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926章 阮白的眼泪能紧紧揪住他的神经

作者:堆堆更新时间:2020-01-14 21:05:17
  慕少凌把她的衣物放到一边,弯身扭干毛巾,擦拭她的脸,动作轻柔,生怕把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弄伤。

  “女人也不行。”他霸道地宣誓着主权。

  阮白是她的,谁看都不可以。

  洗完脸,阮白没忍住笑着,“好。”

  慕少凌着手她的衣服上。

  阮白莫名的紧张,心跳加速,她握住他的手,“我自己来就好。”

  以前他受伤的时候,她也曾这么帮他擦拭身体,但是现在角色换了过来,她居然觉得害羞。

  慕少凌抽出手,解开她的纽扣,“老婆,你在紧张什么?”

  阮白身体好受了些,脸色也不再苍白难看,因为害羞的缘故,脸颊处透出暧昧的胭脂红。

  “我才没有。”她松开手,抓住床单。

  慕少凌轻笑一声,把最后一颗纽扣解开,“若是以往,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阮白听得脸色羞红,她说道:“我还病着呢,医生说了,暂时不能亲密。”

  她强调司曜说过的话。

  “所以我忍着那些念头了。”慕少凌帮她擦身,一本正经说道。

  那些念头……

  阮白只想用枕头捂着自己的脸。

  十五分钟后,她在慕少凌的帮助下换上干爽的衣服。

  被她惹火的身材吸引住,却碍于她要休养,慕少凌只能够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若是对着别的诱惑,他几乎不用忍耐就能抵挡住,但是面对她……

  慕少凌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抗议。

  阮白看着他端着水盆走进浴室,脸色通红地别过头,回想着刚刚的事情。慕少凌走出来,手上还滴着水珠,他把床头柜的药酒拿起来。

  “嗯?”阮白看着他的动作,不明所以。

  “你的脚肿起来,要擦药。”慕少凌说道,打开药酒,瞬间卧室充满一股清冽的药酒味。

  “有吗?”阮白抬了抬腿,白皙的脚面的确红一块青一块的,看来被踩了很多脚。

  “其实还好,不疼。”她说道。

  慕少凌把阮白的睡裤撩起来,药酒倒在手上,用力摩擦着,等到手心的药酒滚烫,他一手覆盖在她青肿的脚背上。

  “嘶……”被触碰的瞬间,阮白感觉到疼痛。

  “现在知道疼了吧?”慕少凌问道。

  “你别那么用力!”阮白疼得泪汪汪的,他的大掌覆盖在脚上后,就开始按摩揉捏,知道这是为了活血散瘀,但愣是疼得难受。

  慕少凌又往她的脚上倒了些药酒,继续揉捏按摩,看到她眼泪汪汪的,忍不住放轻了力度。

  阮白的眼泪能紧紧揪住他的神经,他不忍心看见。

  力度放轻了些,她没感觉到那么疼了,把眼泪擦了擦,忍受着他的按摩。

  慕少凌的手掌很暖,大大的一个手掌,拖着她的脚,阮白微微抬头,眼底止不住笑容。

  “不哭了?”他调侃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阮白觉得尴尬,刚才吃药觉得苦,现在一点疼痛都忍受不了,说她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别人会不信吧。

  “我才没有哭……”她低声辩着。

  慕少凌帮她揉完一只脚后,又帮她揉另外一只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