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八十五章 阴差阳错的扫街

作者:伪戒更新时间:2020-01-03 18:38:41
  深夜11点半。

  一个穿着厚棉袄的放药仔进了仓库,笑呵呵的喊着:“二哥,你下来一趟,我过来拿配额。”

  话音落,楼上剃着小平头的小曲开门,探头向楼下问道:“拿配额啊?”

  “啊,我刚回来,准备一会上路面。”

  “你等会。”小曲招呼了一声,回头进屋拿了钥匙,又锁上了门,这才下了楼。

  放药仔看见小曲手里拿着钥匙,顿时有些疑惑:“你现在都开始发配额了吗?哎呦,升官了啊!”

  “呵呵,没有。”小曲一笑:“二哥有事儿出去了,子叔哥也不在,我替他们发一会。”

  “那也挺受重用的啊。”

  “别扯了,二哥这人就是大大咧咧的。”小曲随口应付着:“老头在根本轮不到我干这活儿。”

  二人边说边聊,迈步走到一楼后侧的房间门口,小曲用钥匙打开了门:“你在门口等着。”

  “好。”

  “要啥药?”小曲问。

  “五大盒马兰法针剂。”放药仔轻声回应着。

  小曲闻声点头,迈步走到库内,按照箱子上的标识给对方拿了五盒货。

  ……

  另外一头。

  某夜场娱乐城内,马老二搂着治安队的队长说道:“你放心兄弟,你照顾我,我就得对得起你。一会这样,我让你自己下楼进姑娘房挑,满意的直接领走……。”

  “那我要都看不上呢?”

  “艹,眼光这么高呢吗?”马老二捋了捋头发:“你要都看不上的话,那只能我自己上了。我跟你说兄弟……哥们江湖人称吹喇叭,活儿一块还真没服过谁。”

  “哈哈哈!”

  众人闻声爆笑。

  治安队队长回头看向老猫,竖起大拇指评价道:“你这兄弟有点绝活儿啊。”

  “我俩玩的来,以后路面有事儿,你还得照顾照顾。”老猫端起酒杯说道。

  “小事儿。”卢队长大手一挥,暗捧着老猫说道:“警司都是你家的,那我能不听话吗?”

  “别……别扯这个,在公开场合说这话,你想杀我咋地?”

  二人说着商务吹捧的话,乐呵呵的就喝了酒。

  ……

  黑街区某街道上。

  刚才在小曲那儿拿了货的放药仔,单手插兜站在胡同内,扭头看着四周。

  等了一小会,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头,擦着胡子上的霜雪,快步走了过来。

  “来了,大爷?”

  “药呢?”老头直白的问道。

  放药仔再次看了一眼四周后,才从怀里掏出药盒,伸手交给了对方:“一共两盒,一百二。”

  老头一愣:“你再给我拿两盒。”

  “不行,不行。”放药仔摇头:“一个人只能买两盒,快点给钱。”

  “你就再给我两盒,现在乱糟糟的,说不上哪天这药一断顿,我儿子就得死……”老头祈求着说道:“你再给我两盒,我多给你五块钱,行不?”

  “不是钱的事儿,”放药仔很为难:“是上面不让我放太多。”

  “你多给我两盒,别人也不知道,你赶紧的吧。”老头急不可耐的说道:“算大爷求你了行不?回头我多给你拉两个客户……我们那趟街,有不少人都在核辐那边干活……都病了……。”

  放药仔打量着老头,心里也觉得对方很可怜的说道:“怎么知道那里有核辐还去那儿干活呢?”

  “不干活儿饿死,干了活得病,你说咋整?”老头也是叹息一声。

  放药仔无奈,偷着从怀里再次拿出一盒药,塞给对方说道:“最多给你三盒,不然上面知道了,我吃不了兜着走。”

  “行吧,我给你一百八十五。”

  “不用了,我不差你那五块钱,你回去给孩子买点吃的吧。”放药仔轻声回了一句。

  “谢谢了。”老头拿了药,付了钱,又行色匆匆的离开了胡同。

  放药仔跟胡同内等了一会,也是消失在了夜色中,准备去第二个交货地点。

  ……

  娱乐城内。

  老猫正在喝酒时,突然电话响起,随即他走到外面聊了能有不到五分钟,才返回包厢。

  “艹,我以为你又尿遁了。”马老二脸色涨红的摆着手:“来来,过来玩一会小游戏。”

  “先别玩。”老猫坐下之后,单独拉着马老二说道:“今晚你出货了吗?”

  “天天都出啊。”

  “那你赶紧给下面打电话,把今天晚上的药全停了。”老猫皱眉说道:“警署那边的治安司今晚扫街,之前都没通知我那边,估计很严,你赶紧安排一下,别出事儿了。”

  马老二一愣:“莫名其妙的扫什么街啊?”

  “估计奉北可能又来领导了,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你停了就行了。”

  “好。”

  马老二闻声起身,出门就给小曲打了个电话,但对方一直显示无人接听。最后他没办法,只能冲自己跟班喊道:“六儿,赶紧回仓库一趟,告诉小曲别放货了,锁门下班了。”

  “我知道了。”跟班点头。

  紧跟着,马老二又给下面的几个药头打电话,特意通知他们不要再继续出货了,全部回家眯着。而这时刚才卖给老头药品的小伙,正好已经把身上的五盒药全部卖完。

  ……

  深夜十二点多。

  跟班回到仓库,冲着小曲喊道:“二哥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靠,我电话快坏了,不好用了,都没响儿铃。”小曲下楼解释道。

  “二哥让我告诉你,今晚警署扫街,咱的活儿全停了。”跟班大声说道:“咱们赶紧收拾收拾,下班了。”

  小曲闻声一愣:“警署怎么又突然扫街了?”

  “不知道啊。”跟班摇头:“赶紧弄吧,锁上门,拿上账本走人了。”

  “好。”小曲表情怪异的点了点头。

  ……

  城郊贫民窟内。

  购药老头回家之后,就亲自用一次性注射器给躺在床上的儿子打了滴流。

  “爸……下回别给我买药了……浪费钱。”儿子虚弱的说着。

  “我也不想给你买,可谁让你是我儿子呢。”老头叹息着说道:“张嘴,吃点东西。”

  没有灯光的室内,老头摸黑给儿子喂了饭,就躺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准备一会给他拔针。

  大约半小时之后,原本躺在床上很安静的儿子,突然剧烈喘息了起来,眼珠子瞪的溜圆,伸手就打在了老头的脸上:“爸……爸……我难受……胸口难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