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29章 幼时的萧弈和南娇娇(3)

作者:风吹小白菜更新时间:2021-01-22 06:18:43
  “娘亲的小娇娇,定能平平安安地长大。”

  “娘亲的小娇娇,是被哥哥捧在手掌心,千娇万宠的小姑娘呀!”

  “娘亲的小娇娇,将来要嫁个好人家,娘亲盼望那人待你如珠如宝,护你一生衣食无忧。”

  “千万,千万不要像娘亲这般命薄……”

  粼粼夕色,从南府园林的绿琉璃瓦檐角上徐徐坠落。

  萧弈回到枇杷院,刚在书案前坐定,就听见外面隐隐传来恸哭声。

  十苦踏进门槛,低声禀报:“主子,三房的夫人,没了。”

  他坐在昏黄的夕光里。

  翻开古籍,却一个字儿也看不进去。

  半晌,他起身离开枇杷院。

  锦衣阁里里外外都是人。

  白绸布和白灯笼,已经挂了起来。

  南家和宋家的亲戚披麻戴孝,哭声震天。

  他站在廊庑下。

  透窗望去,老夫人坐在拔步床前,老泪横流地哽咽:“你就这么走了,娇娇儿要怎么办?将来谁看着她出嫁,谁来教她如何为夫君打理后院?娇娇儿可怜啊!”

  江氏等人背转身,捂着手帕默默流泪。

  南广站在角落,想上前又不敢,任由泪水糊了满脸。

  他转身,往锦衣阁后花园而去。

  夕色如血。

  小姑娘坐在杜鹃花丛里,捧着几朵凋零的花朵发呆。

  三婶婶没了,府里虽已早早准备了后事,可临到头还是乱成一团。

  没人顾得上小姑娘,她裙摆脏兮兮的,素日里最爱点在眉心的朱砂痣也没有点,钗饰歪斜,发髻散乱。

  他上前,在她身边单膝蹲下。

  小姑娘把凋零的杜鹃花瓣,小心翼翼地放在裙摆上。

  裙摆上,赫然已经兜了一大捧花瓣。

  她垂着眼帘,声音软软的:“娘亲最喜欢杜鹃花……这是娘亲陪我看过的,最后一场杜鹃花。她们说今夜要落雨,我把花瓣捡回去,藏起来,明年再看……”

  泪水滚落,打湿了凋零的花瓣。

  萧弈沉默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院墙外,隐隐传来锦官城里的戏子唱曲儿的声音。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

  姹紫嫣红开遍,终付与断井颓垣……

  松鹤院正厅。

  萧弈神思回笼。

  他注视着朝自己行万福礼的少女,眉目难得温柔。

  他起身,亲自扶起南宝衣。

  他握住她的手,嗓音温醇:“起。”

  南宝衣抬眸,恰好撞进了男人的眼眸深处。

  他的丹凤眼漆黑如长夜,却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在想什么呢?

  萧弈让她坐在自己旁边,亲自剥了一颗牛乳糖,送到她唇畔。

  全福夫人摇着扇子笑道:“世子殿下待宝仪郡主,可真是呵护备至。想我嫁给我家夫君几十年,也没能享受过剥糖吃的事儿!”

  南家众人彼此对视,暗暗点头。

  萧弈待他们的娇娇非常敬重细心,想来是很在意她的。

  唯有千般在意、万般疼宠,他们才放心让娇娇过他的门。

  晌午时分,南府设宴。

  老夫人特意留了萧弈和全福夫人用膳,南家的几个兄弟都很高兴,连连给萧弈和姜岁寒他们灌酒。

  南宝衣没好意思继续呆在正厅,寻了个借口,提前回了朝闻院。

  聘礼已经堆到朝闻院来了。

  满院繁华。

  红木箱都是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