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85章 热泪滚到萧弈的指尖

作者:风吹小白菜更新时间:2021-01-23 03:35:14
  “小姐……”荷叶又畏惧又气愤,“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跟老夫人告状去,看世子爷怎么解释!”

  南宝衣翻了个白眼。

  她都快要及笄了,已经不是小孩子,难道以后在夫家受了委屈,都要跑回娘家告状吗?

  她正色吩咐:“云袖,你擅长与人交际,你留下来打听情况,万万别让二哥哥的人发现你。捉奸还要捉双呢,他大理寺讲究刑罚证据,咱们手上有证据,才好做点什么。”

  云袖郑重地应下。

  南宝衣回府没多久,云袖匆匆回来了。

  荷叶防贼似的,朝屋外张望片刻,紧张兮兮地关了屋门。

  主仆仨围坐在熏笼旁。

  南宝衣双眼亮晶晶的,压低声音:“如何?”

  云袖喝了口水,小声道:“世子爷在歌尽桃花的雅座里吃酒,榴花夫人虽然不在,可他身边却还有个美人相伴。奴婢远远瞧着,那美人生得冰肌玉骨、端庄优雅,比宋丞相的千金还有气质。”

  “他们可有什么亲密的举动?”

  云袖摇摇头:“美人跪坐在帷幕后面抚琴,看起来挺悲伤的。世子爷侧耳倾听,面色清冷,心情很不好。”

  南宝衣眨了眨眼。

  她怎么听着,像是二哥哥强霸人家不成,反而惹得美人落泪?

  荷叶不服气:“她会抚琴,小姐您也会呀!她端庄优雅,小姐难道就不端庄不优雅了?小姐还会绣鸳鸯呢,像她那种风尘女子,只知道以色侍人,肯定不会刺绣!”

  “吹我美貌可以,吹我刺绣就没意思了。”南宝衣没好气,“总之咱们先别恶意揣测,我还是当面问问他为好。”

  至黄昏。

  南宝衣仔细梳妆打扮后,去萧弈的寝屋等他。

  等到月兔东升,她都趴在矮案上练完了好几页大字,才听见廊外传来脚步声。

  她抬眸。

  权臣大人难得穿素色衣裳。

  霜白窄袖锦袍极尽简单,就连外面松松垮垮披着的雪白大氅也没有半点儿绣花纹,他甚至没有佩戴簪饰和玉佩。

  四目相对。

  片刻的怔愣后,萧弈神色如常地在她身旁坐了,将她捞进怀里,把脸埋进她的颈窝。

  南宝衣身体微僵。

  她轻声:“二哥哥——”

  “我好累。”

  男人声音沙哑低沉,打断了她后面的话。

  南宝衣磨了磨牙。

  这厮在歌坊吃喝玩乐、声色犬马地厮混,倒是先喊起累来了。

  她心里不快,话里不觉带了些刺儿:“二哥哥哪里累?是去歌坊看美人累到了,还是听美人弹琴累到了?”

  说完,就捕捉到男人的情绪变化。

  萧弈面无表情地望向她:“你跟踪我?”

  跟踪打探未婚夫的消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南宝衣沉默地扭开小脸。

  萧弈捏住她的下颌,迫着她直视他的眼睛,气极反笑:“南宝衣,我几时背叛过你,叫你如此信不过我,竟然派人跟踪我甚至打探我的消息?”

  他为她的不信任而生气,力道没有把控好,捏得南宝衣下颌生疼。

  她挣扎着拍打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