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三七章 弹琵琶

作者:伪戒更新时间:2020-01-14 21:04:51
  长吉市区内。

  林城自知身份有些敏感,所以也没去驻军部队,更没有去什么动员司,部队招待场所,而是直接去了常住的一家酒店。

  客房内。

  林城坐在沙发上,低头正看着平板电脑。

  一阵敲门声响起,空军军士打开门,让开身位,林骁就迈步走了进来:“叔,舅舅给我打电话了。”

  林城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

  “松江网播台一个主管法制新闻的部长,是蕾蕾的领导。”林骁轻声提醒道:“他在松江很照顾蕾蕾。”

  “嗯,然后呢?”林城点头。

  “刚才在军情处大厅咱们碰到的那群人,是松江黑街警司的,他们是来找那个秦禹的。”林骁话语委婉的提醒道:“那个领头的,姓李的,通过这个部长的关系,想见见你。”

  林城方向平板电脑,轻声问道:“那个秦禹,就是跟蕾蕾走的很近的那个小子吧?”

  “对。”林骁点头。

  “那松江的人是想借力啊。”林城笑着说道。

  “是这个意思。”林骁点头。

  “不鸟他们。”林城毫不犹豫的摆手说道:“地方上的争斗很复杂,我们不掺和,也不能表态。把蕾蕾接回来,就单纯是咱们家的个人行为,跟别的没关系。”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林骁点头。

  林城沉吟半晌,张嘴又问:“蕾蕾这个小倔种,在干什么呢?”

  “身上有点皮外伤,我叫了部队女医生在帮她处理。”

  “你让她来见我。”林城吩咐了一句。

  “好。”林骁点头。

  ……

  十几分钟后。

  老李在车上接通了赵部长的电话:“怎么样?”

  “不见。”赵部长摇头。

  老李听到这话,目光略有些无奈。因为他事先已经能猜到是这个结果,但还是想试试。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人家太高,我们够不上。”赵部长叹息一声说道:“地面上的矛盾,本来就很复杂。而这事儿又涉及到军情处,那林家跟这些事儿又没有直接关系,怎么可能帮咱说话呢。”

  “我明白了。”老李也没为难对方。

  “你还有啥办法吗?”

  “我正在试。”老李面色疲惫:“尽人事,听天命吧。”

  “劲儿用到了,就行了。”

  “我知道。”

  “那就先这样。”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老李坐在车内,仔细斟酌半晌后,立马就拨通了老猫的号码。

  “喂,秦禹怎么样?!”老猫接起电话,语气非常急迫的问道。

  “你把蕾蕾电话给我。”老李斟酌半晌,声音沙哑的说道。

  ……

  问讯室内。

  四个壮汉合力将枭哥用绳索捆绑,摁在了地面上。

  “我也不跟你废话。”黎处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就告诉我,你们来福利院开枪杀人,是否得到了秦禹的指示?他在这个案子里,究竟扮演怎样的角色?”

  “秦禹是谁,我根本都不认识。”枭哥趴在地上,喘息着回了一句。

  “就是不说,是吗?”黎处嘴角抽动,抬腿踩着枭哥的肩膀:“你在这里面挨的每一拳,都没人替你受着。你在福利院开枪杀人,证据确凿,你也没有出去的可能。我他妈就不明白了,你坚持个什么劲儿?!”

  枭哥抬头看向对方,突然笑着问道:“我说了,你能放我出去吗?”

  “我能保你不死。”黎处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

  “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呢?!”枭哥咬着牙,低吼着回道:“我自己犯的啥事儿我清楚,你要判我,我没啥说的。可你要刨根问底,那咱们谈不了,明白吗?”

  “谈不了,是吗?!”

  黎处彻底急了,伸手拿起桌上事先准备好的T形警棍,低头喝问道:“你知道军情处是干啥的吗?是专门研究如何审讯的地方。我要连你都收拾不了,那能当上处长吗?”

  说完,黎处抬头吼道:“弹他琵琶。”

  四个壮硕男子,闻声后立马弯腰,死死的摁住了枭哥的四肢以及脑袋,并将他的上半身和双腿掰成横U字型。

  这样一来,枭哥的两侧肋骨,就条条可见的凸出了皮肤。

  黎处双手握着警棍头部和尾部,用中间的杆子,卡在了枭哥的腰间。

  “卧槽,你招挺多啊!”枭哥额头全是汗水,喘息着回了一句。

  黎处右膝盖顶着枭哥的身体:“没弹过琵琶吧?今儿我让你试试。”

  话音落,黎处双手推着警棍,使劲儿往上碾压着。

  坚硬的警棍碾压着一条条凸起的肋骨,泛起嘎嘣嘎嘣的声响。

  枭哥面色憋得紫红,疼的浑身痉挛。

  “弹的行不行?!你受力不?扛不住你就吱声昂!”黎处咬着牙,再次将警棍向下猛压,深深的卡在肋骨缝隙中,从下至上的继续推。

  “嘭嘭!”

  枭哥疼的彻底崩溃,用脑袋猛砸着地面,突然张嘴吼道:“你再使点劲,我受力。”

  “CNM!你嘴千万别软。”黎处一听这话,眼珠子凸起,手里劲儿加大加快的继续碾压着。

  ……

  隔壁。

  秦禹木然的听着枭哥惨叫,心里忐忑无比。

  如果枭哥坚持不住,吐口了,那秦禹就彻底完了。证据确凿后,军情处一定会办了自己和枭哥他们。

  可即使枭哥不说,那谁又能帮他呢?自己又能坚持多久呢?

  ……

  酒店内。

  “谢谢你们了。”

  林念蕾竖起头发,冲着两个年纪挺大的女军医说道:“我有点急事儿,等回来,我一定再次当面感谢。”

  “不客气的。”左侧的女军医一笑。

  “麻烦你们了,我先出去一趟。”林念蕾再次道谢后,伸手就拿起了外套,穿着酒店的拖鞋,忍着身上的疼痛向外跑去。

  步伐匆匆的离开包房,林念蕾低头看着手机,刚要拨通一号码,就听到走廊左侧有人喊了一句:“蕾蕾!”

  林念蕾闻声扭头,随即愣在原地。

  “你要干什么去?”林骁面无表情的问着。

  林念蕾斟酌半晌:“我要出去。”

  “见谁?”林骁背着手喝问:“松江的人?”

  “对。”林念蕾坦然承认。

  “不可能。”林骁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叔叫你。”

  “你给我松开,”林念蕾瞪着大眼睛吼道:“松开!”

  ……

  酒店楼下,老李站在冰天雪地中,正静静等待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