴婢就察觉王妃眉目多情、小脸润泽,比前几日都好看呢!”

  南宝衣被她说得面红耳赤,连忙轻轻掐了她一下:“不许多嘴!”

  荷叶笑着躲开,又道:“王妃今日戴这对碧玺耳坠好不好?”

  “不戴那个。”南宝衣从匣子里,宝贝般取出萧弈送她的白玉雕小山茶耳坠,“戴这一对。”

  荷叶揶揄:“奴婢从未见过这对耳坠,定然是摄政王才送给王妃的。王妃今日戴出去,是想让秀女们都看看摄政王是如何宠爱您的吗?不知羞……”

  “荷叶!”

  南宝衣脸红心跳,连忙跳起来去追打她:“我早晚把你嫁出去,看你还碎嘴!”

  荷叶笑着稳住南宝衣,仔细为她戴上耳坠。

  每每看见摄政王宠爱自家姑娘,她心里可高兴了,因此忍不住总想念叨两句,可是自家姑娘脸皮实在太薄了呀……

  至巳时,御花园的选秀即将开场。

  楚怀南和一些皇亲贵胄相继到场,就连萧弈也被请了过来。

  ,

  娇娇那必须是压轴出场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