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三公子

作者:天魔圣更新时间:2020-01-09 13:36:25
  “苦海大师精通医术吗?”骆哭神色怪异。

  胡乞灵被问住了。

  何止是他,就连林隐真、冯道廷、姜城子三人,都大为诧异。

  苦海和尚到底是不是真的精通医术,他们根本不知道。

  他们甚至连苦海和尚都没有见过。

  若非姜城子认识,他们也不会跑到普陀山来找苦海和尚。

  “你怎么知道苦海大师不精通医术?”黄柏反问。

  “呵呵。”骆哭一笑,说道,“黄岛主,不瞒你说,家师与苦海大师相交数十年,对他颇为了解。早在三十年前,苦海大师的修为就已是‘坐照’中段,这么多年去,想来已经踏入‘坐照’高段,甚至有可能‘入神’。但他老人家的医术有多高,家师却从未提过。如果……”

  黄柏忽然说道:“那是我乱说的。”

  乱说?

  众人都愣住了。

  姜城子苦笑一声,说道:“黄兄,为什么?”

  黄柏道:“姜兄,我虽然乱说,但我相信苦海大师一定能救你。”

  王默看出蹊跷,心里暗想:“难道那位苦海大师精通异术,能治好了缘大师的手脚?”

  林隐真想了想,陡然明白了什么,问道:“莫非这位苦海大师乃密宗高手?”

  黄柏点点头,说道:“据我所知,苦海大师精通密宗之学,佛法高深,只要他老人家肯出手施救,定有办法令姜兄手脚恢复正常,说不定还能恢复功力。”

  话说到这,前方出现了一片竹林,一座寺院若隐若现的藏在竹林深处,难窥其全貌,却又充满了宁静祥和之感。

  只见紫竹林外站着十几个僧人,除了为首那位年纪较大以外,其他全都是壮年。

  “阿弥陀佛。”为首僧人双手合十,说道,“各位施主莅临寒寺,实在是寒寺的荣幸。若不嫌粗茶淡饭,就请入内。”

  骆哭笑道:“法因师弟,你还认得我们兄弟吗?”

  法因和尚微微一愣,旋即面露喜色,说道:“原来是骆大师兄与骆二师兄,小僧与两位师兄二十多年不见,差点没认出来。两位师兄真是健朗,依然那么精神。”

  “原来这个和尚就是苦海大师的大弟子法因。”王默暗想。

  原来,苦海和尚一共有十三个徒弟,大徒弟叫法因,二徒弟叫法能,六徒弟叫法德,三人武功最高。

  尤其是法德,年纪比法因、法能小十几岁,却资质甚高,段位不在两个师兄之下。

  至于其他徒弟,修为最高不过“具相”初段,多数都是“通明”高段。

  法因六十多岁,修为乃“具相”高段。

  二十多年前,他曾奉师命去“太子岛”见骆家兄弟,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骆家兄弟。

  就算十多年前骆家兄弟去普陀山,他因为出外办事,也没有碰上。

  对于骆家兄弟来说,法因要比法能好相处,至少法因对他们兄弟颇为尊敬,而不像法能,总是一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面孔。

  如果不是因为苦海和尚的缘故,别说骆笑,就连骆哭,也要好好教训法能一顿。

  骆哭与法因寒暄了两句,忽听有人怪笑道:“哟,这不是骆大师兄和骆二师兄吗?你们也来了。”

  王默虽不认识此人,可也能猜得到他就是法能。

  骆笑面色冷淡,不置一词。

  骆哭笑着说道:“原来是法能大师,十几年未见,你越发阔气了。”

  法能确实阔气。

  一是他的身体比十几年前胖了不少,膀大腰圆,也不知是怎么吃成这样的,与又瘦又小的法因形成明显对比。

  二是他穿得比法因好,居然还披着一件价值不菲的袈裟。

  虽说和尚披着袈裟不是一件稀罕事,可王默一眼就看出了那件袈裟颇为贵重,没有一百两银子,绝对做不出来。

  “骆大师兄。”法能岂能听不出骆哭的挖苦之言,正色说道,“这两天是大日子,我不阔气些,别人还以为我紫竹林观音寺是座小庙,不把家师放在眼里。”

  “这两天是什么大日子?”骆哭问道,对象却是法因。

  法能见了,心中有气。

  可他没有当中发作。

  毕竟骆哭是他的“师兄”,而他师父多次叫他戒躁戒骄,真要发火,师父怪罪下来,少不得要面壁思过。

  “骆大师兄。”法因说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各位请跟我来。二师弟,这里就交给你了。”

  法能只是点了点头,连句“是”都不说。

  法因像是习惯了,领着王默等人进了紫竹林,径直往观音寺过去。

  王默暗想:“难怪骆家兄弟觉得这里不好玩,原来那个法能如此嘴脸,对他师兄也是很不礼貌,换做是我,来了一次,以后也不想再来。”

  不多一会,众人进了观音寺的一座院落,法因叫寺内僧人端上茶水之后,就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原来不知怎么回事,就在昨天中午,有个无中生有的消息传了出去,说是普陀山有宝物,而且就在紫竹林观音寺中。

