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80章 萧家还没过门的小娇娘

作者:风吹小白菜更新时间:2021-01-20 12:42:19
  侍女送来捣好的凤仙花汁。

  调成胭脂红的花汁,盛在青釉小盏里,风雅入骨,明艳雍容。

  棋子被撤下。

  萧弈执起南宝衣的小手,细致观察她的指甲。

  十指犹如淡粉萤石,指尖透着新长出来的笋白,天生就十分精致。

  他拿起细密的小刷子,蘸着花汁,因为不忍伤了原本的淡粉,所以只将她的指尖,由浅入深地晕染成胭脂红。

  雁鱼灯笼着光华。

  南宝衣悄悄抬眸。

  权臣大人眼睫低垂、薄唇淡漠,为她做着女儿家的小事,是极具耐心的模样。

  天底下位高权重的男人那么多,但愿意放下身段,亲手为姑娘家染指甲的男人,却很少很少……

  他蘸取花汁时,一滴胭脂红恰巧落在他的指腹。

  他抬手,温柔地将花汁点上她的两靥。

  “点靥妆……”南宝衣娇笑,仰头望向萧弈,“好看吗?”

  萧弈欣赏着她。

  南娇娇肤白胜雪,嘴角边的胭脂点靥十分嫣红娇美。

  可是……

  他的指腹,轻轻按在她的唇瓣上。

  他嗓音撩人:“凤仙花汁虽美,却不及娇娇的唇色美。想来世间万紫千红,都敌不过娇娇的唇红。”

  南宝衣怦然心跳。

  她垂下丹凤眼,低下头搅弄胸前系带,全然不敢直视萧弈。

  萧弈知道小姑娘家害羞。

  他收回手,盯着她的眼神逐渐晦暗深沉。

  他抿起懒洋洋的轻笑,用残留着凤仙花汁的指腹,意味深长地轻擦过自己的下唇。

  长夜静寂。

  用凤仙花汁染指甲,需要染很多次才能固色。

  南宝衣如今豆蔻之年,正是嗜睡长身体的时候。

  她耐不住困意,稀里糊涂地趴在棋盘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萧弈拿芝麻叶,仔细替她把染好的指甲包起来。

  等明日解开芝麻叶,指甲就很美了。

  屋中只余下一盏雁鱼青铜灯。

  萧弈借着光影,用芝麻叶裹住小姑娘的指尖,系好细丝绳。

  小姑娘的双手搭在棋盘上,十指都仔细包扎着绿芝麻叶,偶有几滴沾染到肌肤上的花汁,美得惊心动魄。

  萧弈替她捋开额前碎发。

  小姑娘睡颜娇美,唇瓣比花汁更加秾艳。

  他喉结不自觉地滚动。

  半晌,他微微俯身,试探着吻了吻她的唇。

  温软。

  甜嫩。

  明明只敢浅尝辄止,却偏偏食髓知味,恨不能将她吞吃入腹。

  他眸色晦暗如墨,忍耐了很久,才慢慢起身,往隔壁耳房而去。

  棋案角落的雁鱼青铜灯悄然湮灭,只余下满室明月清辉。

  耳房传来经久不绝的哗哗水声。

  南娇娇……

  是他压抑的欲望。

  不可为外人道,却又欲壑难填,野心滔天。

  迟早,要霸占她的……

  他用冷水沐过身,携着满身凉意回到大书房。

  依旧在棋盘边坐了,他随手翻开一本兵书。

  “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

  夜风透窗,胡乱翻书。

  他的视线忽然落在小姑娘身上。

  她的梨花白轻纱襦裙宽大却单薄,长夜里穿着,定然是极冷的。

  “萧家还没过门的小娇娘,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