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三十六章 棺材盖上了这人情温热

作者:伪戒更新时间:2020-01-04 11:17:09
  下午。

  葬礼酒席结束之后,张天刚要离开大皇宫的时候,秃子满身酒气的站在二楼喊了一声:“老张。”

  “咋了,秃子?”张天回身喊道。

  “来,你上来一趟,我和你说两句话。”

  “艹,啥事儿啊?”

  “你就上来吧。”

  ……

  大约十几分钟后,袁华以前的办公室内,张天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问了一句:“你找我要说啥事儿啊?”

  “老袁没了,”秃子摸了摸光头,拍腿坐在椅子上,眨巴着眼睛说道:“我想和你商量商量,公司以后咋办。”

  张天愣了一下:“呵呵,你跟我商量啥啊?老袁走之前不是有过话吗,公司交给袁克,然后你当辅政大臣。”

  “别跟我扯啥辅政大臣,我还真就不稀罕那个。”秃子翘着二郎腿,直来直去的问道:“我就想听听你的意思,袁克当家,你同意不?”

  张天沉默半晌,低头回应道:“那有啥不同意的,产业是老袁带头干起来的,那他说给谁就给谁呗。”

  “你真这么想?”秃子问。

  张天看着秃子,眉头轻皱:“不是,你到底啥意思啊?”

  “没啥意思啊,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能捧袁克当这个家?”

  “我不说了嘛,他要当就当呗,那我还能咋捧,直接跪下喊皇上万岁啊?”张天低头掏出烟盒:“这个公司啊,不管是老袁在的时候,还是小袁要接班,那你都是最红的人。所以你同意就行了,不用问我啥意见。”

  秃子也许是真喝多了,也许是想起了曾经哥几个在一块的情谊,所以眼圈略微泛红的说道:“天儿,没有老袁,咱们这帮人都起不来。现如今,你我不光吃饱了,而且都不怎么缺钱了,所以我真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咱们这群老人因为一点利益,而闹的急头白脸的,你明白吗?”

  张天点燃香烟,扭头看着窗外说道:“秃子,我问你一句话。”

  “你说。”

  “永东是不是咱兄弟?”

  “……!”秃子闻声无言。

  “那我再问你,如果对面要提出换我张天,那老袁会不会让我去?”张天吸着烟又问。

  “这不一样。”秃子瞪着眼珠子吼道:“永东去之前,我就跟他说了,只要对面一漏,我和老袁拿命都会把他拼回来。这么多年了,你啥时候见过老袁自己出面办事儿?而且,他让永东去是为了啥啊,不也是为了公司考虑吗?如果是你,你能怎么选?”

  “我不是老袁,但他确实让永东去了。”张天站起身:“现在他人没了,我不说这事儿是错是对,但大家心里确实也不太舒服。”

  秃子看着张天,心里突然明白过来一个道理:或许人和人交好,可能就是一个眼神对上了的问题,但人和人要闹掰,往往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

  “老袁在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少在公司说话了。”张天吸着烟,再次补充道:“以后有啥事儿,你和小克商量着来吧,我不多问。”

  秃子斟酌半晌,低着头回应道:“小天,你哪怕就是要走……咱们也和和气气的。”

  张天一愣:“呵呵,你想多了。”

  “嗯,希望是我想多了。”

  “行了,你也累好几天了,自己休息一会吧,我先回去了。”张天笑着扔下一句,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秃子坐在椅子上,动作僵硬的拿起了烟盒。

  “吱嘎!”

  小屋休息室的门开,袁克迈步走出来,轻声说了一句:“哥,你觉得我说错了吗?”

  “唉。”

  秃子摸着打火机应道:“这没钱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烂事儿啊。”

  ……

  车上。

  张天手里攥着电话,轻声问了一句:“你确定吗?”

  “确定,被抓的是刘春,老三已经躲起来了。”电话内的人言之凿凿的回应着。

  张天斟酌半晌,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帮我订一张去奉北的车票,今晚就走。”

  “好。”

  “就咱身边的几个人去,其他人谁都别告诉。”张天嘱咐了一句。

  “我清楚。”对方点头应道。

  ……

  一个小时后,松江市某公寓楼内。

  袁克坐在沙发上,低头冲着老三说道:“你这身衣服,就别想着再穿上了。”

  “嗯,不想了。”老三点头。

  “老三,我需要你办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

  “……!”袁克扭过头,趴在老三的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

  老三听完后,满面惊愕的问道:“至于吗?你跟秃哥商量好了吗?”

  “不能和他商量。”袁克摇头应道:“这件事儿,就你知我知。”

  老三搓着手掌,满脸不解的说道:“我就不明白了,都是桌上称兄道弟的人,为啥会闹到这一步。”

  “老三,你要办不来,我找别人。”袁克看着他,脸色坦诚的说道:“你才是我最近的人,我不难为你。”

  老三扭过头,双眼盯着袁克:“没有你,我是个啥啊?你别说了,我帮你办。”

  话音落,室内就安静了下来。

  袁克坐在沙发上抽了整整三根烟后,才无声的起身,拍了拍老三的大腿:“歇着吧。”

  ……

  大皇宫办公室内。

  秃子正在睡觉的时候,被萧九扒拉着腿弄醒了。

  “咋了?”秃子转身问道。

  “他去奉北了,”萧九话语简短的说道:“身边就四五个人。”

  秃子闻声愣了数秒,缓缓坐起身,搓了搓脸蛋子叹息道:“你也订票吧。”

  萧九站在原地没动。

  “咋了?”秃子抬头问。

  “小袁该处理的事儿,咱真用的着插手吗?”萧九忍不住问了一句。

  秃子愣了三秒,声音颤抖的反问道:“……你……你再说一遍?”

  萧九盯着秃子半晌,转身回道:“我去订票。”

  ……

  路上。

  袁克开着车,面无表情的拨通了李司的电话。

  “喂?”

  “……李司,跟你说一声,我准备辞职了。”袁克直奔主题的说道。

  李司沉默半晌:“想好了?”

  “辞职报告,我明天发给你和警署那边。”

  “行,那祝你今后顺利把。”李司话语平淡。

  袁克沉默半晌,脸颊依旧挂着微笑:“李司,总有些人会为我哥偿命的。”

  “呵呵。”李司一笑:“找到线索,叔帮你破案。”

  说完,李司挂断电话,袁克猛踩一脚油门,直奔着松江站赶去。

  从这一刻开始,松江正式迎来后生仔的时代。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