  于是当天晚上,有人夜闯紫竹林,武功虽高,却被观音寺的一个长老擒下,从对方口中知道前来原因。

  那位长老深知此事重大,急忙禀告了苦海和尚。

  苦海和尚听后,沉思了一会,料想明后两天会有许多武林中人跑到普陀山来,索性大开方便之门,欢迎前来“拜访”的各路好汉。

  果不其然,今天午饭过后,陆陆续续有人进入普陀山。

  而因为观音寺早有准备,所以这些觊觎宝物的人全都成了不速之“客”,被请进了寺内。

  在王默等人来到之前,已有三十多个自认本事了得的江湖高手来到,共有九批,少则一人,多则五人。

  “妙啊。”林隐真笑道,“苦海大师果然是高僧,这一招请君入瓮实在是高。”

  只听黄柏冷冷说道:“这些人真是大胆包天,竟然敢跑来普陀山捣乱,慢说普陀山没有宝物,就算真有宝物,我黄柏既然来了,也绝不会让他们在这里撒野!”

  王默听了这话,心头不由微微一跳。

  “糟糕。”他暗想,“如果普陀山的宝物就是大罗丸,那我岂不是没办法得到大罗丸?没有大罗丸,我拿什么救阿丑姑娘?”

  一想到这里,王默急忙问道:“法因大师,在下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不知少侠想打听什么人?”

  “她是一位姑娘,样子不丑不美,年纪看上去比我稍大。”

  法因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说道:“在贫僧的记忆之中,并没有见过少侠说的这位女施主。”

  “难道阿丑尚未上岛?”王默暗想。

  毕胜男猜到了王默说的姑娘是谁。

  因为除了阿丑之外,她想不出还有别的姑娘会被王默用“不丑不美”形容。

  她知道阿丑是王默的朋友。

  可她不明白王默为什么会那么在意阿丑。

  要知道若以容貌而论,但凡不是瞎眼的人,都会觉得她比阿丑漂亮,且不是一星半点,而是一大截。

  虽说王默关心阿丑可以证明王默不是“好色之徒”,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难道在王默的眼中,她的美色还不上阿丑的普通之姿?

  此时此刻,毕胜男倒希望王默不是正人君子,而是“色中饿鬼”。

  因为那样一来,王默就会只喜欢她,对别的女人不屑一顾。

  然而转念一想,毕胜男却又觉得这不可能。

  而所谓的不可能,并不是王默不会喜欢她,而是王默一旦变成了另一个人,那还是王默吗?

  她喜欢的是现在的王默,不是别的“王默”。

  如果王默变成了另一个人,只怕她也不会看上王默,只是将王默当做芸芸众生的一个普通人。

  她心底幽幽叹了一下,想道:“难怪义父以前会警告我不要陷入儿女私情当中,原来暗恋一个人是如此的痛苦。义父,我答应你,我不会深陷情网之中而不能自拔的。至少在为你报仇之前,我不会为了任何男人心乱如麻。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个妖妇,以慰你的在天之灵!”

  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当她把目光望向王默时,已不再是小女儿家的痴迷,而是长大成熟之后的欣赏。

  她已不强求什么。

  一切随缘便是。

  当晚,王默等人就在观音寺里住了下来。

  一夜无事。

  次日早上,王默天一亮就起来了,只约了胡乞灵一个人外出。

  名义上是到处走走,其实是出去碰碰运气,或许能在普陀山某处遇到阿丑。

  两人从观音寺里出来,因为潮音洞就在附近,便先去潮音洞游玩了一会。

  之后,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往北渐行渐远。

  普陀山虽然不太大,可景物甚多,两人稍微远离观音寺,就望见了一座宝塔。

  来普陀山之前,王默已从骆家兄弟口中得知普陀山的大体情况,所以这座宝塔叫什么,他十分清楚。

  他暗想:“听骆二说,这座宝塔名为多宝塔,又叫多佛塔,俗称太子塔,存在了一百多年。当初他们兄弟到普陀山来的时候,特地跑去转了半天,赞叹不已。我既然路过,便过去瞧瞧。”

  恰好这时,胡乞灵问道:“小王,那座宝塔有点古怪,我们过去观瞻一下,如何?”

  “好。”

  于是,两人加快脚步,朝太子塔过去了。

  然而没等两人靠近太子塔,忽然之间,自海面上来了一道人影。

  那人速度之快,简直不让奔马,王默和胡乞灵远远瞧见,心头吃惊。

  这人不但功力深厚,且轻功之好,已是绝顶,不知是何方神圣!

  未几,那人上了一处地方,叫做千步金沙,乃“普陀十二景观”之一。

  两个起落之后,此人便已越过金色沙滩,进入一片草地。

  王默与胡乞灵本以为那人会放慢速度,谁想此人上岸以后,速度比在海上更加快捷,不过七八息的时间,就已腾跃如龙,直逼太子塔而来。

  王默与胡乞灵相顾失色,心想这人难道也是为了普陀山的宝物而来?

  蓦地,随着一声“阿弥陀佛”,自太子塔一侧转出个僧人,宝相庄严,双手合十说道:“三公子,数年未见,别来无恙。”

  那人本是气势如龙,不可阻挡,但这一瞬间,却收势顿住,动静之间,竟无半分迟滞。

  “原来是你,东海一刀。”那人嘴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嘲笑天下的感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